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光線彩條屋易巧:國漫定會崛起

2018年10月26日 14:41:59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10月26日電(楊瑩瑩)曾經,國漫創造出輝煌時代,從《大鬧天宮》到《天書奇譚》再到《葫蘆兄弟》,一部部動畫成為經典。如今,國漫面臨“崛起”困境,“國漫崛起”、“打造優質國漫”的聲音在業內回蕩,從側面反映出當下國産動畫電影發展的一些困境。日前,光線影業彩條屋CEO易巧接受新華網專訪,探討國産動畫電影行業的機遇挑戰以及“國漫崛起”的方向。

  動畫電影需類型化 國漫崛起分階段完成

  目前國産動畫電影類型相對單一,低幼動畫是主流,面對這一現狀,不少動畫電影制作公司將目光投向成人動畫領域,光線彩條屋就是其中之一。彩條屋CEO易巧表示:“我們的定位就是要做成人動畫。”面對幾乎空白的成人動畫電影市場,易巧認為,類型化是其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彩條屋在試探市場的過程中嘗試過各種類型,冒險、神話和愛情等題材,攪動國漫業態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和《大魚海棠》就是其中之二。10月26日,其最新青春題材類型動畫電影《昨日青空》也將上映。

  《昨日青空》劇照

  2016年,日本導演新海誠青春題材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在國內獲得成功,《昨日青空》對比《你的名字》,易巧表示好壞參半,“《你的名字》的成功給了這個類型信心,但説實話因為《你的名字》,《昨日青空》變得更難了。”此前《昨日青空》突然宣布改檔引起一時猜測,對此,易巧解釋:“其實是通過點映發現了一些問題,大家對于結尾有一些微詞。我覺得需要表達得更清楚,但是動畫的制作可能需要花一個月的時間,所以就直接停下來了。”但對市場的預判則是其改檔背後更深層次的原因。

  電影市場對動畫電影的包容度有限,檔期的選擇往往會決定一部電影的成敗,“《昨日青空》是一個輕量級的電影,在真人電影非常多的暑期檔,生存壓力非常大,如果靠口碑慢慢走長線,至少需要兩到三周的存活時間。但在暑假,基本上一周就‘決定生死’了。”《昨日青空》最終選擇在10月26日上映,動畫電影相較于真人電影對市場有著更高的敏感性。

  彩條屋對《昨日青空》謹慎擇檔,反映出目前國産動畫電影依然處于弱勢的境遇,但易巧表示,國漫一定會崛起。易巧認為國漫崛起會分幾個階段,“對彩條屋來説,就是五年為期,前五年我們嘗試不同的作品,創造一些票房口碑還不錯的電影。第二階段是穩固階段,形成好的係列品牌,比如《大聖》《大魚》,至少要形成5到10個大的係列品牌,就像皮克斯,只有十多個品牌,做了三十年了,因為它經典。最後要讓觀眾對動畫電影的觀影習慣不斷地加深。”

  動畫制作三維好于二維 産業鏈亟需健全

  “國漫崛起”的聲音一方面反映出業內對動畫電影的關注,另一方面也説明國漫正處于困境中。易巧表示,目前動畫電影産業亟需完善産業鏈,“首先是觀念上,前期公司、制作公司、後期特效公司,它們的分工非常不明確。其次就是體量,現在單獨完成作品的能力還比較差,基本上不可能,全都是外包。外包就會質量參差不齊,時間周期拉很長,而且沒有自己的核心流程線。像迪士尼、皮克斯都有自己非常清晰的流程線,所以能快速做出高質量的作品。”為了實現制作流程化,彩條屋分別投資了三維和二維制作公司,來為其投資的20多位前期公司導演服務,避開外包帶來的掣肘。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劇照

  目前,不論是三維還是二維動畫,産業鏈都極不健全,但整體來説,三維動畫制作的現狀要優于二維動畫,“三維動畫的從業人員非常多,所以高産出高質量的作品基本不是大問題。國內的三維動畫接下來會成為美國好萊塢之外最重要的力量。”相比之下,二維動畫的處境就十分堪憂,《大魚海棠》《大護法》給二維動畫帶來了曙光但並未改變二維動畫的窘境。易巧介紹,《昨日青空》的制作用了三年時間完成,而《你的名字》一年就完成了所有制作。

  “國內起碼70%以上有原創能力的二維動畫團隊均對影片的制作提供幫助。”據《昨日青空》出品人咕咚動畫創始人劉敏介紹:“彩鉛、綠怪妍的動作設計,好傳的pose,魅力動畫的修型,濃眉的野外場景……每個團隊都把自己最擅長的部分貢獻出來,幫我們優化影片,而且直接動手畫的都是漩渦、洪葉、孫猛、濃眉、光學核心這樣的核心主力。還有一些,是個人接單。”這部國産二維青春動畫幾乎集結了國內所有的二維制作團隊,反映出目前國內二維制作人才稀缺的現狀。

  易巧表示:“因為二維不是很賣錢,成本又比較高,制作難度也比較高,培養門檻也非常高。基本上不管是番劇還是電影都會用到國外的外包,這是普遍現象。”

  談到二維動畫的形勢,易巧告訴記者:“迪士尼當年是全世界最強的手繪工廠,但今年上半年,迪士尼把最後一個二維的動畫工作室關閉了。在中國,如果連我們都不做二維了,那二維確實可能會退出歷史舞臺。”

  《昨日青空》不僅是國産動畫的一次新嘗試,也是讓二維動畫擺脫困境的一次努力。

  未來三年將出現20億大制作 中國式審美是方向

  雖然國産動畫電影行業存在一係列亟待解決的問題,但《大聖歸來》和《大魚海棠》讓行業和市場看到了信心,易巧認為:“不是不願意做,是成功的作品太少了。《大聖》《大魚》之後這兩年大家都在摸索,如果這個時候放棄,那就真是前功盡棄了。接下來三年肯定會迎來國産動畫電影的爆發,會出現20億級別的動畫電影。”動畫電影的生産周期一般需要3到4年的時間,2015年《大聖歸來》之後4年,2019年是動畫電影重要的一年,“明年彩條屋會推出繼《大聖》《大魚》之後的又一部大制作動畫電影。”

  除了産業不健全,國産動畫電影的原創能力也是短板之一。改革開放後,大量美漫和日漫進入中國,讓觀眾開闊眼界的同時也對國漫形成了一定的競爭壓力,對此,易巧認為:“國外作品進來一定是好事,如果沒有好萊塢,沒有新海誠,大家對成人動畫會更加沒有概念,當我們沒有好作品的時候,是國外好的作品在培養著我們的觀影習慣。”

  《大魚海棠》劇照

  國漫一直在借鑒美漫和日漫,如何創造出真正的中國動畫電影成為整個行業思考的問題,易巧表示:“我們或許能創造出只有中國人能做的動畫,不一定是技術上,也可能是審美上的。”彩條屋正在積極嘗試研發中國審美式的制作技藝,“我們用三維的技術去融入中國的審美,比如水墨、水彩的一些作畫技藝。”易巧透露,《大魚2》會有很多中國式的呈現形式。

  相對于形式,內容的原創也至關重要,在高度虛擬的世界如何建立與現實社會的勾連進而達到情感上的共鳴是國産動畫電影的一大考驗。易巧指出:“創作者需要對國家,對當下有思考,這樣才能創作出真正的國漫,是從靈魂上骨髓裏去跟普通觀眾産生勾連,它並不完全在于是不是中國的畫風,形式是面子,裏子還是對當下的理解。”

  當下不是國漫最好的時光卻是國漫最好的時機,“問題”的另一面就是空間,誰能搶先摸準動畫電影市場的脈絡,就能成為動畫電影市場的贏家,那時,“國漫崛起”也不再是口號而是現實。

【糾錯】 [責任編輯: 胡安琪]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01375603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