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在非洲當酋長”
2019-08-25 08:13:19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在非洲國家尼日利亞,為當地經濟和社會發展做出貢獻的外國人才能被授予酋長頭銜

  【新聞廣角】“我在非洲當酋長”

  “我在非洲當酋長,前幾天又被土皇請去過古爾邦節了。”8月13日,34歲的中國鐵建中土尼日利亞公司運營事業部總經理孔濤,在尼日利亞騎馬巡視了封地,他的封號是“WAKILIN AYYUKA”,意思是“工程領袖”。

  在非洲大地上,孔濤並不是唯一的中國酋長,而這些中國職工獲封酋長的原因,則是對當地建設有傑出貢獻。

  3個小時的領地巡視

  古爾邦節來臨前兩周,土皇就打電話提醒孔濤,安排好工作時間,這個節日不能缺席,而且會給孔濤安排一匹馬,然後所有的酋長騎馬巡視他們的封地。尼日利亞的土皇和酋長都是世襲制,通常由受尊重的人擔任,在當地,只有為經濟、社會發展或民眾生活改善做出突出貢獻的外國人才能被授予酋長頭銜。

  8月13日,孔濤如約來到了土皇的宮殿。來參加古爾邦節的人數超出了他的想象。作為當天唯一的中國酋長,孔濤成為了大家爭相合影的對象。

  在莊嚴肅穆的禮樂和迎賓官護衛下,土皇到達自己的座位,在迎接儀式完成後致辭,之後請孔濤去外面看看馬,然後一起去巡視。“給我準備的是一匹兩米多高的純白色大馬,我沒騎過馬,而且那匹大馬一直‘尥蹶子’,我就換了一匹比較溫順的黑馬。”孔濤説,“土皇那匹也是純白色的。”在所有酋長騎馬準備完畢後,一身戎裝的騎兵衛隊亮相了。

  本來以為很快就能結束的巡視,結果竟然走了近3個小時,每個酋長就跟要參加競選一樣,讓自己的隨從們舉著牌子,還時不時跟圍觀的村民們互動,走走停停。

  巡視完畢後,大家都回到了廣場。酋長們在廣場上按照不同地域匯聚起來,然後分別騎馬到土皇跟前致禮。當孔濤騎馬到土皇跟前時,土皇直接示意孔濤下馬,坐到他旁邊的位置,騎兵衛隊到達廣場後開始了表演,緊接著酋長們一個接一個帶領自己的村民來表演節目,在儀式的尾聲,土皇邀請孔濤進行了致詞。

  這令孔濤想起了自己受封酋長時的情景。今年4月21日,孔濤一襲白袍,頭發裹進厚厚的帽子中,紗巾、刺繡披風都是非洲傳統樣式。他被邀請進土皇的宮殿,在裝點著紅絲絨的金色大廳中接過象徵地位的彩條權杖和證書。

  “全單位只有我沒打過擺子”

  孔濤為什麼能被封為酋長,他自己這樣回答:“我只是修過路,架過橋,鋪過軌,蓋過房子,現在又投身到當地鐵路運營工作,做的都是普通崗位上最平凡的事情。”除了河南濮陽老家,尼日利亞是孔濤生活時間最長的地方,他把這裏視為第二故鄉。

  2010年,25歲的孔濤從北京交通大學碩士畢業,順利被中國鐵建中土公司錄用。進入集團不久,他便被公司派駐到阿卡鐵路項目和阿布賈城鐵項目。

  中尼兩國飛行距離相差1萬多公裏,沒有直飛航班。通常,孔濤他們要先坐11個小時的埃航,從北京飛到埃塞俄比亞,然後轉機再飛5個小時到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

  遠在異國他鄉,自然有很多生活習慣與在國內不同。在尼日利亞,當地人民很可能盛情邀請你吃當地美食:烤蝙蝠、烤老鼠和油炸非洲大螞蟻,一份最普通的蛋炒飯可以賣到60元人民幣。在這裏,你很少會碰到中國遊客。

  最常見的困難還是疾病,比如瘧疾,俗稱“打擺子”。在非洲瘧疾很普遍,通過蚊子叮咬傳播或輸入帶瘧原蟲者的血液而感染,還難以預防。“身邊同事感染發病起來很難受,有的人會上吐下瀉,一個同事曾經一個禮拜瘦掉20多斤。”孔濤説,“我身體抵抗力不錯,應該是我們單位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沒有打過擺子的人。”

  後來,孔濤當上了阿布賈城鐵的項目經理,現在主要負責鐵路運營。“通常,我早上6點多起床,晚上11點之後睡覺。在辦公室的時間比較少,都在項目上。”

  2014年結婚後,孔濤的妻子留在北京,自己基本上半年回國一次。2015年7月7日,女兒出生,剛剛滿月他就遠赴非洲,此後,每一次回家,女兒都變一個樣子。如今,孩子已經4歲了,這期間孔濤回國次數是9次。

  “我的家人都沒來過非洲,平常主要靠打電話和微信視頻聯絡。特別是和女兒聚少離多,有時候回去一次就會多給她買禮物,彌補心中的虧欠。”

  真正給非洲人民帶來實惠

  在非洲工作,要克服很多當地特殊的困難。

  有一次,孔濤參加的項目路基工程需要尋找取土場。挖土取樣後,工作人員發現當地葫蘆彌村的土樣滿足各項試驗指標,就想在那裏建取土場。這本來是為村裏謀福利的好事,但卻遭到村民反對,村民表示,當初酋長給他們土地,是用來耕種的,建取土場必須徵得酋長同意。孔濤只得去找酋長,經過好一番説服才成功。

  漸漸地,當地人發現,中國人在這裏修鐵路,真正能給非洲人民帶來實惠。“我們一個大項目每年高峰期雇傭當地員工的數量是4000~5000人,一個項目要幹好多年,幾個大項目加起來提供的直接崗位上萬個。”孔濤説。除此之外,鐵路沿線延伸出很多間接産業,比如開小店的商販。隨著鐵路的開通,周圍村莊聚集了人氣。

  變化最大的還有項目周邊村莊的一座小學——派佩村小學。這所小學是當地唯一一所公辦小學,搖搖欲墜的校舍一直是當地居民的隱憂。2012年,孔濤帶人修建了三間全新的校舍,確保了村裏的孩子們能繼續上學讀書,派佩村小學也成了孔濤的定點學校,當地人感激地稱他為“孔校長”。

  剛來尼日利亞的前幾年,並沒有什麼像樣的營地,孔濤和同事天天住活動板房,灰頭土臉苦不堪言。如今,這裏的職工已經有了溫馨的家園:樓前挖了人工湖,建了體育場,孵出了小鴨子、養起了孔雀……

  “我們單位就有4個酋長”

  “我並不是第一個在尼日利亞被封為酋長的中國人。在我們單位,我是第4個酋長。”孔濤告訴《工人日報》記者。

  2015年8月15日,中國鐵建中土公司的李慶勇在尼日利亞拉各斯州伊柯洛杜市加冕當地酋長。李慶勇第一次到尼日利亞要追溯到2001年,那時的他還只是一個剛剛畢業的研究生,懷揣夢想來到了這個西非國家。

  非洲運動會運動員村項目部預算員是李慶勇的第一個身份,隨著工作的不斷開展,憑借著自身努力,他開始成為項目經理、經理部總經理,並接手一些重要項目,其中包括尼日利亞鐵路維修改造項目、阿布賈-卡杜納鐵路項目等重大工程。2015年,李慶勇成為了中土尼日利亞有限公司總經理。

  伊柯洛杜市有著悠久的歷史,以前從該州首府伊柯賈到伊柯洛杜,需要繞路到北部的奧貢州才能抵達,交通工具的欠發達使得這趟旅程需要一天時間。卡比盧·阿帝瓦力·蕭托比是拉各斯四大土王之一,其家族世代居住在伊柯洛杜。回憶起過去,蕭托比頗有感觸:“那時我們這裏的路很差,沼澤讓通行變的更難,這裏需要一條帶我們出去的路。”

  隨著中土公司的到來,一條現代化的公路也徹底改變了伊柯洛杜人的命運。李慶勇也被土王蕭托比授予“博巴索納”酋長的稱號,博巴索納在當地約魯巴語中意為“皇家築路匠”。在授予李慶勇酋長稱號後,蕭托比大聲地説:“李慶勇現在是伊柯洛杜之子,是我們伊柯洛杜大家庭的一員。”

  “受封酋長,表示我們已經融入當地,得到了認可,當地人把我們看作是家人一樣。”孔濤説。(記者 劉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你好,我是婦好!
你好,我是婦好!
“十萬大山”秋色美
“十萬大山”秋色美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俯瞰大哈爾騰河
俯瞰大哈爾騰河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917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