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楚留香瓜”成長記

作者: 隋雲雁 高甜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18-08-06

8月3日,電商企業舉辦巴楚留香瓜行銷活動。□安鐘汝攝

8月2日,符合商品標準的“巴楚留香瓜”在巴楚縣伊合散農業專業合作社裝箱,承載著瓜農的致富希望,經由電商平臺銷往全國各地。 □章韜攝

隨著古老的沙漠“土瓜”——“庫克拜熱”變身“巴楚留香瓜”踏上電商平臺,迅速成為內地市場的“網紅”,越來越多巴楚瓜農的腰包鼓了起來,隨之改變的還有他們的種植理念和水準,以及被賦予的前所未有的市場觀念。

電商扶貧正在把沙漠邊緣的南疆綠洲從傳統的“巴扎”買賣帶入現代經濟形態,讓扶貧的過程成為賦能的過程。

沙漠“土瓜”成“網紅”

7月17日一早,巴楚縣阿瓦提鎮庫勒博依村村民蘇萊曼·肉孜來到自家瓜地,又是喜悅又是惱火。眼下正值留香瓜收獲季節,地裏三分之二的瓜賣了4萬多元,但附近的雉雞總來搗亂,還沒收獲的瓜被啄上幾口就成不了商品了。雉雞是保護動物,不能抓,只能驅趕。

35歲的蘇萊曼2016年還是貧困戶,如今已是村裏的種瓜明星。“以前種棉花,每畝收益不到1000元,去年在駐村工作隊和上海援疆巴楚分指揮部的幫助下,我建起了小拱棚,種植留香瓜,每畝可掙3000多元,今年收益更好。”他樂呵呵地説。

在國家級貧困縣巴楚縣,像蘇萊曼這樣通過種瓜脫貧致富的農民有近千戶,經由上海援疆巴楚分指揮部、阿里巴巴農村淘寶和喀什維吉達尼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等聯手幫助,他們種植的留香瓜通過電商進入了上海。

在這個過程中,留香瓜完成了“土瓜”的華麗轉身。“它原名叫‘庫克拜熱’,意為綠瓤的瓜,清香脆甜,有著悠久的種植歷史,之前一直在當地銷售。”上海市援疆幹部、巴楚縣商經委副主任程暢告訴記者。

上海援疆幹部2015年就嘗試幫農民把瓜賣到上海,聯繫了批發商,收了瓜運走。“開始沒經驗,火車便宜就火車運,也沒用冷鏈,到了站傻眼了,沒人卸車,趕緊找朋友幫著卸。之後更傻眼了,賣給誰呢?”程暢説,最終把瓜拉到市場,因為沒有認知度,只好低價賣了。

2016年,上海援疆幹部有了專業合作夥伴——農村淘寶和維吉達尼,他們聯手做品牌行銷,為瓜命名“巴楚留香瓜”,線上線下大力推廣宣傳,通過講述瓜農種瓜好故事,帶著瓜農到上海舉辦展會等,擴大留香瓜的品牌影響力,“土瓜”一舉成“網紅”。

2017年,農村淘寶整合聚劃算、天貓生鮮等阿里巴巴電商平臺資源,將10萬個留香瓜銷售一空。今年,4萬個精品留香瓜全部包銷給農村淘寶淘鄉甜自營業務,並在易果、盒馬等阿里巴巴新零售渠道銷售。

當天,位于瓊庫爾恰克鄉的巴楚縣伊合散農業專業合作社大院裏一派熱火朝天的流水線作業場景,工人們正在熟練地分揀、裝箱成品瓜。“今年收了3000噸瓜,其中600噸是留香瓜,都通過電商平臺銷往全國了。”合作社負責人卡德爾·艾買爾説,今年的留香瓜商品率比去年高,只要瓜好,絕對不愁賣。

電商開啟了一扇神奇的門,打通了物流和銷售環節,帶來了財富。蘇萊曼也漸漸明白,除了村口巴扎之外,外面還有更大的市場。

被市場洗禮的瓜農

採訪當天傍晚,記者來到瓊庫爾恰克鄉巴扎加米村村民吾斯曼·努爾家中,他端出一盤切好的留香瓜請記者品嘗,臉上都是笑容。他今年第一次把10畝地全種了留香瓜。“我種的瓜商品率接近70%。”他的語氣裏滿是自豪。

如今吾斯曼可以暢談“商品率”,但年初可不是這樣,大半年來,他經歷了一次次觀念洗禮。“最早做行銷時,我們拿著訂單坐等收瓜,人家來了一看,一畝地沒有多少商品瓜,有的地甚至一個也挑不出來。當時我和農民一樣,覺得地裏都是瓜,沒有商品瓜的概念。”程暢説,品牌再好,如果不符合商業化標準,就形不成産業,沒法幫老百姓脫貧。

市場倒逼之下,只能從産地源頭抓起,按照商業化標準要求改變種植方式,實施品控管理,這是上海援疆幹部、縣農業部門、駐村工作隊、合作社與電商聯手和瓜農的傳統觀念“大戰”的過程。

他們請來農業技術專家在田間為農民授課,手把手、全流程指導種植、田間管理和採摘——使用小拱棚雙膜種植,讓瓜提前上市,錯開8月成熟高峰期;電商根據內地市場三口之家需要定出2公斤左右標準;為保證瓜的甜度,一根藤上只結2個瓜,其余的都剪掉;澆水後瓜容易留下斑痕,使用瓜托可保持好的品相……

幾乎每個環節都要從頭開始。比如裝箱,有些農民不管大小,硬往盒裏塞,撐破了也不管;比如挑瓜,農民習慣了把地裏的瓜一畝畝打包賣給瓜販子,若去地裏挑符合商品要求的瓜,翻翻揀揀也挑不出幾個,農民很難接受。

然而市場就是市場,進入電商渠道的瓜,每公斤收購價可達4元上下,而賣給瓜販子只有1元多,最便宜的時候才幾毛錢。看得見摸得著的收益就是最好的老師,瓜農逐漸有了市場意識,開始主動學習技術,提高管理水準,提升瓜的品質。

“今年400多畝小拱棚的瓜提前1個月成熟,果型、大小、甜度都很好,商品率比原始種植提高了兩倍。”卡德爾·艾買爾説。

前幾天,巴楚縣委常委、副縣長、上海援疆巴楚分指揮部副指揮長嚴布衣還去協調了“搶瓜”事件。他告訴記者,有些瓜商看中了高品質的商品瓜,來到已接訂單的地裏搶收,説明優質的農産品得到了市場和消費者的一致認可。

這片沙漠綠洲裏的綠瓤脆甜土瓜,在與市場脫節了久遠之後,終于掙脫了原生態的巴扎買賣,而這片土地上的農民,也終于踏出初窺現代經濟形態門徑的第一步。

打造電商扶貧樣板

在巴楚縣阿瓦提鎮古勒買裏村,一塊“農村淘寶沙漠蜜州農場”的門樓牌格外醒目,裏面大棚林立,工人們在摘取最後一批早熟瓜。

農場是巴楚縣政府、援疆指揮部和農村淘寶、維吉達尼一起建起的100畝種植示范基地,旨在用現代化設施農業引領當地傳統種植方式轉型。“今年全縣種瓜面積達到了1.3萬畝,農場在種植面積上微不足道,但希望能點燃星星之火,讓瓜農理解並接受只有規模化和標準化才能實現産業化。”程暢説。

去年7月項目完成之後,農場種植了當年第二季瓜,獲得成功,今年也準備按兩季來種植。農場傳遞理念,也傳授技術,農村淘寶與縣政府、企業一起組建巴楚青年農民科技服務隊,招募年輕農民和農業技術專家一起種瓜,學習技術和田間管理。

服務隊隊長艾孜買提·努爾買買提介紹,農場22位工人都是當地農民,其中8人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不算加班費,每人每月基本工資2000元,兩季瓜的周期是8個月,1年1.6萬元以上的收入已經脫貧。”他説。

工人們期盼的不僅是脫貧,更是致富。27歲的阿古拉依木·依曼職高畢業後回家務農,這是她找的第一份工作。“在這裏學到了很多技術,爸爸盼著我和他一起科學種瓜,早點富起來。”她説。

推廣標準化需要一個過程,而規模化更需要頂層設計。“我們和維吉達尼商量,想做全産業鏈,以類似合作社或協會的組織方式提高生産的組織化,目的是讓更多的鄉鎮與合作社參與進來,他們提供整合的土地,我們提供技術。”程暢説,將來技術落地、品牌打造、銷售渠道都分工明確,充分發揮合作社、駐村工作隊、電商和農民的積極性,尤其要和農民建立起牢固的利益連接關係。

“今年很多鄉鎮出現了百畝以上規模的種植,從産業發展來看是一個非常好的趨勢。”程暢説,但大規模復制農場生産模式,投資成本太高,“因此我們還是致力于示范推廣小拱棚,這樣種植和管理都相對簡單,品質和渠道也比較好控制。”

“進入現代經濟大流通,把留香瓜做成産業僅是一個開始,今後更需攻堅克難,需要政府、企業、平臺以及資本與農民全方位的對接。”維吉達尼負責人劉敬文説。他特別提到了大數據、雲計算的應用,以用戶喜好來精確定位瓜的大小、口味、甜度乃至種植規模和産量。

經過多年培育,農村淘寶的電商扶貧已經讓農民極大受益,而留香瓜的市場之路尚任重道遠,更前景可期。

[編輯: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2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