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城”裏的文化傳承人

作者: 巴莎·鐵格斯 何進 陳薔薇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17-05-05

4月20日,艾克拜爾·艾比力秀在教學員跳鷹舞。 □本報記者約提克爾·尼加提攝

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縣城的街道中心聳立著一只展翅飛翔的雄鷹,文化中心廣場上有鷹舞的雕塑,縣賓館的門樓上也有展翅欲飛的雄鷹銅雕塑。鷹,被塔吉克族人視為百獸之首,是忠誠、仁慈、勇敢、堅強和正義的象徵。塔吉克族人自稱為鷹的傳人,鷹成為這個民族的力量之源。

偶遇“老鷹”

“女士,請登記一下。”經過縣文化館的安檢門時,一位穿著專業保安服的塔吉克族男子叫住了記者。記者進樓想找人了解關于鷹舞傳承的情況。不一會兒,那個“保安”推門進來了。記者以為他進錯了門,文化館工作人員卻介紹説,他曾是專業舞蹈演員,跳了十年鷹舞。

印象中跳鷹舞的塔吉克族男子跟他完全不一樣。艾克拜爾·艾比力秀看出了記者的疑惑,説:“我現在跳不動了,變成‘老鷹’了!”

今年39歲的艾克拜爾初中畢業後考入新疆藝術學院,學了3年舞蹈,畢業後在縣文工團當專業舞蹈演員,如今改行做樂手。“父母對我當舞蹈演員不是很讚同,覺得跳舞掙不了幾個錢,吃的是青春飯。”即便這樣,艾克拜爾還是堅持了自己的理想。對他而言重要的不是跳舞,是領會鷹的精神。

“文工團裏的專業舞蹈演員都會跳鷹舞吧?”當記者提這個問題時,艾克拜爾睜大雙眼看著我,意思是“你開玩笑吧?”

“專業的舞蹈演員裏會跳鷹舞的屈指可數,他們跳鷹舞比民間的還要復雜、難跳。比如這個動作……”艾克拜爾取下保安頭盔、脫了保安服,上身短袖T桖、下身牛仔褲,邊跳邊向記者介紹舞蹈動作。

沒有鷹笛,自己口頭打著節拍,他一會兒騰挪跳躍,如雄鷹起步;一會兒屈腿舒臂,如搏擊風雲;一會兒弓腰傾身,如獵鷹撲食;一會兒引頸凝目,似仰天長嘯。他的每一個舞蹈動作都讓記者看到了雄鷹的身體語言。

塔吉克族人欣賞的是,無論多高的山峰,山鷹都自由翱翔,不懼高寒,不畏風雪,更不怕豺狼虎豹,想飛翔的時候就展開翅膀在天空中飄飛。

“我經常下鄉,到村子裏去看村民跳鷹舞,尤其在參加婚禮時,可以吸取很多舞蹈元素。也常常去高山,看鷹在天上飛,我就在地上模倣它的動作。”艾克拜爾説,這正好代表了塔吉克族人的理想:自由地在大山中馳騁跳躍,不知疲倦地在高原上暢遊,一切苦難都對他們無可奈何。

鷹舞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要想跳好它卻非一日之功。“十幾年前縣文工團裏唯一能跳鷹舞的是玉克薩克,也是舞蹈導演。他跳了近十年,後來他在團內培養跳鷹舞的人,我沒被選中,但是每次他教徒弟的時候我都偷偷學、模倣。”細心的艾克拜爾帶著對民族文化的崇敬,慢慢學會了整套舞蹈動作。這花去了他近3年時間。後來,他成了文工團裏最權威的鷹舞者,一跳就是十年。

“在這樣的高原上,舞蹈演員過了40歲就跳不動了。我現在變成‘老鷹’了,可還是想教出更多的‘鷹’!”艾克拜爾感慨道。

心靈手巧的姐妹

漫步在塔什庫爾幹街頭,隨處可見戴吐馬克的塔吉克族男子、戴庫勒塔帽的塔吉克族女子。

現在塔吉克族人衣著時髦,男子身著西裝、夾克、襯衣,不少年輕小夥子還喜歡穿剛性十足的迷彩服。女子著裝更是追隨時尚,套裝、短裙、長靴,而長裙裝則以中老年婦女為主。

塔吉克族人的帽子是如此重要,它已成為代表民族特徵的標志。塔吉克族女人們,用一雙巧手,把虔誠縫進吐馬克裏,繡在夏依達依上。

古麗尼沙·依斯拉木汗,一個溫柔的塔吉克族女人,她是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項目《塔吉克民族服飾》的代表性傳承人。

記者的到來,打斷了屋裏姐妹倆一邊寒暄、一邊縫制民族服飾的興致。43歲的姐姐巴那甫夏是古麗尼沙的徒弟,正在做塔吉克族女士的帽子——庫勒塔。她給記者介紹:“圓形、高筒、平頂是塔吉克族人帽子的基本樣式。男士吐馬克從頂到帽檐上方,有七道紅絲線繡的圓圈似太陽的光輪。女帽式樣簡潔,由一個圓形的托兒(冒頂)和寬約六厘米的熱克(帽檐)組成,庫勒塔要比夏依達依多一個拉夫(毛後圍),戴在頭上,似一輪滿月。”

古麗尼沙忙著自己的活兒,飛針走線。記者問她沒有圖案怎麼繡“在這兒!”她手指指自己的腦袋。原來是盲繡!那要記住多少花樣啊!一頂庫勒塔,一個熟練的繡工也需要將近二十天的時間才能完成。

“塔吉克族女人都會做帽子,但是婚禮等重要場合戴的帽子,還是會找我們訂做。”古麗尼沙説,塔吉克族女子結婚時的服飾,從頭到腳的一身,訂做要花去近2.7萬元,一般只要定了婚事就要提前訂做。“訂做一身,幾代人都可以穿戴。”古麗尼沙看著記者驚訝的表情解釋。

巴那甫夏拉過妹妹古麗尼沙的手讓記者看,手指間很多地方都有繭,有些地方被針刺傷,有些地方被磨出血。

“我妹妹很厲害,除了我還有7個徒弟。妹妹還經常去中小學教孩子們制作簡單的塔吉克族飾品。”巴那甫夏一臉自豪。

“收入呢?”記者問。“每年靠制作服飾可以掙4萬元左右,我們還有種地、放牧的收入。還有自治區發的傳承經費。”古麗尼沙説。

在古麗尼沙家鏡子前,記者試了不少夏依達依,有一種很僵硬的感覺。後來,古麗尼沙把一頂庫勒塔戴到自己頭上,顯得合適而熨帖。塔吉克族人的帽子和他們有種水乳交融、彼此不分的和諧與完美。

吐熱木的選擇

“塔吉達爾手工專業合作社”的店鋪就在縣城的步行街。店裏顧客很多,有縣城的老主顧,有內地的遊客,還有國外顧客的訂單。

記者走進店鋪,觀賞模特頭上精致的庫裏塔時,店主吐熱木·庫孜買買提上前用一口流利的漢語介紹:“塔吉克民族服飾,尤其是婚禮禮服,價格不菲,原因就在這些純手工制作的各種首飾和衣挂上。”

吐熱木從展示臺拿出一串串銀飾,有綴著40多根小銀鏈的“斯裏斯拉”,有鬢角兩邊帽檐挂的“古西瓦爾”。“古西瓦爾”由挂在帽檐的銀鉤和銀鉤下的飾吊組成,飾吊是一個嵌著紅珊瑚的圓形銀片,銀片連著中空半圓銀球。

塔吉克族人對帽子上的挂飾很是講究,説的記者都暈了。既有未婚戴的,又有婚後戴的,年長的和年輕的又不一樣。僅脖子上戴的項圈就有好幾種。“恰斯卡爾”是裏面制作最復雜、最精細的,也是最美的。因為是新娘戴的,而且婚後要求戴一年。就連制作最簡單的“都瓦熱克”這種項圈的圈飾都是由5道紅珊瑚夾黑白珠子串起來,在正中間連著一個大橢圓形銀片,上面刻著花紋嵌著紅珊瑚。

吐熱木這位95後青年的客戶遍布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塔什庫爾幹有三家跟他一樣經營塔吉克首飾的店鋪,唯獨他是塔吉克族人制作塔吉克首飾。

吐熱木在喀什上完高中後決定去拜當地有名的手工制作首飾的匠人為師,可人家對徒弟要求很嚴格,不隨意收徒。吐熱木在他那裏纏了好幾個月才讓這位匠人心軟,一教就是三年。“我除了會來樣加工制作外,還自己設計。現在我什麼樣子的首飾都會加工。”吐熱木説。

比吐熱木還大一歲的巴合提亞爾,是吐熱木一年前收的徒弟。巴合提亞爾告訴記者:“我想學會這門手藝,除了可以掙錢,更重要的是可以傳承民族文化。”

[編輯: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24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