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歌背後的故事

作者: 王雁盛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18-02-14

援疆抒懷

一首詩歌背後的故事

一年前,我離開了海濱城市大連,來到了銀裝素裹的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石河子,任133團黨委常委、副團長,開始了3年的援疆生活。

我有個聰明伶俐、乖巧可人的女兒,是大連開發區紅梅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去年春天她報名參加了全國“夏青杯”詩歌朗誦比賽,並成功進入了復賽。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女兒參加復賽階段的詩歌竟與正在援疆的我有關,內容如下:

援疆的爸爸我想你

我的爸爸援疆去了,

去了一個地圖上那麼近,實際上那麼遠的地方,

我很想念他,

放學路上沒有了他的陪伴,

沒有了他留給我的巧克力,

晚上吃飯,永遠只有我和媽媽。

爸爸你不要我了嗎?

不是説好了陪我長大嗎?

是我做得還不夠好嗎?

我已經不玩手機了,不看ipad了,

我在學校守紀律,都當上班幹部了!

可是爸爸還沒回來!

我恨他,

他打電話我不接,

他視頻我就挂斷,

即使我在挂斷後偷偷地哭,

即使我知道爸爸在那邊可能也在哭。

有一天,媽媽給我看了一張照片,

説是爸爸拍的,

照片上是一個頭髮蓬亂,

衣服破舊的維吾爾族小姑娘,

在用一個有缺口的碗大口地吃飯,

我被震撼了,

媽媽告訴我,

這就是爸爸援疆的原因。

那一天晚上,我跟爸爸視頻了,

視頻中的爸爸,

個子還是那麼小,

影子卻像山一樣大。

視頻裏,我告訴爸爸,

我現在長高了,

吃飯不再挑食了,

自己在家也不再害怕了。

雖然沒有爸爸的陪伴,讓人遺憾,

但是也讓我

學會了自立,

學會了堅強。

學會了等待,

懂得了珍惜。

我在等待遠方的爸爸歸來,

也請爸爸保重自己的身體;

我在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

也在蓄積砥礪人生的勇氣!

我心裏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長大後,我也要去援疆。

沿著爸爸的足跡,前進!

看到上述這些文字時,我正在加班。剎那間,心空空的,全是酸楚。過了一會兒,又滿是思念,滿腦子裏想的都是一個幼小的身影,在大連的海邊張望,滿臉的淚痕。

離開家的那天,我和妻子起得很早,為了讓女兒多睡會兒,沒有驚動她。後來我得知,實際上她早就醒了,躲在被窩裏傾聽著我們的動靜,她媽媽問她為什麼不送爸爸,她回答説不舍得爸爸走,怕自己哭,怕耽誤了爸爸的行程。

妻子説我剛離開的那幾天,女兒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到我的床上躺一會兒,她從不説想念爸爸,但是好幾回都摟著我給她買的布玩具,在我的床上睡著了。妻子把這樣的睡相拍下來,發照片給我。我看著照片又心疼,又思念,一會兒笑,一會兒哭,往往夜不能寐。

東北話講,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我尤其認同這一點。來援疆是我歷練人生、豐富經歷的一個夙願。當我真正踏上新疆的廣袤大地,我的內心如火山爆發,如地熱涌動,一想到能夠為大美新疆的發展作出我的貢獻,頓時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如果説唯一的遺憾,就是在女兒最需要父愛的這個童年,不能陪伴在她身邊,給她生活上的照顧、思想上的引導。

離家之後,我給她打電話,她拒接,我和妻子視頻時,想見一見她,她躲開了。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但我覺得有兩年那麼長。

我通過全身心投入團場工作來宣泄對女兒的思念。有一天,我在開展結親探望工作時,在一個貧困的維吾爾族家庭裏看見了一個衣服破舊但是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看著這個小姑娘,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女兒,心中一動,隨手拍了張照片,晚上給家裏發了過去。

沒想到就是這張照片,打開了女兒的心結,消除了女兒對我的誤解。妻子跟她説,爸爸去援疆就是為了讓這樣的小朋友都能過上好日子,都能跟她一樣穿得漂亮。女兒盯著照片看了很長時間,然後主動用媽媽的手機跟我進行了視頻通話。

視頻裏她在哭,我也在流淚,但是這眼淚是歡喜的。

之後,每晚的視頻中,女兒都向我匯報在學校裏的收獲和進步,我向她介紹在新疆的所見所聞。女兒和妻子對我的理解和支援,極大地堅定了我做好援疆工作的決心和信心。

我愛新疆,她有巍峨的天山,展現堅毅的品格;她有壯麗的湖泊,展現博大的胸懷。(作者係遼寧省大連市援疆幹部)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8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