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癡愛中文40年——記西班牙漢學家雷林克
2018-11-27 11:33:3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班牙格拉納達11月27日電 通訊:癡愛中文40年——記西班牙漢學家雷林克

  新華社記者郭求達 馮俊偉

  《竇娥冤》《西廂記》《牡丹亭》《趙氏孤兒》《文心雕龍》……這些閃耀中國文學史的經典著作,已經紛紛在西班牙語世界裏摘下神秘面紗。而讓廣大西班牙語讀者首次欣賞到這些中國故事的,是一名幾乎一生都與中文為伴的西班牙漢學家、教授阿莉西亞·雷林克。

  雷林克現居西班牙南部小城格拉納達。她有一頭金色卷發,面容和藹,眼神裏總是帶著幾分羞怯的笑意。記者印象中,她謙遜平和、毫不張揚,但只要談起中國文化和中國古典文學,就會興奮地滔滔不絕。

  “我10歲左右就特別喜歡李小龍的功夫電影,”雷林克笑著説,“我和中國結緣很早!”

  雷林克讀初中時,一位教師對中國的描述讓這個西班牙女孩心馳神往。她告訴記者,當時,一位平日裏不茍言笑的老師突然笑容可掬地來上課,同學們都很詫異。老師説,自己這麼開心,是因為剛剛去中國進行了一次難忘的旅行。雷林克想:“是怎樣一個國家,能給人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于是,雷林克自己找到學習班,邁出通向中文世界的第一步。那是1976年,雷林克周圍沒有人理解她,就連中國老師都説,漢語很難,雷林克一定會放棄。

  “我聽説漢語很難的第一反應是,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雷林克説,“第一節課,我就愛上了這門語言——漢語真的太美了。”

  大學期間,雷林克主修法律,但她花在中文上的時間比專業課還多。由于當時西班牙中文教學資源有限,1983年,雷林克毅然前往巴黎的大學深造,專業是中國學。1985年,雷林克獲得北京大學獎學金,她用攢了一夏天的打工錢買了一張飛往北京的機票。雷林克第一次踏上這個東方國度的土地,一住就是4年。

  “我剛到北京時,住宿暫時沒協調好,我和一家中國人住在一起。對我來説,北京的感覺就是家。”雷林克回憶起自己在北京的歲月,依然十分動情,“去之前,親友説我肯定適應不了;結果正相反,北京簡直是‘天堂’,所有人都很照顧我。”

  在北京的4年時間,讓雷林克與中國真正“血肉相連”。她還記得北京大學西班牙語係教授趙振江常在空閒時帶她看這座古老的城市——在那個很少有西方人來到中國的時代,雷林克自由徜徉在紫禁城高大的紅墻下、穿行于曲折的胡同裏,在老師的課堂上和圖書館浩如煙海的典籍中孜孜不倦地追尋中國文化。

  回到西班牙後,雷林克在格拉納達大學任教,開啟了西班牙中國古典文學研究。格拉納達大學也通過和北京大學合作,逐漸成為西班牙漢學研究的中堅力量。

  在課堂上,雷林克講“四書五經”,讓學生用中文與先秦哲學家直接“對話”;她講《楚辭》,帶領學生觸摸中國詩歌的瑰麗想象。她最愛的中國詩人是杜甫,每每讀到那些激越的詩句,都會潸然淚下;她也由衷欣賞湯顯祖,總被其高超文字技巧所雕琢的絕妙句子折服。

  翻譯中國古典文學作品,是最讓雷林克痛並快樂的事。雷林克常收到出版社的翻譯邀請,雖然她的譯著不算多,但每一部都是中國文學史上的經典,且都是首次以西班牙語出版,需要譯者以高超水平和持久耐心去打磨。

  “翻譯《金瓶梅》時,我每天晚上12點睡,早上6點起,這樣工作了整整6年。就連和朋友們見面時,腦子裏想的還是:這個詞應該怎麼翻?”雷林克説。

  為保證質量,雷林克每次翻譯作品前,都會閱讀大量當時朝代的政治、經濟、社會介紹文獻。而她對中國歷史文化的認識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升華。

  2017年8月,雷林克被中國政府授予第十一屆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

  除了翻譯和教學外,雷林克目前還擔任格拉納達大學孔子學院的外方院長,致力于西班牙中文教學推廣工作。格拉納達大學孔子學院中方院長呂文娜告訴記者,雷林克對孔子學院工作的投入和熱愛,讓所有同事動容。“曾經有朋友問我,孔子學院的中外方兩個院長如果有矛盾聽誰的?我想了半天回答:我們從來沒有過矛盾呀!”呂文娜笑著説。

  雷林克幾乎每年都要去幾次中國,她看到了中國日新月異的發展,也深刻認識到古老文明的蓬勃活力。“西班牙應該更加重視中國。今天的中國,在很多領域已經跑到了歐洲前面。我一直告誡我的學生,要認真學習中國歷史,因為中國的今天和明天,很多都可以從歷史中找到答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瑞士伯爾尼舉辦一年一度洋蔥節
瑞士伯爾尼舉辦一年一度洋蔥節
“電梯醫生”
“電梯醫生”
80余幅豐子愷藝術作品在港展出
80余幅豐子愷藝術作品在港展出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773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