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脫歐’之後我可能無法養活我的農場”——探訪北愛邊境上的農場
2019-03-28 13:55: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英國德裏3月27電 通訊:“‘脫歐’之後我可能無法養活我的農場”——探訪北愛邊境上的農場

  新華社記者金晶 顧震球 桂濤

  穿著平日勞作的黑色橡膠靴,剛過50歲生日的布萊恩·裏納甘蹚著水穿過農場中央一條窄窄淺淺的小溪。幾秒鐘功夫,他已經從愛爾蘭共和國進入了屬于英國的北愛爾蘭地區。

  “每天我穿越這條小溪十幾次。‘脫歐’之後,小溪的那邊是歐盟,這邊是非歐盟的英國。”裏納甘對記者説。不遠處,農場裏100多頭牛正在悠閒地、靜靜地吃草,不時發出“哞哞”的叫聲。

  面對“脫歐”,裏納甘憂慮重重。根據歐盟共同農業政策,歐盟每年撥給英國的農業補貼總計約30億英鎊。“脫歐”之後,英國將不再享受歐盟農業補貼。裏納甘因農場中屬于英國北愛的部分不能再申請補貼將每年損失約1萬英鎊。

  “沒有了補貼,我不可能和來自歐盟以及南美的農民競爭。我可能無法養活我的農場。”裏納甘説。隨著“脫歐”不確定性延續,裏納甘表示他無法採取任何應對措施,“就好像在黑暗中一直掙扎”。

  穿過農場的英國北愛爾蘭地區和愛爾蘭共和國邊界線目前沒有檢查站,貨物和人員自由流通。邊界線兩旁也沒有明顯的標志,唯一的區別是路邊的限速牌,在北愛一側標注著“英裏”,而在愛爾蘭一邊是“千米”。

  “邊界”一詞在北愛是個“敏感”詞。愛爾蘭島上的北愛爾蘭地區與愛爾蘭共和國關係特殊。從20世紀60年代末起,該島在北愛爾蘭是否脫離英國的問題上發生衝突,導致3000多人死亡。直至1998年,英國政府、愛爾蘭政府與北愛爾蘭各黨派簽署北愛和平協議,基本結束持續30年之久的流血衝突。

  20年多年前的衝突至今在裏納甘的心裏留有陰影。“我現在還似乎能夠聽見直升機在我頭頂盤旋,人們在邊境警察的監視下穿過檢查站、穿過邊界線去拜訪家人和朋友。”裏納甘指著邊境地區説,“這裏曾經布滿了鐵絲網”。

  根據目前安排,英國正式退出歐盟後,這條邊界線將從目前的“英國與愛爾蘭共和國的國境線”變成“歐盟區與非歐盟區的分界線”,並注定將從目前貨物與人員自由流動的“軟邊界”變成需要對進出歐盟人員和貨物進行核查與徵稅的“硬邊界”。

  北愛地區與愛爾蘭之間邊界將是英國在“脫歐”之後與歐盟唯一的陸地邊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脫歐”方案中,涉及愛爾蘭邊界問題的“備份安排”是爭議最大的問題。“備份安排”是指不在北愛爾蘭地區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設置“硬邊界”,即避免重新設置實體海關和邊防檢查設施。批評人士認為,“備份安排”沒有明確的截止日期,且英方無法單方面退出,這將使北愛爾蘭地區受制于歐盟的貿易規則,從而在現實中將北愛爾蘭“留在”歐盟,有損英國的獨立性和完整性。該協議兩次被議會下院高票否決,主要就是因為“備份安排”。

  “保持邊界暢通對于我們來説至關重要。”裏納甘説。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北愛地區的多數人選擇留在歐盟。裏納甘認為,英國黨派紛爭不斷導致“脫歐”協議中的“愛爾蘭邊界問題”至今無法得到妥善解決,首先可能受到衝擊的則是北愛地區農民的生活質量,甚至還有來之不易平靜安寧的生活。

  “我希望理智的聲音可以佔到上風。我們曾經無時無刻不感到恐懼,我絕不能讓我的孩子們回到過去。”裏納甘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春來鹽湖美如畫
春來鹽湖美如畫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岩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岩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295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