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一個人的書院

作者:    來源: 阜康文聯    日期: 2021-07-07

  清晨的陽光透過濃密的樹枝,抹紅了博格達書院的飛檐和鬥拱,讓這座倣古建築的輪廓一下子清晰起來。

  書院深藏于新疆阜康市區東郊濃蔭蔽日的瑤池園內,孫國富一大早就來到書院打掃衛生。這是2021年6月25日,今天下午,他將在博格達書院舉辦《這裏是阜康》大型主題攝影展,這是他作為一個具有29年黨齡的老黨員歷時三年走遍阜康大地創作拍攝,為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獻上的一份厚重的文化禮物。

  這座佔地面積2100平米的書院是孫國富一個人用雙手、汗水和心血創建起來的。

  2017年3月,阜康市委宣傳部住阜新街道文化路社區“訪惠聚”工作隊隊長、市文聯常務副主席孫國富結束了為期兩年的駐村生活,回到了市委宣傳部狹小的文聯辦公室。阜康市文聯成立十多年,有作家、美術家、書法家等八個協會和三百多名會員,卻沒有一塊學習、創作和交流的陣地,這件事始終讓孫國富無法釋懷。

  一天傍晚,孫國富來到市區東郊的森林公園瑤池園散步,看到園中有一座名叫“白楊驛站”的倣古建築閒置在那裏,他的心中立即萌生了一個想法:如果能將這座建築改為一座書院,讓文學藝術愛好者在這裏學習、創作和交流,該有多好啊!

  于是,他連夜給市委寫了一份報告,並于第二天早晨將報告送到市委書記的手中。兩天後,市委書記帶領有關部門負責人到瑤池園現場辦公,決定將白楊驛站劃歸阜康市文聯並改建為“博格達書院”,撥付專款購置桌椅、電腦等學習創作用具。從那一天開始,孫國富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書院的建設和組織各協會開展學習、創作和交流活動。

  當有些人在為職級晉升和待遇問題而奔走的時候,孫國富一個人默默無聞地在書院勞動,他用借來的手推車把書院大廳花圃裏的建築垃圾挖出來拉出去,再到附近的農田裏拉來好土,在大廳花圃栽種了南方的竹子和各種花卉,起早貪黑給竹子和花卉松土、施肥、噴水,用雙手和汗水在這個邊疆小城營造出一個具有江南園林文化意境的書院,為人們創造優雅、舒心的學習環境。

  孫國富的心中有這樣一個目標:堅決不能讓博格達書院成為一個作秀場,一定要讓它書聲瑯瑯,翰墨飄香,名副其實。2017年6月,孫國富打破市文聯現有的協會建制,以阜康市一個民間誦讀愛好者群體為基礎,成立了阜康市朗誦藝術協會,全市行政企事業單位、學校、鄉村社區的120多名誦讀愛好者加入協會。協會每周末在書院開展誦讀活動,阜康人民廣播電臺兩位退休的國家一級播音員成為協會的負責人並堅持為大家進行誦讀指導。協會建立了朗誦愛好者微信群,吸引800余名朗誦愛好者參加。這是新疆第一個朗誦藝術協會,他們走進鄉村、社區、學校朗誦中外文學經典,傳播中華優秀文化,引領了阜康的全民閱讀活動。現已舉辦朗誦和培訓活動一百多場次,還應邀到烏魯木齊、昌吉、石河子等地參加大型文藝晚會的朗誦,成為阜康市文聯最活躍的一個協會。

  2018年8月3日,已經離休的阜康市第一任市委書記張國梁同志來到博格達書院,當他聽説這麼大的一座書院只有孫國富一個人在打理、維護和組織開展活動,他站起身來拉著孫國富的雙手説:“你一個人撐起了阜康文化的一片天,我向你,一個忠誠敬業的共産黨員和文藝工作者表示致敬!”

  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提出了“文化潤疆”戰略,作為阜康市政協委員和市文聯負責人,孫國富認真領會這四個字的豐富內涵和重要意義,並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文化潤疆,關鍵在一個“潤”字。用什麼去“潤”、怎樣去“潤”?他在市政協會議上作了題為《用中華優秀文化潤澤阜康大地》的專題發言,提出了“培根行動”和“鑄魂計劃”。他在博格達書院設立了書法、美術、音樂、攝影等人才工作室,每年培養一批中高級水平的文藝人才和骨幹。充分利用鄉鎮、村、社區新時代文明實踐站、所的設施資源,組織一批具有專業水平的書法、美術、攝影等文藝人才到鄉村社區收徒傳藝,讓每個鄉村都有本土生長、並能夠長期扎根的文藝人才。他先後多次組織書法家協會骨幹會員到滋泥泉子鎮街北村、城關鎮頭工中心村和多個社區開展書法培訓和指導,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播到基層。

  早在公元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阜康就設立了一所書院,名曰“博山書院”。博山書院早已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但是它的文化基因和精髓卻一直流淌在阜康人的血脈中。

  247年後的今天,一名默默無聞的共産黨員和優秀的文藝工作者用無私奉獻精神打造了一個博格達書院,使其成為阜康一座新的文化地標,並向人們開啟了清雅的文學藝術之門。

 

[責任編輯:周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28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