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個好地方】依托千般遼闊 書寫萬種美麗 ——祖國西北角之南疆見聞

作者: 李海嵐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19-07-18

  新華網烏魯木齊7月15日電(李海嵐)世間美麗有千種,遼闊有萬種,新疆南部塔裏木盆地絕對是其中絢爛的一種。地處祖國大地西北角,佇立于巍峨的天山以南,這方珍奇的國土依托千變萬化的自然景象、神奇遼闊的地理地貌,借助19個兄弟省市的對口援疆之舉及淳樸南疆人民的勤勞之力,正在上演一幕幕翻天覆地的巨大變革。

  一望無際、望而生畏的塔克拉瑪幹沙漠,以往只聞風沙肆意、黃土漫天,如今漸有輕風拂綠之音;初見蒼茫、繼而震撼的廣袤戈壁,那些千年之前留下的歷史遺跡,從無人問津到萬人崇仰,這是歷史人文的捷訊。

  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帕米爾高原,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因著旅遊細胞的滲入,在雪山之下點燃了生活新希望;位于天山南麓的庫車縣莫瑪鐵熱克村,爛泥土房搖身一變小洋房,援疆之手建出民族團結第一村。

  正如參加“新疆是個好地方”新華網+19個援疆省市全媒體採訪活動中一位資深媒體人發自內心的感慨:“這裏荒蕪寸草不生,後來你來走了一遭,奇跡般萬物生長。”祖國邊疆的這片大地,正在書寫萬種美麗!

  依托自然風光 繪就旅遊富民圖

  提起新疆,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大”,新疆佔我國國土面積的六分之一。在“新疆是個好地方”新華網+19個援疆省市全媒體採訪活動中,南疆之大、之闊讓人印象深刻。

圖為7月8日拍攝的慕士塔格峰。新華網 王安攝

  這裏不僅有巍峨天山的千峰萬壑之壯麗,也有青草依依的大草原之錦繡。這裏不僅有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塔克拉瑪幹沙漠,也有綠樹成蔭、水鳥成群的各類濕地公園。這裏更多的是奇特的喀斯特地貌和丹霞地貌,那些紅的山體、峭的峽谷、浩瀚戈壁,讓初來南疆的人不禁讚嘆,南疆處處是美景,遊人隨拍出大片。

  七月,正是新疆最美的時候。採訪團兵分多路,從喀什前往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體驗雪域高原,登上5000米海拔紅色國門紅其拉甫,穿越神秘天山大峽谷……一路上既見證了南疆之大,也見證了南疆之美。在這樣的大美疆域裏,也看到憑借自然風光而興起的旅遊産業給當地百姓帶來的利好。

7月9日,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的彩雲人家民宿村用石頭畫裝飾民居室外圍墻。新華網 楊喜龍 攝

  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位于帕米爾高原,3000米的平均海拔讓這裏抬頭可見雪山,低頭可賞草原美景。從喀什市到塔縣的300多公裏路程中,還能欣賞到白沙山、慕士塔格峰、卡拉庫裏湖等風光。但這樣的地方,以往僅有為數不多的人知曉,來此做“冰山上來客”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現在來塔縣旅遊的人越來越多。”塔縣文化體育廣播電視和旅遊局副局長周暠介紹。數據顯示,今年前六個月,塔縣累計接待遊客超過50萬人,同比增長40%以上。

  變化得益于塔縣的全域旅遊規劃,以塔什庫爾幹鄉為核心,帶動周邊鄉村發展。“去年開始,我們還把以往分散經營的石頭城、金草灘以及新近打造的彩雲人家民俗村進行整合,標準化、規范化發展。”周暠介紹。

  一份旅遊規劃,不僅盤活了豐富的自然資源,也改變了當地百姓以放牧為主的生活方式。隨著旅遊業的興旺,越來越多土生土長的當地人在旅遊行業有了新工作,這份工作也讓他們走上脫貧致富的康莊路途。

  在阿克蘇市拜城縣康其鄉阿熱勒村,當地政府利用得天獨厚的天然濕地,打造起康其濕地公園,這裏有草原湖泊,有網紅遊樂項目,在吸引百姓回家就業的同時,也豐富了百姓的日常生活。

  當下南疆,一個個神奇旖旎的自然資源正在盤活,一份份造福于民的旅遊規劃正在生效,一張張真誠淳樸的臉龐綻放著如花笑靨……

  依托歷史遺跡 延續千年人文史

  “不到南疆不算來過新疆。”這句話不僅在説南疆的獨特自然,也指向南疆的人文底蘊。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王維留下的千古絕唱,在南疆大地也能尋到相應景致。正如詩能長留,有人走過的地方,自然都會留下痕跡。古代絲綢之路穿南疆而過,也曾留下大量的古城池、千佛洞等古跡遺址。

崖壁上的克孜爾石窟。新華網 李海嵐 攝

  在新疆拜城縣克孜爾鎮的一座懸崖之上,克孜爾石窟歷經千年風霜雨雪,仍然留存于世,那一個個石窟裏的壁畫,依然保持著鮮艷的色彩。如此歷史遺跡,總有一種特殊的文化魔力,讓人嘆為觀止。

  而這,也正是南疆的文化魅力。

  克孜爾石窟、蘇巴什佛寺遺址、達瑪溝佛教文化遺址、龜茲古國……沒有人清楚地知道千年以前的這裏是繁華、是落寞,但這些歷史遺跡總能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一眼望向遺址,如同一眼望向千年時空,倣佛可以觸摸到那些未知的一草一木。很多時候,文化的虛幻感令人無法自拔,而數千年的人文歷史,總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得以傳承。

蘇巴什佛寺遺址。新華網 李海嵐 攝

  所幸的是,在南疆這片大地上,即便很多人文歷史只留下遺跡獨立風中,仍有一些比較完整的古城值得追溯與體驗,仍有獨特的民族風情在不斷延續。

喀什古城晚上十點的天空。新華網 吳咏玲 攝

  被譽為“活著的化石”的喀什古城便是其一。當年古代絲綢之路帶來的茶文化,在如今1.57平方公裏的古城裏處處可見。點一壺磚茶,話一席家常也許是現代人青睞的文藝方式,但這裏的茶文化絕不止體現于此,更為深邃的側重點是那千年的傳承以及今後的延續。

  南疆此處,除了古代絲綢之路上千年人文的匯聚,亦保持著獨特的民族風情。在新疆和田團城,主打民族風的維吾爾族傳統街巷,讓本地百姓和外來遊客都能感受到這份民族特色。

  還有那些堅持著匠心的民族手藝人,傳統木雕工藝第七代傳人木海熱、師從土陶燒制技術第六代傳承人的祖裏甫卡爾·阿巴拜克力……他們堅守的本身是一份手藝,但本質上卻是一份文化。

  當下南疆,盡管時間的車輪不斷向前,歲月的沙土吹了又來,但越來越受到重視與保護的歷史遺跡不會輕易隨風而去,而會得以保留。

  依托濃濃援疆情 書寫美麗“新南疆

  “南疆正發生著巨大變遷,”這是“新疆是個好地方”新華網+19個援疆省市全媒體採訪活動中最直接、最深刻地感受。變化在悄無聲息中生成,潤南疆人民于無聲。

  一條條公路穿過荒地與戈壁,連接起家家戶戶;一排排綠樹沿公路而列,扮靚曾經的荒蕪;一座座磚樓小院如雨後春筍,拔地而起……這裏,不再是印象裏的偏僻南疆,而是走向新生的美麗“新南疆”。

  “新南疆”來自何處?來自19個兄弟省市的援疆之舉,來自淳樸南疆人民的勤勞之力,來自這一份濃的化不開的深厚援疆情誼。

  在阿克蘇市庫車縣,“莫瑪鐵熱克村”這個名稱已成為過去,如今庫車人民把這裏叫做甬庫團結村,它還有另外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名字——新疆民族團結第一村和鄉村旅遊3A級景區。

甬庫團結村。新華網 李海嵐 攝

  如果不是村委會介紹,採訪團很難想象這裏以前的面貌,東一個西一個的爛泥土房,一下雨就濕腳臟褲腳的土泥巴小道,生活環境惡劣。

  如今站在路口望去,水泥公路直通家門口,小洋房整齊劃一,大大的院子,幹凈的房屋,門前還有菜地……2017年,在浙江省寧波援疆指揮部的援建下,嶄新的甬庫團結村開啟了當地村民新生活。

  今年4月開始,村民陸續住進了新房子。38歲的楊兆明説:“以前是土房土路,現在房子好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他一家三口住著兩室一廳,在村裏承包了100畝棉花地,一年收入足以讓家人生活無憂。

  十年來,援疆的故事數不勝數;十年來,南疆的變化前所未有;十年來,援疆的真情留存心中。

  南疆很大,高原、峽谷、草地、戈壁、沙漠、河流……南疆正在變“小”,通暢的公路讓路途變短,援疆的助力讓差距變小,越來越濃的情誼讓心貼著心。變化中的南疆,正在依托自身的千般遼闊,書寫史無前例的萬種美麗!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5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