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2019-06-18 15:18: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國際·圖文互動)(7)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5月8日,在埃及齋月十日城,工作人員對小龍蝦進行稱重。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新華社開羅6月18日電 通訊: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新華社記者吳丹妮 李碧念 鄭思遠

  説起中國人的經典夜宵,小龍蝦必定榜上有名。多少個饑腸轆轆的夜晚,是麻辣或蒜香味的小龍蝦及時安撫了食客們空空如也的胃。而又有多少國人能想到,這份美味的原始食材竟也可以取自遙遠的尼羅河畔,且抵達中國餐桌的時長不超過36個小時。

(國際·圖文互動)(1)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這是5月8日在埃及齋月十日城拍攝的小龍蝦。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意想不到的致富源泉

  埃及米努夫省夏日裏的一個清晨,幾十只平均體重約40克的小龍蝦被埃及漁民葉海亞·阿卜杜拉一口氣倒進自家院子裏的白色收蝦筐中。

(國際·圖文互動)(4)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6月10日,在埃及米努夫省,漁民下水捕撈小龍蝦。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在中國人來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這麼多野生小龍蝦。”今年40歲的阿卜杜拉嫻熟地捏著剛剛從河中捕撈上來、還在舞動著鉗爪的新鮮小龍蝦。作為尼羅河流域近5萬捕蝦、收蝦漁民中的一員,他坦言最初對小龍蝦十分不看好。

  上世紀90年代,埃及境內尼羅河流域首次發現小龍蝦蹤跡,然而因其驚人的繁殖力和破壞力,它們很快就被貼上入侵物種的標簽。

  “小龍蝦給當時的埃及漁業造成不小困擾,漁民們一直呼吁徹底清除它們。”剛剛結束一場小龍蝦專題講座的艾因沙姆斯大學教授馬格迪·哈利勒對記者説,小龍蝦當時在埃及“聲名狼藉”,不僅是漁民口中的“尼羅河蟑螂”,更是水産專家眼中的生態環境大敵。

  通過數年觀察與研究,哈利勒等專家學者漸漸發現,相較于北美洲等地區的小龍蝦,埃及野生小龍蝦體型更大、産量更豐富,其鰓部也呈現為更清潔的“白鰓”,而這些優秀指標也漸漸引起外國投資者注意。

(國際·圖文互動)(9)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5月8日,在埃及齋月十日城,工作人員對小龍蝦進行稱重。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2015年,北京麻辣誘惑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韓東將自己的小龍蝦生産基地建在距埃及首都開羅約一小時車程的齋月十日城。此前,為找到適合的小龍蝦供應源,韓東和團隊的足跡遍布幾十個國家,最終在尼羅河畔安定下來,目前投資額已達約1億元人民幣。

  “中國人是第一批埃及小龍蝦的外國投資者。”哈利勒説,隨著中國食品企業對尼羅河小龍蝦資源的開發利用,原本被埃及漁民詛咒的小龍蝦漸漸成為沿岸漁民增收來源。粗略統計,尼羅河流域捕蝦量最小的一名漁民平均年收入也可達約5萬埃磅(約合2萬元人民幣)。

  名不虛傳的“中國速度”

  “為保證野生小龍蝦鮮度,我們將從捕撈到運回國內的總時間嚴格控制在36小時內。”韓東説。

  麻辣誘惑埃及事業部負責人韓旭帶記者實地感受了這一“中國速度”。

  清晨5時,當地漁民會將下放在河中的特制捕蝦網撈出,在傾倒、分揀、稱重後搬上前來收蝦的專門貨車。這是他們在每年4月至9月捕蝦季的日常工作。

(國際·圖文互動)(8)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這是5月8日在埃及齋月十日城拍攝的小龍蝦。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上午9時,各地收蝦貨車陸續抵達麻辣誘惑位于齋月十日城的工廠大門口。員工們迅速將小龍蝦傾倒在生産線上,並開始按照不同克數標準進行稱重,分揀至不同顏色的筐中,整個流程順暢高效。

  穿過分揀區域,3條集清洗、油炸、烘幹、包裝于一體的大型生産線映入眼簾。生産線上,數以萬計的野生小龍蝦經高溫烹制後呈現出十分統一的橙紅色,身穿白色和檸檬黃色制服的工人則穿梭其間控溫、質檢,景象很是壯觀。

  下午5時,包裝好的成品蝦被運往機場,裝進提前預訂好專屬倉位的飛機,淩晨起飛前往北京等中國城市。十余小時飛行後,順利抵達的小龍蝦們就從機場發往各店,再經大廚巧手烹飪,端上餐桌。

  經過不到36小時旅程,一只只野生“洋”小龍蝦就這樣順利呈現在中國食客眼前。初步估算,僅麻辣誘惑每年從埃及運回國內的小龍蝦(不含包裝)總量就可達3000多噸。

  授人以漁的東方智慧

  “現在正是小龍蝦(捕撈)旺季,工廠每天除2小時消毒外,其余22小時都在生産。”韓旭介紹,廠裏約300名工人在旺季都會“兩班倒”工作,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供應。

(國際·圖文互動)(12)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

5月8日,在埃及齋月十日城,油炸後的小龍蝦進行冷卻。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今年是工人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穆奈姆在這裏工作的第三年,對于這樣的生産節奏和嚴苛的生産標準,他早已習慣。作為150余名本地員工中的一員,阿卜杜勒-穆奈姆十分願意同中國夥伴們一起工作。

  “在這裏工作令我更有事業心,我給自己設立了更高的目標。”三年前還是一名普通員工的阿卜杜勒-穆奈姆如今已是車間助理主管。他説,是不起眼的小龍蝦改變了他的生活。

  從漁網到手套,從捕蝦技術到水産知識,阿卜杜勒-穆奈姆和家人都是從中國工廠那裏免費得到的。在持續學習和操作中,像阿卜杜勒-穆奈姆這樣的漁民又不斷向其他村民傳授捕蝦技能,尼羅河流域很快成立起一支“捕蝦大軍”。

  受益的不僅僅是漁民和工廠工人。據介紹,埃及當地一家為中方生産泡沫包裝箱的企業的生産規模在過去兩年中從1臺機器、2名工人迅速擴大到2個工廠、14臺機器。

  為實現可持續發展,哈利勒教授正在埃及漁業部門和中方工作人員幫助下制定小龍蝦捕撈相關法律法規。“大家都希望維護小龍蝦産業的健康發展,因為這將令每一個人從中受益。”

  “中國人的特點是勤勞、智慧、講誠信,希望我們與中國的合作永不停止。”阿卜杜勒-穆奈姆充滿期待地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通訊:從尼羅河畔到中國餐桌——一只“洋”小龍蝦的36小時旅程-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4639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