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國際時評:世界不歡迎“新柏林墻”
2019-11-10 12:07: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柏林11月10日電 題:世界不歡迎“新柏林墻”

  新華社記者任珂 張遠

  11月9日是柏林墻倒塌30周年紀念日。曾經,橫亙在東西柏林間的這道高墻,不僅是聯邦德國和民主德國的分界線,也是冷戰中東西方兩大陣營的分水嶺。柏林墻的倒塌,也象徵著冷戰的結束。

  然而,人們回顧這個歷史時刻之時,更應該關注當下:一些無形或有形之墻,似乎正在被築起。

  從德國自身來説,東西部之間的發展差距顯而易見,且東部的發展似乎陷入某種停滯狀態。如今,德國估值最高的500家公司中,只有7%的公司總部設在東部。換言之,東西德之間依然橫亙著一堵社會經濟發展的無形之墻。正是由于這堵墻的存在,東西德民眾的身份認同差異凸顯。曾經屬于東德的薩克森州,近一半的當地民眾認為自己首先是東德人,然後才是德國人,這一比例遠高于統一之時。

  從歐洲大陸來説,柏林墻倒塌之後,歐洲一體化進入提速期,推動一批東歐國家在新世紀加入歐盟。然而,近年來,隨著歐盟內部發展失衡,民生困境加劇,民粹思潮暗涌,社會“離心力”日益加大。

  英國“脫歐”更是為逆歐洲一體化的大潮推波助瀾,分明要在大不列顛與歐洲大陸之間豎起新的無形之墻。事實上,“脫歐”爭議的實質焦點之一,就是愛爾蘭與北愛爾蘭的邊境地帶到底要不要“建墻”。

  從全球格局看,以柏林墻為標志之一的冷戰是全人類的不幸。國家間因意識形態分野而互相隔閡乃至劍拔弩張,屢次遊走于熱戰邊緣。冷戰結束後,世界迎來全球化浪潮的新契機,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成為時代主流。

  然而,歷史的演進從來不是一條平滑的直線。冷戰結束30年後的今天,逆流依然洶涌,陰霾仍不斷出現。一些勢力和個人仍抱持冷戰思維,戴著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對不同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橫加指責,推動“顏色革命”,企圖遏制“非我族類”的國家崛起、發展。比如,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柏林發表演講大肆攻擊中國,其言論充滿了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的過時觀念。

  冷戰後曾一度快速發展的多邊主義、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如今正遭遇逆風。國家至上主義抬頭,應對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等多邊條約和機制遭遇挫折。單邊主義傾向在全球政治和安全領域越發明顯,保護主義正在侵蝕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貿易體制。

  正是在柏林墻倒塌那一年,美國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做出了“歷史的終結”的著名推斷。然而,這一推斷如今看來是落空了。《日本時報》網站不久前刊文指出,30年過去了,舊的世界秩序似乎陷入混亂,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拒絕全球共同體的概念,出于多方面原因,邊境墻重新開始流行。

  變革的時代更需要冷靜的聲音。歷史教訓告訴我們,越是在困難時,越需要攜手合作。無論是當前全球化遇到的困境,還是氣候變化、恐怖主義、移民問題等全球挑戰,沒有任何國家能獨立解決,也沒有任何國家能獨善其身。

  所幸的是,國際社會中呼吁打破藩籬、倡導多邊主義的聲音越來越響亮。要拉手而不是松手,要拆墻而不是築墻。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華國際時評:世界不歡迎“新柏林墻”-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214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