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陳松伶再演音樂劇:死死扛住,不敢生病

2018年11月01日 13:18:51 來源: 羊城晚報

47歲的陳松伶狀態甚佳

新版“唐娜”母女

排練場上的陳松伶

  A

  “早上五點鐘醒來,上完粧,簡單熱身後,喝上兩杯咖啡,接著就是一整串單人排練,然後再跟其他演員做‘合成’……”新一季中文版《媽媽咪呀》封閉訓練的兩個月時間裏,陳松伶每天過著異常規律的生活。

  一個純真女孩,一個“風流”老媽,三個魅力老爸,演繹一段跨越兩代人的浪漫愛情故事,並獻上22首膾炙人口的ABBA金曲……11月16日,世界經典音樂劇《媽媽咪呀!》中文版全新一季將在廣州大劇院上演。這一次,飾演女主角“唐娜”的是闊別舞臺許久的陳松伶。這位唱過歌、演過戲,還參演過音樂劇《雪狼湖》的女星已經47歲,但依然頭發烏黑、面容緊致。對待年齡,陳松伶有著一份超然的從容:“我們在露天的地方做預演,幾個年輕演員都中暑或者感冒了,偏偏我們這些老將還可以頂得住!”

  “你是主要演員,絕對不可以生病”

  戒了零食,戒了甜點,每天吃高蛋白和多蔬菜的營養餐,加之一貫不煙不酒,還有用“吃辣椒”這樣不可思議的偏方開嗓……這是陳松伶保持身體狀態和嗓音的秘訣:“以前拍戲的時候,我已經覺得自己是女鐵人了,而現在我覺得自己其實是金剛俠。”

  《雪狼湖》給陳松伶打下很好的音樂劇基礎,但與《媽媽咪呀》的演出強度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她説:“在《雪狼湖》粵語版裏,我演寧靜雪,只負責美;在國語版裏,我飾演寧玉鳳,只負責悲慘。辛苦的是(張)學友大哥,我的角色強度沒那麼大。”距離2006年1月最後一次出演《雪狼湖》已經有12年的時光,如今再次踏上音樂劇的舞臺,陳松伶最大的感覺就是要“死死扛住”。體能和普通話,是她要邁過的兩個大關,不然隨時有被換角的風險。“所以,我要努力再努力。現在還沒公演,我在排練廳裏就演了差不多有100場了!”陳松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嚴肅地説。

  “不能生病,這是第一個條件。”這也是她從《雪狼湖》的演出中得出的經驗教訓:“在臺北小巨蛋演出的那一晚,所有演員戲服都穿好了,學友大哥卻哭了,他向所有人鞠躬道歉,説自己唱不了了。因為演員生病,沒有替角,演出就要改期,所有觀眾都要再跑一趟……”現在,陳松伶才真正感受到那種責任和壓力,她説:“現在由我主演《媽媽咪呀》,才真正明白了學友大哥當時的心情:你是主要演員,你絕對不可以生病。”

  陳松伶的變化,家人也明顯地感覺到了。以前她睡覺從不打呼嚕,但開始體能訓練後,老公張鐸對她説:“看來你真的是好累,你現在每天睡覺鼻子會唱歌。”張鐸曾特地來看陳松伶訓練,並嘗試跟著練一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他完全跟不上節奏……不過,老公和老媽還是挺開心的,因為他們再也不用逼我吃補品了,我自己就會去找來吃。”陳松伶笑著説。

  B

  “實現兒時的夢想,是最幸福的事”

  對于陳松伶來説,出演《媽媽咪呀》就是一個夢想成真的故事。“從小我就是ABBA樂隊的粉絲,他們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樂隊,我八九歲的時候,他們正當紅,他們所有的歌我都會唱。”陳松伶描述自己的癡迷程度:“那個時候我會聽著廣播,把他們的歌詞一句句抄下來。ABBA來香港演出,我一場場地追。後來他們解散了,有別的樂隊翻唱他們的歌曲,我也會買唱片去支持。”

  對樂隊的喜愛,也延伸成為對《媽媽咪呀》的愛。由22首ABBA金曲鑄就的《媽媽咪呀》,對鐵桿粉絲來説是最大的犒賞。陳松伶説:“2000年,《媽媽咪呀》到香港巡演,我就去看了,然後又去美國百老匯看。8年前,中文版第一季在北京上演,我又追去看。”當中文版第四季招募演員的消息傳來,正在香港TVB拍劇的陳松伶一陣激動:“為了去北京面試,我拼命説服監制終于請了假。面試之後的一年多時間裏,就是等。”一年之後,復試的通知傳來,陳松伶再次請假飛到北京:“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我這次真的是拼了。”

  ABBA樂隊有一首代表作叫做《I have A Dream》,陳松伶説:“對,這就是一個鐵粉夢想成真的故事。”她覺得既欣慰又驕傲:“當我有了一定實力的時候,能夠把兒時的夢想再翻出來,並且實現它——我覺得,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C

  “用普通話演吵架戲,真的很崩潰”

  陳松伶是靠什麼打動了導演,讓她能拿下“唐娜”一角?除了她對ABBA樂隊很熟悉之外,陳松伶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雖然我沒有三個前男友,也沒有私生女,但我就是唐娜,和她非常像。”

  因為是“本色出演”,陳松伶覺得人物塑造並不費力,而最難的則是在戲裏和前度男友吵架。陳松伶吐槽説:“那首《SOS》裏面穿插了對白。當你演唱的時候,你是深情地愛著前度的;但是一説起對白,就是恨意和爭吵。”上一秒鐘愛得要死,下一秒鐘恨得要死,情緒要在觀眾眼皮底下一秒鐘切換,這讓陳松伶頗為苦惱:“我對白很多,還是一個廣東女孩子,要用普通話來罵人,真的很崩潰。臺詞老師也花了很多工夫,教我把這段對白當成繞口令來練。這是我最費力氣的一場戲。”

  《媽媽咪呀》的最大亮點是什麼?陳松伶的回答出人意料:“返場!”她解釋説:“現在的電影不是很流行彩蛋嗎?《媽媽咪呀》的彩蛋是連續三首歌,而且跟劇情本身完全無關,完完全全是向觀眾致意和感謝。在以往的版本裏,返場的時間觀眾和演員全都站起來又唱又跳,大家一起瘋起來。請你們一定要來現場感受一下!”

 

[責任編輯: 潘越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2137574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