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 體彩大樂透派獎有驚喜

從《建水記》看千年建水古城的守正創新

2020年07月10日 16:42:26 | 來源:紅河日報

  古典生活的 “活化石”!從《建水記》看千年建水古城的守正創新

燕子飛繞朝陽樓 胡艷輝 攝

  2020年高考剛剛結束,在語文科目的新高考Ⅰ卷中,有4道題目選用了著名詩人于堅的《建水記》。一時間,這個擁有1200年歷史的滇南小城又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

  在于堅筆下,建水是古風雅韻和市井氣息並存的一片詩意棲居地。他在《建水記》中寫道:“我從青年時代起就多次來建水,小住,長住,我目睹了它的猶豫、變化和堅定不移。人類為什麼會有建水城這樣的棲居地?它又為什麼落後于時代?又為什麼因‘落後’而鶴立雞群,不同凡響?數十年來我一直在想這些問題。”

  于堅思考的這些問題,也正是建水在古城保護和城市發展的過程中一直苦苦思索的問題。在千年時光中,建水在堅守著什麼,又發生了怎樣的改變?或許等你真正走進建水臨安古城那些看似不經意的小巷裏,就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生活氣息濃鬱的“活態”古城

  《建水記》開篇寫到,2015年冬天,于堅帶著比利時漢學家麥約翰來到建水。研究中國文化數十載的麥約翰在建水長嘆:“我一輩子要找的那個中國,就在這裏。”

鳥瞰臨安古城 盧維前 攝

  1200年的建城歷史,為建水留下了豐厚而寶貴的城市文化遺産。臨安古城至今仍保留著相對完整的城池格局和傳統街巷肌理形態,有元、明、清各代古建築近百座,古橋50余座,現有登記在冊不可移動文物505處,若再算上藏在小巷中、鄉村裏的大小古民居,則數之不盡。堪稱“古建築博物館”和“民居博物館”,是滇南文物大縣。

臨安府衙 梁鑫偉 攝

  “建水的‘古’,不止是建築形態,還有人的生活狀態。”南京遊客賴昌明有過許多遊古城的經歷,初次到建水時,他便敏銳地感受了建水的不同之處。

  在臨安古城內的卷硐街,一座百年老宅靜靜地立在時光裏,主人李志偉為其取名“靜廬”。老宅正堂檐下高懸著一塊牌匾,上書“善與人同”。院裏敞開的廳室中擺放著一張大桌,筆墨紙硯端放其上,茶室的博古架上陳設著許多小巧精致、造型生動的紫陶工藝品,都是李志偉自己做的。于堅到訪建水時,曾在此小住。

詩人于堅到訪建水時,曾在此小住 嘉茗 攝

  這樣的古民居猶如群星,散落在建水的阡陌街巷裏。每一座古宅都在用自己的故事給予這座小城歷史的厚重感,而每一座宅子裏生活的人則用建水濃厚的人文氣息,續寫著古城臨安的故事。

 

建水人的慢生活 臨安新視力紀實攝影

建水人的慢生活 盧維前 攝

  每天清晨,人們和古城一起醒來,老人們在老街上慢悠悠地遛著彎;孩子們穿過小巷,奔跑在上學路上;挑著扁擔的居民來到古井前,打上滿滿一桶清澈的井水;商販們已經做好了營業準備,有的騎上車去擺攤,有的拉開沉重的木門,開始了第一聲吆喝;朱家花園門口,銀發老奶奶所賣的“攪攪糖”是所有孩子童年的最愛……古城的生活,全都默默地記憶在它巨大的肌體裏,讓建水成為一座“活”著的千年古城。

  

建水人的慢生活 圖一由胡艷輝攝 圖二三由盧維前攝

  這個“活”字,正是臨安古城長盛不衰的秘密所在。

  古城保護的“臨安模式”

  1994年,建水成功申報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為更好地保護古城,建水縣制定了“保護古城,開辟新區,古城古典化,新區特色化”的城市發展戰略。政府行政單位帶頭遷至新區,古城內的醫院、學校等也從文物保護建築中遷出。

建水文廟 盧維前 攝

  1996年,《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頒布實施,並相繼推出《建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和《建水古城傳統風貌保護恢復實施辦法》等係列配套管理措施。古城保護工作開始在法治框架下穩步推進。

建水永貞門 梁鑫偉 攝

  建水縣古城保護發展服務中心副主任鄒春介紹,在古城保護開發中,建水創新提出了“政府引導,社會參與,産權不變,誰建誰有,統一規劃,統一設計,政府補助,限時完成”的古城風貌保護恢復開發模式,明確了“降建築高度,降建築密度,降人口密度”的“三降”原則。同時,古城保護恢復堅持凡是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建築物,一律修舊如舊;凡是歷史文化街區,一律保持原有街巷尺度和鋪裝風格;凡是與歷史文化名城風貌不相協調的建築,逐步拆除和進行外立面改造的“三個凡是”原則,促進古城保護恢復從“片式改造”向“點式改造”轉變,“倣古”建築向“返古”修復轉變,街區傳統風貌保護恢復取得顯著效果,創造了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利用的“臨安模式”。

遊人如織的建水朱家花園 胡艷輝 攝

  “最重要的是我們保護了古城重要的公共建築,寺廟保護恢復了建水古城的禮制空間;府衙保護恢復彰顯了建水古城歷史上作為滇南政治中心的設治與教化的重要意義;四大城樓的保護恢復修繕,讓古城的標志與形象更加突出和鮮明;‘十大院落’的修繕保護利用,起到了引領示范的作用。目前,已有很多居民戶將自己的四合院改造成傳統民居客棧,推動了古城景區保護建設工作。在規劃指導下,建水古城整體保護與風貌恢復的目標正在日益實現。”鄒春介紹,隨著古民居、古建築的相繼修繕,散落在古城裏的一棟棟老房子陸續被“激活”,以它從前剛建好時的模樣回歸這裏。

大三巴牌坊 盧維前 攝

  文旅融合讓千年文脈更顯生機

  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是建水的一張軟實力王牌。

  這幾年,臨安古城“冒”出許多古色古香的民宿、食肆,主人多是普通市民,他們投入資金整修自家庭院,借此營生的同時,也在充分展示古城裏的市井生活,讓到此落腳的遊客産生家一般的親近感。

  

古色古香的夜市 梁鑫偉 攝

  

古色古香的夜市 盧維前 攝 

  而對建水“家”文化的保留和延續,正是文旅融合發展的一個重要抓手。

  “我們在恢復傳統民居‘青磚、青瓦、白墻、鬥拱’的基礎上,突出居家文化、市井文化的發掘與打造,以朱家花園為代表的家風文化、以建水‘十大名小吃’‘建水小調’等為代表的市井文化得到傳承和發揚,吸引了無數遊客圍著古城古村古巷古宅轉,讓古城具有濃重的‘家’味。” 建水縣文旅局局長李興洪介紹。在古城保護與開發逐步走向規范化、科學化的同時,建水通過挖掘4類文化(居家文化、儒學文化、紫陶文化、市井文化),打造獨具特色的“墨香古城·上善建水”旅遊品牌。

建水縣祭孔大典古裝巡遊 胡艷輝 攝

  另一方面,通過保護和修繕傳承下來的公共古建築,在活化利用中重新煥發生機。文廟的“儒家三禮”、朱家花園的“中秋祭月”等活動成為“文保”活化利用的典范,也讓古老的儀式得以保留;“十大院落”修繕引導古城內居民自發保護恢復古民居,原住居民與外來投資者合作修繕已完工近千戶,喚醒了古臨安的“千年記憶”;投資2000萬元啟動“拯救老屋行動”,在堅持“保護第一、利用第二”原則的同時,積極培育旅遊業態,通過農家樂休閒旅遊和民宿業的發展,促進老屋的活化利用,讓老房子保值、增值,實現鄉村旅遊與傳統村落保護的良性互動和發展共贏。“可以説,古城的活化、文脈的延續,已經成了建水構建全域旅遊示范區的核心競爭力。” 李興洪説。

進行保護後的天緣橋 圖片來源人文紅河

雙龍橋 劉家有 攝

  2019年,建水縣接待遊客突破1400萬人次,旅遊總收入達185億元,分別比上年增長34%和74.8%,並上榜“中國縣域旅遊經濟百強縣市”。

  在《建水記》中,詩人于堅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建水的落後並不盲目,這是對此在(海德格爾語)的確認,建水知道它要如何在,如何好在,如何作為建水而不是他者而在。”(記者 車安達)

古城隨著朝陽升起散發陣陣魅力 盧維前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東]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9202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