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援疆一起成長

作者: 陳洪波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18-06-06

援疆一年多了,總想寫點東西,但又無從落筆。隨著援疆結束的日子漸漸臨近,感覺有太多不舍和值得回憶的東西。一年多的援疆時光,如電影般在腦海裏反覆播映。

猶記得2016年年底剛接到援疆任務之初的激動與興奮:可以圓一個青年時期的美好夢想,可以完成一項神聖而有意義的歷史使命;更記得興奮之余的現實:父親心臟支架手術剛做完,病情還沒有穩定,母親突發的老年癡呆常常叫錯我的名字……一年半的時光,所有的糾結和不安,理想和抱負都在生活的大熔爐裏淬煉,讓我成長,實現人生價值。

初到伊寧,午夜時分踏上這片神奇的土地,清冽的空氣,繁星點點的夜空,讓我一掃旅程疲憊。這就是伊寧。兩個小時的時差,早晚超過10攝氏度的溫差,充滿異域風情的人群,提醒我這是伊寧。解放路寬敞的大街、繁華的餐飲、不眠的霓虹燈,又恍惚回到南京。駐足伊寧街頭,腦海裏總是浮現出“穿越”這個字眼。我的思緒在穿越中應接不暇,在現實和理想之間來回切換。

從伊寧市東邊走到西邊,畫風漸變。各式各樣艷麗色彩的院落被高樓大廈取代,街頭滿是現代時尚男女,他們匆忙的腳步裏透露出城市蓬勃發展、日新月異的活力。每次看到那些背著相機戴著遮陽帽操著全國各地口音的遊客,我就好想上前説聲你好,驕傲地為他們講述伊犁的故事,因為我覺得自己是這裏的主人。

伊犁的美貫穿著一年四季,甚至早上和晚上。4月之初杏花梨花競相開放,乍暖還寒的季節,短暫的花期讓你還沒準備好心情收拾好行囊去欣賞,一場暴雨打的吐爾根的野杏花只剩下光禿禿的樹枝,當你還在為“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感嘆時,接下來的野百合、野鬱金香就會開遍山野。從春到夏,天山紅花、亞麻花、油菜花、薰衣草,更多的是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小紅花,小黃花、小白花、小紫花競相開放,目不暇接,讓你大呼過癮。

早晨的朝陽雲蒸霞蔚,傍晚的落日如血殷紅,時而晴空萬裏,藍天白雲,時而烏雲密布,大雨傾盆,這裏的每一天都會給你不一樣的驚喜。那拉提大草原的廣闊壯美,大西洋最後一滴眼淚(賽裏木湖)的淒美傳説,雄偉壯觀的果子溝大橋,四季風景如畫的大西溝,童話般夢幻的瓊庫什臺,宛如一彎碧玉的阿合牙孜溝,九曲十八彎的巴音布魯克,“一帶一路”上重要口岸的霍爾果斯,風景如畫的唐布拉,一條讓你在不同風景間穿越的獨庫公路……此時此刻只恨自己相機的鏡頭不夠廣,拍不全這滿眼的五顏六色,恨自己電腦記憶體太小,留不住這張張美麗相片。

這裏更有美味的烤全羊、面肺子、熏馬腸、拉條子、大盤雞、椒麻雞,有著怎麼喝也不上頭的小老窖,沁人心脾的格瓦奇,有著滋補身體的穆薩萊斯,有著汁水淌到手心發黏的各種瓜果,更有淳樸熱情好客的人們。

這裏的歷史和中原大地有著千絲萬縷割舍不斷的聯繫。林則徐不顧年高體衰,從伊犁到新疆各地“西域遍行三萬裏”,老驥伏櫪壯心不已的情懷彪炳史冊。更有左宗棠抬棺進疆“以伊犁我之疆索,尺寸不可讓人”豪情壯志收付國土。這裏有細君公主、解憂公主和親烏孫,牢記其擔負安定漢朝邊疆之使命的壯舉,換來邊疆數十年的安寧,也給遊牧民族帶去先進的中原文化,“居常土思兮心內傷,願為黃鵠兮歸故鄉”一唱成千古。更有當年4000余名錫伯族官兵及眷屬從瀋陽出發,行程萬裏,戍守卡倫抵禦外侵,為維護國家疆域完整付出重大犧牲。

在這裏,駐村入戶與老百姓同吃同住,宣傳黨的政策,為他們解決實際困難已成常態工作,處處呈現出“民族團結一家親”的和諧畫面。

身為一名援疆醫生,看著自己親自帶的徒弟獨自完成手術,看見患者病愈後臉上的笑容,看見業務培訓臺下一雙雙求知若渴的眼睛,看見下社區義診時居民們激動的淚水,我為能和他們一起建設美麗和諧的伊寧而感到自豪和驕傲。

感謝援疆,讓我可以深入這片熱土。一年來,我積累了經驗,沉淀了心情,凈化了思想,鍛煉了能力,在援疆的道路上我無怨無悔。(作者係江蘇省南京市援疆醫生)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45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