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政法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行業 專題 服務 州市 雲南故事 新媒體

黃磊:烏鎮10年, 愜意11天

2018年10月25日 14:33:5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烏鎮戲劇節期間的黃磊,是他一年中最愜意的11天——即便每天排滿了會議、論壇、採訪,但仍然有大把的時間與朋友相聚,紅酒、籃球、閒扯……不過隨著今年戲劇節時間過半,一天後又將開啟下一屆的籌備會。黃磊説,“對于大部分人來説,戲劇節是每年10月的這幾天;但對于我們幾個發起人來説,它是持續一年的存在,“3月國外劇目完成簽約,5月確定國內劇目,6月發布青賽主題,7月召開戲劇節整體發布會,8月開票……”

  “這裏的風和雨都是我的”

  每年的戲劇節,黃磊最擔心的事有兩件:一是籌備期間邀約劇目的臨時變動;二是每一個來到烏鎮戲劇節的觀眾的感受。“今年就有一出戲,在開幕前一個月臨時因不可抗力來不了了,弄得我們手忙腳亂。另外就是參與者的感受,哪怕是最普通的一個觀眾。今年長街宴的前一晚,因為預報説第二天有雨,所以臨時研究預案,本來設想把長街宴挪到車道旁邊的長廊裏,但又覺得打破了沿襲多年的戶外民俗,最後還是我‘拍板’就在長街不變了。我跟他們開玩笑,這裏的風和雨都是我的,都會體貼我,不會下雨的。後面幾天也一樣會一直晴好到閉幕。”

  有一票否決的魄力,也有嚴格的自律。作為“青年競演”的終評評委,雖然很想關注今年青賽的團隊,但黃磊説,“我們有嚴格的規定,為了不影響初評評委的判斷,終評評委是不可以看初賽的。所以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看過一場青賽的演出,就等著決賽那天直接看比賽,然後下午評選、晚上頒獎。”

  去年,黃磊曾經提及的五年“青賽”畢業季返場今年成真,“我們是五年制大學,可以畢業公演了。剛好前幾屆的年度劇目導演是三男三女,我們才設計了‘初戀’和‘初吻’的主題。這都是冥冥中的巧合。”

  既是觀眾 更是主人

  29個劇目、百場以上的演出。即便劇目安排費盡心思,但據説今年已經無法有觀眾實現所有劇目的大滿貫了,而黃磊也是忙裏偷閒去觀看自己心儀的劇目。已經成為戲劇節美談的那場雨中《大眾力學》,黃磊恰好在場。開場前看到有觀眾登上開放式舞臺拍照,本只是觀眾的黃磊,不禁拿起話筒説了這樣一番話,“請大家尊重在臺上冒雨演出的演員們,我能理解觀眾想體驗舞臺的心情。但舞臺是神聖的,演出不是旅遊項目,不是帶個格格頭飾拍紀念照。也真的希望戲劇能帶給大家更多的滋養,少一些看熱鬧的心態,多一些理性和修養。”

  在黃磊看來,這場演出和前幾年傾盆大雨中以《青蛇》開幕的場景都會永遠留在記憶中,“雨中演出真的給《大眾力學》加分不少,特別是在歌聲中兩位演員跳舞的場景,我很感動。雨中看戲是一種幸運。像烏鎮這種青石板路,平時其實沒那麼好看,只有打濕後才有了那種油亮的感覺。”

  今年,由于大女兒多多已經上中學,沒有辦法請假到烏鎮,黃磊妻子孫莉帶著二女兒和小兒子來到了這裏,“多多喜歡烏鎮,更喜歡去年的開幕大戲《葉普蓋尼·奧涅金》。今年她沒能來也是因為在學校排音樂劇。”

  烏鎮已成精神故鄉

  18年轉瞬而過,當年帶著團隊拍攝電視劇《似水年華》時,烏鎮內幾乎沒有接待大型團隊住宿的能力,黃磊和劇組只能住在離烏鎮30公裏的桐鄉市。“那時只開放了東柵,每天坐車過來,迷迷糊糊聞到一股味道就知道快到了。但那不是現在整個烏鎮彌漫的這種桂花香,而是鴨子棚的味道。這一點我很佩服烏鎮旅遊集團的人,18年把未開發的水鄉變成了旅遊小鎮,今天又成了文化小鎮。很慶幸的是,我參與其中了。”

  在今年的長街宴上,幾位發起人舉杯共祝六年來的緣分,但黃磊説,“對于我和烏鎮戲劇節發起人、主席陳向宏而言,這是我們的第十個年頭。18年前我帶著團隊在東柵看景,我跟大家説我來過這裏。他們都説你沒來過,我説我來過,前世來過。”

  如今,每次來烏鎮,特別是回到當年拍攝《似水年華》的東柵,那邊的爺爺奶奶江南口音柔柔一句“黃磊,你回來了”,立即讓黃磊有了故鄉的親切感,“對于我這個北京長大的人來説,烏鎮就是我的故鄉。我祖籍江蘇南通,生在江西南昌,上大學時特別羨慕家在外地的同學,每年都會送他們到火車站回家過年,也會分享他們從老家帶來的特産。有了烏鎮,我就有了一直想有的那個故鄉。我會想念她、惦記她。”(記者 郭佳 王曉溪)

[責任編輯: 胡安琪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0137557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