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阿雅:像新人一樣重新出發

2018年10月30日 15:51:3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樸樹和阿雅

  “我好後悔,我現在不想玩,就想待在家裏。”“你們真是找錯人了,我真不愛錄這節目,你説想讓我舒服,其實我不舒服……我真不願意坐摩托車。”

  這幾天,歌手樸樹因為《奇遇人生》的一段“反轉劇情”上了熱搜。節目中,阿雅陪伴樸樹前往熱情奔放的古巴。前段旅程,顯然沒戳中樸樹的“high點”,他抑制不住又喪又煩地對鏡頭吐槽。

  有些體驗的快感是超乎想象的,原來樸樹也有兩副面孔呢——下一秒鐘,飛馳摩托車的後座上,是一張笑容肆意的臉。“特別酷,真的特別爽”。

  視頻彈幕裏大家一邊調侃“大型打臉現場”,一邊直呼“真實”!畢竟這般矛盾場景何曾沒在我們身上演繹過?詩和遠方並非永遠都有吸引力,有時寧可宅在精神“舒適區”而排斥主動探究外界,但內心又不免隱隱期待著奇遇降臨、去徵服此刻的自己。

  大概因為遇上了久違的“真實感”,騰訊視頻出品的這檔《奇遇人生》,豆瓣評分高達9.2分,觀眾稱其為綜藝界的清流。“非洲草原的綠,哈瓦那大海的藍,筆直的美國公路,查亞峰的堅硬,冰島的寧靜……觸動你們的不單是景色,更是在那兒相遇的人和事。”

  奇景和探險一點兒不稀罕,《奇遇人生》的好看在于容忍“不好看”,如同紀錄片一般,嘉賓自在地説著想説的話,旅程也由著他們或喜歡或抗拒的諸多意外自然展開。

  《奇遇人生》的節目發起人是阿雅,那個當年因“紅豆、大紅豆、芋頭”而火的藝人,如今希望“像個新人一樣重新出發”,開啟一檔突破自我的節目。阿雅找到了絕佳合作者——得過艾美獎、金馬獎、聖丹斯獎的紀錄片導演趙琦,他們打造了“紀實+明星真人秀”的綜藝形式。

  和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説起錄制節目的種種,阿雅的回憶是感性而洶涌的。比如有一期她帶著演員春夏去美國追龍卷風,“等風來,不如追風去”。“當初定選題的時候,我非常堅持要這個選題。因為我覺得追龍卷風是多麼酷的一件事啊!人生既然有這樣一個旅程,可我不知道,所以我非常想要嘗試。”

  追風這件事聽來浪漫,其實極為專業、難得且危險。阿雅和春夏的追風行動一開始接連失敗,一直錯過龍卷風。專業“追風人”馬丁説:“我是不能為你們制造一個龍卷風的,我只能帶你們去感受大自然。”

  阿雅感慨:“就跟我們追很多事一樣,你有一個方向、目標,但你永遠沒有辦法確定你最終是不是能夠得到它。我們對目標有很大的寄望,到最後我們會發現最精彩的是過程。我們是在最後一個機會的小鎮上追到了龍卷風,這種東西是劇本都寫不出來的,但就是這樣發生。”

  奇遇,是一場奇特的發生。而在紀錄片導演出身的趙琦看來,沒有發生,也是一種發生,有些心潮澎湃的時刻像“暗流”般存在。

  攀登查亞峰那一期,為了等雨停,阿雅和竇驍連帶整個團隊,在山下的小鎮靜靜等待5天。今天不行等明天,明天不行等後天,竇驍很樂觀。好不容易,天氣終于轉晴,但在攀登過程中阿雅因為身體狀況無法承受,無奈放棄。

  和登山無關的等待,和登頂擦肩的失望,有些時間看似是一無所獲的“白卷”,但觀眾依然能被深深感動:那不就是每個人日常生活中佔大比例的寂靜嗎?也許會有轉機,也許沒有,好的壞的都必須承受。

  在《奇遇人生》中,阿雅的身份是陪伴者、見證者,她留心每一個參與嘉賓全程的情緒變動。阿雅透露,他們此前討論過,説幸好古巴是樸樹去的,如果不是樸樹的話,古巴這一期節目氣質很可能局限于觀光旅遊的感覺。

  阿雅覺得,恰恰因為樸樹是一個“很往裏走”的人,因此和熱情的古巴形成一種衝突和矛盾,而在此過程中,樸樹的感受亦是非常濃烈的。“樸樹這一集有點像一個非常敏感、很有才華,但也很真實面對自己的中年男人的喃喃自語”。

  阿雅説,他們都管《奇遇人生》叫“深夜綜藝”。“《奇遇人生》讓你可以有一個機會跟自己獨處。看完之後,你可能掉淚,你並不希望身邊有人,或者覺得‘太難了’,你跟自己在對話”。

  觀眾能找到另外一種情感的出口,即為節目的價值。此時此刻,我們或許看不清人生,也碰不到奇遇,可我們至少還願意等待。再堅持一下,好事自然來。

[責任編輯: 潘越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2137569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