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VOL956

"復活"希特勒 日本終將害人害己!

編輯的話Introduction

近日,日本政府支持教材使用希特勒自傳《我的奮鬥》中“有益、適當”內容的決定引發巨大的爭議。這是安倍政府在教育領域持續開歷史倒車、甚至還魂軍國主義教育的最新一筆。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日本政府屢次試圖復活軍國主義,這注定是一種陰暗的“還魂”,一種危險的“復活”。

罔顧民意 安倍政府強推希特勒自傳

通過《教育敕語》後 安倍內閣再次罔顧民意

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臺以來,日本政策右傾化在各個領域都有所體現。安倍內閣不僅強行修改安保法案,還通過文部省實施種種政策,強化民族主義教育。在“森友學園事件”中,媒體揭露出該學園強迫兒童背誦象徵日本軍國主義的《教育敕語》,企圖進行“忠君愛國”教育。對此,日本政府不顧國民批判和反對的聲音,通過內閣決議允許學校制定各自的教育方針。繼《教育敕語》後,德國納粹頭目希特勒的自傳《我的奮鬥》也被允許用作教材,安倍政權的脫韁沒有止境。[點擊詳細]

完全負面的納粹主義 《我的奮鬥》

《我的奮鬥》一書以納粹頭目希特勒個人傳記為主要線索,講述了希特勒的生活經歷及其世界觀。納粹德國戰敗後,此書因宣揚納粹思想,在包括德國、俄羅斯、阿根廷等不少國家被禁止出版。這本書在德國被禁70年後,2016年再次在德國上市銷售,再出版時,增加了批判性評論,即便如此,也還是發了巨大爭議。[點擊詳細]

令人擔憂 安倍主政下日本呈右傾化趨勢

日本右翼思想蔓延至學校教育

先是二戰時日本皇國教育核心——“教育敕語”被個別教育機構“復活”,接著“刺槍術(拼刺刀)”這一舊日本軍隊的日常訓練科目竟被日本教育部門要求納入中學體育教育,而近期一本小學道德課教材因寫進“面包房”而非日本傳統的“和果子屋”竟被指不愛國,文部省審批不予通過,更是在日本國內引起了民眾對右翼、保守教育理念在中小學教育中蔓延的擔憂。[點擊詳細]

日本政治右傾化加劇遭各界質疑

日本安倍內閣日前通過一份國會答辯書,宣稱不排除在學校教材中採用日本二戰前的《教育敕語》。《教育敕語》頒布于1890年,其核心主張為“忠君愛國”,要求國民能夠為“皇室的永存而獻身”。戰爭期間被政府利用教導國民“奔赴戰場,敢于為天皇奉獻生命”,成為軍國主義教育的支柱。專家認為,體現戰前思想的《教育敕語》再次受到某些政權核心人物追捧,是近年日本政治右傾化的具體表現。[點擊詳細]

窮兵黷武 日本軍國主義動作不斷

日本實際防衛開支遠超預算表面數字

日本國會眾議院27日通過總額97.4547萬億日元的2017財年政府預算案。其中,防衛預算連續第5年增長,為創紀錄的5.1251萬億日元,與2016財年防衛預算相比,增加了710億日元,增幅1.4%。實際上,日本政府通過“補充預算”等手法,年度實際防衛開支遠超過政府預算案的表面數字。安倍政府採取這種手法,一方面旨在掩人耳目,人為壓低日本軍費增長“數字”,避免引發國內反彈和海外矚目;另一方面是受限于現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2014-2018財年)設定的總額約24.7萬億日元的5年期防衛經費額度。根據這一計劃,日本年均防衛經費將不超過0.8%。[點擊詳細]

日本組建日版“海軍陸戰隊”

日本版“海軍陸戰隊”——水陸機動團組建進入最後階段。日方宣稱,成立水陸機動團,旨在強化西南地區、尤其是離島防衛能力。但軍事分析人士指出,日本擬以水陸機動團成立為契機,擴張出能在更大范圍奪取制空和制海權、乃至遠程打擊的進攻型軍力。日本國內反對意見稱,繼衝繩之後,安倍政府想要在九州地區打造陸海一體的新基地,使其成為將來日本的綜合作戰前線。日共機關報《赤旗》認為,日方試圖將該部隊用于西南諸島,與中國搞軍事對峙。該報警告,安倍政府設立水陸機動團是“加劇東北亞地區軍事緊張的重大舉動”,其嚴重性可與違憲解禁集體自衛權相比。[點擊詳細]

撕下偽裝 日本欲讓軍國主義從歷史垃圾堆復活

日本軍國主義害人終害己

這些年來,安倍政府和日本右翼政客心心念念想改變的,正是那部限制其重新武裝的和平憲法!進入2017年,修憲在安倍政府的日程表上也到了“最後一公裏”。安倍政府和日本右翼政客的“遠大抱負”,使未來的地區安全局勢與和平穩定面臨巨大威脅。為了和平,中、美、俄等戰勝國有責任維護二戰勝利成果和世界格局穩定,有責任堅決喝停日本右翼勢力“暴走”的腳步,使其恪守和平憲法,嚴防軍國主義的幽靈“借屍還魂”。[點擊詳細]

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思想必須徹底根除

針對日本政府近期有關表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8日表示,《我的奮鬥》是本什麼樣的書,全世界都有公論。日本政府偏偏同意選擇這樣一本書的內容作為青少年學生的教材,引起日本國內的高度關切,完全可以理解。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思想是引發二戰的禍根,必須得到徹底清算和根除。在這一涉及大是大非的歷史問題上,容不得半點曖昧和模糊。日方應深刻反省和汲取歷史教訓,以正確的歷史觀教育年輕一代。[點擊詳細]

責任編輯: 郝斐然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