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桃李競相開

作者: 程曉楨 蔣長江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8-02-08

只為桃李競相開

——記十三師紅星高級中學援疆教師張定勇

張定勇(中)和同學們在操場上促膝談天(資料圖片)。程曉楨 攝

“孩子表現很好,請放心。”1月13日,十三師紅星高級中學援疆教師、高一(1)班班主任張定勇與學生家長通電話。

張定勇,中學語文高級教師。1994年7月畢業于河南大學中文係,同年分配至河南省實驗中學工作。河南省名師、河南省教師教育專家、河南省教育廳學術技術帶頭人、北京師范大學教育碩士、河南大學文學學士、鄭州市十佳青年語文教師、高考指導專家組成員。他主持了河南省普通高中課程改革研究項目——《高中語文新課程作文課堂有效教學的研究》,主編了《極品作文》《高考滿分作文解密》等多部作文專著,多年在高三畢業班任教,曾多次命中高考作文試題,所輔導的學生作文多次獲全國及省市級獎勵。

2017年2月17日,河南省實驗中學語文高級教師、高中語文名師工作室主持人張定勇告別親人,遠赴哈密,開始了為期3年的援疆生活。

2017年9月,在高一(1)班的家長會上,家長們第一次見到了來自河南省的名師張定勇。家長們異口同聲地表示,自己的孩子很幸運,能有名師陪伴3年。他們堅信在張定勇等老師的共同教育下,孩子們的明天一定更美好。

張定勇的人生格言是:把沒規律的語文教出規律就是人生的成就,把有潛力的學生培養成才就是人生的幸福。這一次,他要在邊疆成就自己的人生幸福。

對張定勇而言,援疆是責任是使命,更是挑戰。面對一雙雙熱切、信任的眼睛,張定勇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2017年3月15日、16日,連著兩天,張定勇以《高考作文的命題趨勢與備考策略》為題,為紅星高級中學高三年級600多名學生進行高考作文專題講座。

張定勇從高考作文的審題立意入手,將近幾年的高考作文進行分類講解,明確了4種作文立意的方法,即以果溯因法、找關鍵句法、聯繫實際法、辯證分析法。結合4種不同的方法與材料,張定勇和同學們進行了親切的交流。偌大的階梯教室裏,學生分組探究,合作學習。鮮活的課堂,引人入勝的講解,現場百名學子認真傾聽積極探究,氣氛熱烈,掌聲笑聲此起彼伏。兩個半小時的授課時間裏,張定勇詩詞典故信手拈來;互動時,他妙語連珠、風趣幽默,在場聽課的師生們都被張定勇的魅力所折服。

學生王佳佳説:“張老師結合自己多年來對高考作文的研究,對高考作文的命題特點進行了歸納總結,對2017年高考作文的備考提出了7點建議。都是幹貨,很實用!”

“張老師的講解條理清晰、生動有趣,對每一個部分都進行了詳細的説明,結合實例,使道理深入淺出,全體師生都受益匪淺。”十三師教研室教研員高然在聽課後説。

講臺上神採飛揚,講臺下,張定勇卻默默忍受著許多不適。初到哈密,張定勇極不適應這裏幹燥的氣候,嘴唇幹裂到吃飯都受影響,最痛苦的是時差一直倒不過來,休息不好成了他最大的問題。他幾乎每天早上8時前到校,晚上10時後回宿舍;晚自習值班深夜回去是常有的事。張定勇把對親人的思念和牽挂都放在心底,把學生、學校放在心上。

張定勇説,來援教之前,他與曾來援教的同事分析了紅星高級中學學生特點,對于新一屆學生有許多教學設想。面對學生普遍存在的語文基礎知識薄弱,特別是寫作閱讀能力弱、知識面窄、書寫差、成績不穩定等共性問題,張定勇迎難而上,為學生量身定制了教學方案。

張定勇從最基礎的聽説讀寫抓起,他要求學生每天練一頁字,課前背成語、講成語,每周帶著任務讀書,做摘抄、寫書評。他還鼓勵學生收看新聞聯播,了解國家大事,關注社會熱點,發表自己的觀點。

為了幫助更多學生,張定勇還承擔了高中一年級和二年級寫作課的校本二課教學任務,幫助熱愛寫作的同學盡快提高寫作水準,每周五下午的寫作課成了最火爆的選修課。

高一(1)班學生丁凱説:“我非常敬佩張老師,他知識淵博,溫文爾雅,不愧為名師。讓我記憶深刻的是我寫的一篇關于離別的作文,張老師幫我加上環境描寫後,文章更顯得寂寥傷感。這畫龍點睛之筆,讓我悟出了一點寫作的門道。”

援教時間只有3年,為了讓更多學生也擁有這幸運的遇見,張定勇知道要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隊伍才行。他主動與紅星高級中學青年教師張曉師徒結對,通過備課、聽課、評課、作業反饋等悉心培養徒弟張曉。經張定勇指導,在2017年學校舉行的“青藍杯”教學能力大賽中,張曉獲二等獎。同時,由張定勇指導的其他幾名教師分獲一、二等獎。

張定勇幫助年輕老師改進教學設計,指導高三教師制訂高考復習計劃,認真參加教學和教研,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受到紅星高級中學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好評。他還把自己主編的《高考作文滿分秘笈》一書贈送給了紅星高級中學的語文教師,人手一本,幫助全體語文教師盡快提高寫作課的教學水準。

為了豐富高二年級學生的語文知識,增強基礎知識的積累,張定勇加班加點編寫《高中古詩文及成語積累校本課程》,目前已下發到學生手中。

張定勇説:“孩子進入高中之後,大部分父母已無法在學習上給孩子提供幫助,雖然他們內心很焦慮,卻又無能為力。我是老師,我也是父親,我希望把邊疆有潛力的學生都培養成才。這是老師的心願,更是一位父親的心願。”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86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