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脫歐”加時賽結局仍難料
2019-03-23 10:01:03 來源: 文匯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3月21日召開的歐盟春季峰會上,經過7個多小時討論,歐盟除英國以外的27國領導人同意,無論退出歐盟協議下周能否在英國議會下院獲通過,歐盟都不會在原先商定的3月29日與英國“分手”。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接受上述安排,同時獲得額外兩周,以確定下一步“脫歐”進程。

  據報道,歐盟領導人經過從下午持續到晚飯後的會談,一致決定給英國兩種選擇:如果英國議會下院下周表決通過“脫歐”協議,英國可以把“脫歐”正式日期從3月29日推遲至5月22日、即歐洲議會選舉開始前一天;如果“脫歐”協議第三次遭否決,英國下周不會“無協議脫歐”,但需要在4月12日以前“指明前行方向”。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説,4月12日以前“全部選項保持開放”,英國政府依然需在“有協議脫歐”、“無協議脫歐”、延期“脫歐”或不“脫歐”之間作出選擇。

  英國“脫歐”看似是個簡單的問題,為何實施起來困難重重?最後到底是“有協議脫歐”還是“無協議脫歐”?“脫歐”將對英國政治和社會産生哪些影響呢?

  “北愛邊界”是跨不過去的坎

  擺在英歐面前最大的困境是北愛爾蘭邊界問題。這條邊界牽涉到英國的領土完整,涉及整個愛爾蘭島的穩定,也關係到歐盟的生存基礎。實際上,在英國“脫歐”公投之前,北愛爾蘭邊界問題已基本解決,它變成了一種“軟邊界”,也讓英國和愛爾蘭各方都很滿意。

  但英國“脫歐”重新劃定了這條邊界,打破了英愛20年來達成的默契。按照英國和愛爾蘭的意願,保持北愛爾蘭和愛爾蘭的軟邊界有助于北愛爾蘭和平穩定;但按照英國“脫歐”的行動實踐,歐盟必須與英國劃清界限,因此作為歐盟成員國的愛爾蘭必須與北愛爾蘭重新設定邊界,設置實體海關和邊防檢查等設施,即“硬邊界”。基于北愛爾蘭的穩定,英國和歐盟都讚同北愛爾蘭的“軟邊界”,兩者在表面上為了政治正確沒有堅持己見,但在實際行動上卻是維護各自利益達到了極致。

  特雷莎·梅與歐盟談判的“脫歐”協議草案,最主要就是在為這一困境尋找解決之道。英歐之間推出了一種“兜底方案”,該方案試圖暫時把北愛爾蘭置于歐盟規制下來確保北愛爾蘭的“軟邊界”。但在很多英國議員看來,這無疑是在把北愛爾蘭暫時劃給歐盟管理,雖是暫時的但也是喪失了主權,這斷然無法接受。這便是特雷莎·梅的“脫歐”計劃屢遭否決的關鍵所在。

  圖斯克19日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與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舉行會談。圖斯克在會後發表的聲明中説,歐洲理事會將繼續堅定支持愛爾蘭在“脫歐”問題上的立場。聲明還説,愛爾蘭和歐盟將繼續做好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準備。分析認為,圖斯克此時訪問愛爾蘭且強調繼續支持愛爾蘭立場、做好“無協議脫歐”準備,實際上是表明歐盟不會在“脫歐”協議上做出重大讓步。這也意味著,特雷莎·梅在3月29日前和歐盟達成一份具有實質性變化的“脫歐”協議、且協議獲英國議會通過的可能性很小。

  修改現有協議仍是有效途徑

  在英國如何“脫歐”的圖譜中,“無協議脫歐”和終止“脫歐”是解決方案的兩極,中間則是各種重新達成協議的選項。鑒于特雷莎·梅的方案被議會否決,英國和歐盟都需要重新思考解決之道。

  事實上,再次修改特雷莎·梅的方案仍然是一條有效途徑,只需看英歐如何在北愛爾蘭邊界問題上達成妥協。如果不對現有的方案進行修訂,英歐之間必須重新談判,達成一項嶄新的協議草案,這又要經歷此前的各種表決過程。如果重新談判無法實現,英國需要重新組建政府,現在軟弱無力的保守黨政府正在失去領導力,保守黨內部意見分歧嚴重,特雷莎·梅的權威正在喪失。因此,重新大選、特雷莎·梅辭職、反對黨發起對政府的不信任投票等選項都是存在的。這些選項旨在選出一個強有力的政府。

  此外,第二次公投的選項雖可能性不大,但也依然存在著。在3月14日舉行的針對再次公投動議的投票中,有85名議員支持再次公投,反對第二次公投的票數為334,但大部分工黨議員投了棄權票,這為第二次公投留下了空間。

  政黨重組將加快“脫歐”步伐

  英國的“脫歐”公投不僅撕裂了英國社會,更重要的是它嚴重損害了英國長久以來的政黨政治傳統,保守黨和工黨內部亂作一團,至今尚未走出這一漩渦。

  在傳統的代表制、精英治國的路徑中,英國政府的決策效率很高。如果政府在某項議題上遇到困難,只需替換黨魁或者提前大選即可消除大多數異見。但在“脫歐”問題上,重組內閣、更換領導人、提前大選等這些傳統措施都嘗試過了,但並不奏效。

  英國當前的政治格局是,執政的保守黨就如何“脫歐”産生分歧。以前任外交大臣鮑裏斯·約翰遜為代表的“無協議脫歐”派以辭去政府職務來抗議“有協議脫歐”。雖然約翰遜已辭職,但其力量並未削減,而是在尋找時機重整保守黨。

  作為反對黨的工黨一直在準備推翻其現任領導人傑裏米·科爾賓,但科爾賓依然屹立在黨魁職位上,于是工黨議員們開始自行組建各種小組。2月18日,7名退出工黨的議員組建“獨立小組”,之後又有幾名保守黨議員退黨後加入,該組織現在在下議院有11個席位。工黨副黨魁湯姆·沃森在工黨內部成立了“未來英國小組”。顯然,這些行動正在削弱科爾賓的權威。

  由此可見,目前保守黨和工黨的內部正在緩慢發生變化,英國下議院的政黨力量正在進行內外整合。在“脫歐”事務上,這部分政黨力量的重組可能會加速“脫歐”步伐。從目前局勢看,這種政黨力量的分合需要經過一次大選來最終確定。而黨派整合會讓各黨在政治事務上的觀點更趨一致,在決策上也會提升效率。

  (李冠傑 作者係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傲雪 劉小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舞劇《昭君出塞》在紐約上演
舞劇《昭君出塞》在紐約上演
“桃花故裏”賞桃花
“桃花故裏”賞桃花
“巴基斯坦日”閱兵彩排
“巴基斯坦日”閱兵彩排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15121009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