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援疆人】王龍江:援疆路上的“老黃牛”

作者: 明文團 牛紅明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18-05-09

“老王援疆的時間快結束了,得趕快想辦法把他留住,再幫我們一年半。”這是昌吉回族自治州煤炭工業管理局局長付強前一段時間心裏最放不下的一件事。

付強嘴裏念叨的老王叫王龍江,今年59歲,是在昌吉州煤炭局任職的山西省第三批援疆幹部人才。

昌吉州煤炭局為何要挽留一位就要退休的援疆人才?

2017年2月,一紙援疆通知書遞到了山西省離柳焦煤集團副董事長、副總經理王龍江手中。按照援疆人才的年齡要求,王龍江已超齡。但是,昌吉州提出急需一名煤礦機電高級工程師,山西省呂梁市國企符合條件的只有王龍江一人。

“你可不能去啊,這麼大年紀,馬上就要退休了,幹嗎要吃那份苦受那份罪?”王龍江的妻子第一個表示反對。

王龍江對妻子説:“黨培養我這麼多年,黨組織召喚時,我怎麼能跟黨講條件,打退堂鼓呢?”妻子拗不過他,只好點頭同意。

王龍江在昌吉州煤炭局的職責是煤礦安全檢查監督、專家會診、專項技術服務指導、煤礦安全生産品質標準化;牽頭負責與科研院所對接,針對昌吉州轄區內煤礦瓦斯、頂板、水害等自然災害制定治理方案。

昌吉市菏澤騰達煤礦是一個瓦斯礦井,一次常規安全檢查時,王龍江在煤礦監控中心發現一氧化碳超限,他下井現場落實後,提出將綜採作業面封閉,礦井老板尋找各種借口不配合,還找人説情。

“你是來援疆的,憑什麼你説了算?”“我只對安全負責,為了安全生産,今天必須封閉綜採工作面。”王龍江態度堅決。在封閉過程中,王龍江親自盯在現場,整整熬了一個通宵,直到綜採工作面完全封閉。

王龍江常説,我們不能為了檢查而檢查,不能以處罰當做管理,必須把每一次檢查當作發現問題、消除隱患的“保險絲”,把事故隱患消除在萌芽狀態。

大西溝煤礦礦長明小銳説起王龍江,肅然起敬。“與昌吉州聘請的其他專家比較,我們就喜歡他的嚴謹和較真。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産環節和工序,他都一一進行糾正,嚴責改正。”明小銳説。

正是王龍江這種認真負責的勁頭、豐富的專業知識和管理經驗,受到許多煤礦業主的信任和尊重。

王龍江每次到煤礦檢查都要親自下井,既指出存在的問題和事故隱患,又提出改進意見和解決方案。“一來二去,我就每次陪他,乘機向他多學點專業知識,這可是花錢都買不來的經驗啊!”瑪納斯縣天欣煤業公司總經理陳照強提起王龍江,語氣中滿是敬意。

天欣煤礦2017年開始建設,有一次,王龍江在檢查中發現煤礦巷道的設計不合理,立即提出了優化方案。“公司按照他提出的意見改進,減少巷道300多米,節省投資600多萬元。”陳照強説。

援疆一年多來,王龍江累計走訪基層督查工作12次,檢查煤礦安全90余次,下井70余次,發現安全隱患300余處;提出整改意見和幫助煤礦排除事故隱患、完善煤礦安全管理措施等60余條(處),節省資金上千萬元。

王龍江愛學習,每天無論多忙,他都堅持寫工作日志,累計書寫黨的十九大精神學習筆記2萬余字、“民族團結一家親”筆記1.3萬字、援疆日記9.7萬余字。

援疆這一年多來,王龍江放棄周末、節假日,從未請假回家探親,全年在疆率100%、在崗率100%。

付強提起王龍江讚不絕口,昌吉州2017年煤礦安全生産實現“零死亡”,是全疆唯一受到國家表彰的地州,王龍江功不可沒。昌吉州煤礦安全生産管理任務艱巨繁重,昌吉州煤炭局黨組申請將王龍江留下來,同時建議擔任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為昌吉培養一批不走的援疆人才。”付強語氣充滿了期待。

盡管有可能留下來,但是,王龍江還是感覺時間不夠用。在他的工作計劃中,幾乎每天都排得滿滿的。

在今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即將到來之際,王龍江榮獲開發建設新疆獎章。

59歲,一個似乎可以“靠岸歇腳”的年齡,王龍江卻像一頭不知疲倦的老黃牛,闖勁十足。即將退休,他舍棄百萬元年薪,使出全身的勁兒,仍在援疆的路上加速奔跑。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05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