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藝術中國 ◆ 金牛迎春」——馬新勝繪畫作品欣賞

作者:    來源: 書畫名家    日期: 2021-01-29

   馬 新 勝

  馬新勝,祖籍山東膠南,出生于新疆庫車縣。曾服役于武警新疆總隊政治部。自幼隨母親學畫,國畫先後師從于袁武、任惠中、孫志均、唐勇力、史國良教授,中央美術學院唐勇力工作室藝術碩士,獲碩士學位。現為中央文史館書畫院研究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武警部隊美術書法研究院研究員、河北美術學院客座教授。書畫作品多次入選全國美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60周年首發郵票設計者,作品《笑》入選第13屆全國美術作品展。

     馬新勝金牛迎春作品

   馬新勝參展經歷:

  2019年9月作品《笑》入選第13屆全國美術作品展;

  2019年8月作品《笑》入選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第14屆全軍美術作品展,並獲優秀獎;

  2018年8月66幅作品參加與改革開放同行武警部隊第三屆美術書法攝影作品展;

  2017年9月參加中國夢藝路同行一—中國畫名家學術邀請展;

    2017年7月參加零屆點一—中國畫學術邀請展;

  2015年10月作品《情係天山》《春之聲》入選武警部隊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美術作品展;

  2015年1月參加“唐風傳承”—唐勇力工作室十一人中國畫展;

  2014年5月參加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畢業展;

  2013年10月國畫《老地方》入選“墨韻嶺南中國畫展”;

  2013年10月國畫《遠方》入選“2013全國中國畫展”;

  2012年10月作品《你是我的驕傲》入選中央美院第二屆足跡青春作品展;

  2012年8月國畫《天山守墓人》《龍騰盛世》入選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八十五周年全國美術作品展暨第十二屆全軍美術作品展;

  2011年12月國畫《今夜有暴風雪》入選中國武警美術書法攝影作品展美術類三等獎;

  2011年3月國畫《花樣年華一候場》入選“民族百花獎”中國各民族美術作品展;

  2010年12月國畫《花樣年華》入選全國首屆現代工筆畫大展;

  2009年10月粉畫《你是我的驕傲》入選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美術作品展覽;

  2009年6月國畫《守望幸福》入選2009年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2009年4月國畫《塔吉克新娘》入選微觀與精致——第二屆全國工筆重彩小幅作品藝術展;

  2008年6月油畫《陽光下》入選心係汶川全國美術作品特展;

  2001年書法作品入選第三屆全軍書法篆刻作品展覽;

  1994年參加書法大賽“94金梅杯” 新疆書法大賽三等獎;

    相關新聞:

    馬新勝水墨新疆笑臉創作欣賞

  文/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何卯平

  初識馬新勝是在河北美院的一個學術活動上。因我本人是維吾爾族,出生在烏魯木齊,而新勝又來自新疆,所以一起聊天的內容既不陌生又不拘謹。家鄉的一閭一闬、一塵一沙,都成為我們談論的話題,也因此得以了解到新勝近年來的關于新疆題材的繪畫創作。

  新勝出生在新疆庫車,那是一處被浸潤在蘇巴什河流域、位于天山中部南簏,充滿了靈氣之所在。這裏曾被稱為龜茲。

  ▲《笑臉係列NO.2》尺寸:50x50cm

  佛教藝術傳入中國時,曾在這裏留下了絢爛的印記:確爾達格山山北的溫巴什、克孜爾、臺臺兒石窟以及確爾達格山山南的庫木吐拉、克孜爾尕哈、森木塞姆石窟,不僅記錄了當年龜茲國無與倫比的佛教藝術盛景,更將濃厚的藝術氣息賦予守護在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人們。

  ▲《笑臉係列NO.3》尺寸:50x50cm

  也許因為新勝自小在這片土地上成長,骨子裏的靈氣很小就在母親的教誨熏陶下得以釋放。石窟壁畫中的線條、人物、色彩、圖案、筆意、神態、氣質,無一不成為他摹寫的題材,同時也練就了他敏銳的洞察力和對形狀的駕馭能力。兒時林野鄉間的日暮蒼山、霽月清風,以及後來讀書上學途中的狗吠雞鳴,田園桑巔,統統出現在他對童年美好回憶的敘事畫中。

  

▲《笑臉係列NO.4》尺寸:50x50cm

  畢業後的新勝參了軍,成為一名軍旅藝術家,並接受了非常係統的專業訓練,為他之後的創作累積了良好的技法基礎。部隊生活的磨礪不斷挑戰著他的創作激情,同時又錘煉著他的創作意志。這一時期,他的作品以軍旅題材為主線,氣勢磅薄、弘揚主旋律、歌頌民族團結。如《黎明》、《龍騰盛世》、《往事》等等,這些作品人物線條飽滿、富有張力,將現代部隊中洋溢著青春氣息的戰士與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相交相容相輔相成,通過敘事情節渾然而成一體,突出了中國傳統水墨畫追求單純、自然的寫實風格。

  

▲《笑臉係列NO.5》尺寸:50x50cm

  可以説這一批人物作品的呈現既非偶然,又非刻意,是新勝軍旅創作心態和思路的真實書寫。其作品本身受到社會各界關注的同時,新勝本人的嚴謹與努力也收獲褒獎無數。難能可貴的是,這樣一段創作峰值,新勝並無沉淪于標桿典型,而是澄思寂慮,産生了更多思考。

  

▲《笑臉係列NO.6》尺寸:50x50cm

  身處這樣一個多民族疆域,在復雜的政治背景下,如何將多元的文化概念統一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如何利用水墨的寫意來彰顯人性的嬗變?究竟要如何表現“和”?如何通過自己的筆觸賦予作品一個靈魂?

  不斷提給自己的問題使新勝意識到,作品的至精至純,需要建立在對作品創作的思考上。也許是時候進行一個深度的自我調整了。于是,放下了所有過去,離開了曾經的成就,新勝來到中央美院,投入唐勇力門下,重拾創作的源頭,探索作品的靈魂。

  在讀研期間,新勝摒棄一切凡俗謄寫,凝聽訓誨,學從善家,含英咀華,認真思考。于是,就有了碩士研究生畢業之後觀博而約取、積蓄以重構的一批新作品問世。其中集大成者是新勝為慶祝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六十周年而設計的一套紀念郵票國畫作品。其中的《民族大團結》既是新勝對自治區成立六十周年及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建設工作成績的闡釋與思考,又是作者斷舍離後多年創作底蘊的厚積薄發。這件作品為畫家帶來了裏程碑式的殊榮。

  同多年前一樣,成功並未使新勝浞訾栗斯。作為一名軍人,他始終肩負責任感,心存對藝術的敬畏之心,認為一名真正優秀的畫家最好的作品永遠都是下一幅。因而,新勝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努力關注新疆的發展,以畫筆抒發對故鄉的愛和對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的情。下面這套具有新疆民族風情的人物笑臉係列作品也是新勝對人性探索的一個再嘗試。

  初覽全篇,發現是幾十個具有民族特徵的各色笑臉,被畫家以各種角度安排在卡紙上,以水墨賦彩,並通過幹、濕、枯、潤等技法,或將皮膚皺褶以皴擦體現;或將衣帽巾飾以濃淡渲染,最終著意于表現人物不同的面部表情與神態。

  這樣的一組人物臉譜,好似陜西歷史博物館秦陵兵馬俑的臉譜壁畫一樣,除了能讓觀者體會水墨技法表現與噴繪裝飾之間耗時上的霄壤之別,還能像兵馬俑的臉譜壁畫那樣直抒胸臆指明族屬譜係特徵。遺憾的是在這點上我是個例外。因自小生活在新疆,對少數民族在面孔、習俗、服飾上的區別了若指掌。所以我委實好奇新勝的臉譜創作究竟想表達出怎樣的概念?懷著這樣的疑問,我開始嘗試對畫中每一個人物偷影探跡,抽絲剝繭。

  觀看《圍》時,我有了這樣一種想法:可以躲避霧靄沉霾,卻如何也揮不去一抹皺紋。因此,你笑。欣賞《清愁》時,一種別樣的心緒縈繞著我:空誤了流年幽期,虛過了花朝月夕,無緣再拾,卻有煎熬。所以,你笑。作品《媚》,似是漢家女孩純顏霜凝雪,深眸映暮暉。所以,你笑。作品《夭》又依稀令我想起半開水月寄浮生,桃花依舊笑春風。所以,你笑。作品《倩》,笑得唯美,笑得迷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另一幅《澀》,則展示了巴郎子初遇美好、欲説還休的淳淳之笑。作品《睥睨》,是維吾爾族盛年男對周遭事物不屑的笑;《嗤》則是對世態視如敝屣的笑。《頤》許是豐收後由衷的笑;亦或是兒孫福至、頤享天年的笑。《含》中的笑逐顏開則令人感同身受。此外,《嘶》中的浮誇與張揚將一個放浪的形象噴薄而出;《靜怡》中的安然淺笑則跟一個午後恬憩中的老人內外相宜。

  説是笑容自在,卻道情世百態。新勝觸及徵引的素材,目及可至,但卻令我稱奇!雖是少數民族儀態,卻觸類旁通、無罣無礙。從這些作品中解讀出的親情、人際、愛情、商賈、生産、休憩等日常生活之母題,在畫家筆端只以過後呈現的心態來展示,不得不慨嘆新勝獨特的創作見解與把握能力。

  而新勝在作品中涉及到的普世價值與人文關懷,使這些作品所表達的內涵不只停留在技法層面,還更加理性地思考了近年來新疆政治背景下的民族團結問題。

  記得沈從文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説:“一個士兵要麼戰死沙場,要麼回到故鄉”。我想以這句話給此文作結。歷史賦予一個戰士的特殊使命,未必只是拿起槍來捍衛家園。和平年代的戰士,應該回到故鄉。

  新勝從新疆走出,感受新疆、訴説新疆。從速寫到素描,從工筆到寫意,從國畫到油畫,從山水到人物,嘗試將想要表達的概念融會貫通,運用中西結合的技法和手段把握節奏。在繪畫的探索和實踐中,他芳華雖逝,卻一路播種了性情,收獲了經歷。

  而滋養了新勝的這一方邊疆水土,賦予他天山昆侖至善至美的人性,令他耳濡目染並一以貫之。回到故鄉,才知緣起。新勝的創作,不疾不迫、不緊不蹙;徐徐而至,娓娓言來。有微醺不躁的涵養,富行雲流水的灑脫。每當溢美之詞濫觴于新勝周邊,他總是恭而有禮,卻潛心繪畫心無旁騖。因為他總是告誡自己,真正的畫家最好的作品是下一幅。而事實上他也正是如此總結了自己的藝術實踐:“在追求藝術的道路上,縱使芳華忽殘燼,我亦璀璨匯江河。”

 

 

[責任編輯:杲均豐]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4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