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
2019-07-21 22:07: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薩拉熱窩7月21日電  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

  新華社記者張修智

  盛夏的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爾,天空澄澈,流經這裏的內雷特瓦河河水碧綠而幽深,莫斯塔爾古橋橫跨其上。7月23日,這座古橋將迎來戰後重建15周年紀念日。

(國際·圖文互動)(1)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

  這是在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爾拍攝的莫斯塔爾古橋(2019年4月11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張修智 攝

  近日,記者來到這裏,了解這座古橋的歷史,以及古橋跳水這一當地傳統活動。

  職業古橋跳水表演者塞米爾身著藍色緊身潛水衣,赤腳筆直地站在莫斯塔爾古橋的鐵欄桿外側,微微仰頭,右手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詞。祈禱完畢,他伸展雙臂,雙腳用力一蹬,縱身躍入河中,湍急的河水迅速吞沒了他的身影……

  很快,塞米爾便浮出水面,緩緩遊向岸邊。稍做休息後,他再次走上古橋最高點,重復已經做了34年的動作。

  橋上和河岸邊的觀眾發出陣陣驚嘆。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因能親睹古橋跳水而感到大飽眼福。

  莫斯塔爾古橋建成于1566年,為單拱石橋。1993年波黑戰爭期間,古橋毀于戰火。戰後,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多國資助下,古橋得到修復重建,並于2004年7月23日重新開放。2005年,古橋及周邊地區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古橋跳水是莫斯塔爾一項古老的活動。過去很長時間裏,它是青年男子的成年儀式。按當地風俗,男子長到16歲時,都要到橋上一跳,否則,工作與愛情就不會順遂。近幾十年,古橋跳水成為當地一個著名旅遊項目。

  塞米爾今年49歲,15歲開始就以跳水為業。對他和其他跳水人而言,古橋不僅是一段歷史,它的重生,更讓他們的生計得以維持。

(國際·圖文互動)(2)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

  這是在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爾,跳水人塞米爾(後)跳水後在休息室和其女兒在一起(2019年4月11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張修智 攝

  塞米爾與其他7個職業跳水人組成了一個古橋跳水俱樂部,俱樂部設在古橋橋頭一間20多平方米的石屋內。俱樂部的墻上挂滿了拍攝跳水人經典跳水瞬間的照片,還有俱樂部讚助當地公益事業的證書。

  “我母親和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知道父親跳得很好。”塞米爾的女兒瑪伊拉説,在夏日旺季,父親一天要跳30次,“我們全家都為爸爸感到驕傲”。

  莫斯塔爾曾是波黑戰爭期間受波及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硝煙雖已散去20余年,但戰爭的印記並未完全從莫斯塔爾人的生活中消失。在與跳水俱樂部相對的古橋另一頭,有一家主打戰爭題材圖書的書店,店裏循環播放紀錄莫斯塔爾古橋遭毀與重建過程的錄像,讓來客看得唏噓不已。

(國際·圖文互動)(3)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

  這是在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爾,跳水人埃爾明從莫斯塔爾古橋最高處起跳(2019年4月11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張修智 攝

  古橋跳水人也各自擁有關于戰爭的苦澀記憶。40多歲的古馬告訴記者,自己的父母分屬交戰的不同民族,在戰爭期間離異,至今復合無望。

  不過,時間能培植希望的花朵。20歲出頭的瑪伊拉目前在警校就讀,同時她還在古橋附近經營著一家迷你咖啡屋。她告訴記者,盡管父輩之間曾慘烈廝殺,但如今在莫斯塔爾,她這一代中不同民族的青年人已經能夠正常交往。

  “別再有戰爭了。”瑪伊拉説。這也是她的父親與其他跳水人的共同祈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海知
通訊:波黑莫斯塔爾古橋上的跳水人-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