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巴黎無名烈士墓前的沉思
2020-09-05 09:56:4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巴黎9月4日電 記者手記:巴黎無名烈士墓前的沉思

  新華社記者唐霽

  巴黎的標志性建築凱旋門,3月份受新冠疫情影響關閉,不久前才重新對公眾開放。歷經歲月洗禮的凱旋門,在初秋明媚陽光的照耀下,恢弘壯麗依然。

  凱旋門下,是無名烈士墓。沒有墓碑,只有地上長方形石板上鐫刻的一行銘文:“這裏安息著一名為祖國犧牲的士兵”。疫情暴發前,每天都有大量遊客在墓前默哀、獻花。而今天,只有我一人,面對墓前跳動的長明火,陷入沉思。

  1944年8月26日,戴高樂將軍來到無名烈士墓前,致敬、撥旺長明火。然後,他在眾人的簇擁下轉身走上香榭麗舍大道,走向200萬如海洋般歡呼解放的法國人。就在前一天,在巴黎負責守衛的納粹德軍繳械投降,巴黎解放。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階段的一個重要歷史時刻。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宣告結束。

  2020年5月8日,法國雖然受疫情影響處于“封城”狀態,但依然隆重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5周年。法國總統馬克龍向凱旋門下的無名烈士墓敬獻花圈。他發表的致法國人民公開信説:今年的5月8日極為特殊,法國人民因為疫情不能聚集在廣場上,只能通過在陽臺和窗前懸挂國旗的方式,“無聲地致敬”那些冒著生命危險戰勝納粹、讓世界重獲自由的人們。

  時隔數十年,兩次對勝利的紀念,都是以這座無名烈士墓作為起點。凱旋門下,究竟埋葬何人?

  凱旋門遊覽處提供的材料介紹説,一戰期間,法國150萬官兵陣亡,很多家屬四處尋找自己親人的遺骸未果。為了安撫這些失去親人的家庭,為了讓人們銘記戰爭對人類的傷害,1920年,法國政府決定在凱旋門下建立無名烈士墓,安葬一名身穿法國軍服但身份不明的犧牲士兵,來悼念所有為法國犧牲的官兵。從1923年起,在墓前點起長明火,長明火不息,人類和平永存。

  我的目光投向無名烈士墓不遠處的香榭麗舍大道,想起在法國“封城”期間,我拿著專門的採訪證明開車路過香榭麗舍大道時,這條世界聞名的“香街”上竟空無一人,只有紅綠燈在不停地變換。

  法國國家統計和經濟研究所最新的數據顯示,法國在2020年陷入自1948年以來從未有過的衰退,經濟萎縮9%。馬克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達了擔憂:“在2021年春天到來之前,法國將有80萬至100萬的失業人口。”

  法國的疫情困境,既是歐洲的縮影,也是世界的縮影。

  法國女作家索尼婭·布雷斯萊對新華社記者説,人類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又來到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反法西斯戰爭和今天人類面對的新冠疫情雖然不同,但有一點是相通的,就是需要人們“團結起來”,放下分歧,放下“競爭”。只有攜起手來,人類才能變得更強大,最終戰勝病毒。

  正如馬克龍在那封紀念二戰勝利的公開信中所言:“我們的生命和文明所顯示的脆弱性,使它們變得更加珍貴。在世界經歷的漫長黑夜之後,人類需要抬起頭來審視自己。”

  他説,二戰結束,成為法國全民族團結起來重建美好生活的時刻,成為歐洲共同努力建設和平大陸的時刻,成為全世界建立聯合國和多邊主義的時刻。

  當我準備離開凱旋門時,三位法國女孩走到無名烈士墓前,凝視沉思。凱旋門出口連著的地下通道裏,展示著戴高樂將軍在人群簇擁下從凱旋門走向香街的歷史照片,通道裏,一位無名樂手正在演奏樂曲《我的巴黎歲月》。

  通道的盡頭,就是巴黎明媚的陽光。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455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