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海外漢學家的中國情緣
2018-09-19 10:43:0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9月19日電  題:“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海外漢學家的中國情緣

  新華社記者史競男

  在中國現代著名女作家蕭紅逝世76年後,她的最後一部未能完成的作品《馬伯樂》得以“重生”——美國著名漢學家、翻譯家葛浩文續寫《馬伯樂》,完成了一次跨越語言、文化和世紀的書寫。

  《馬伯樂》是蕭紅逃難暫居香港時期的作品,可惜小説尚未完成,日本襲擊香港,在香港淪陷一個月後,蕭紅也因庸醫開刀之誤不幸去世,年僅31歲。臨終前兩天,她在紙條上寫道:“我將與藍天碧水永處,留下那半部《紅樓》給別人寫了。”

  “我讀過蕭紅所有的作品,覺得和她簡直是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她沒寫完的小説,我來替她完成吧。”葛浩文説。他曾多次翻譯蕭紅的作品,著有研究蕭紅的專著,堪稱蕭紅穿越時空的跨國知音,也成為中國文學與英語世界的擺渡者。

  在中國傳統佳節中秋來臨之際,《馬伯樂》完整版在京與讀者見面,通過這樣一種特殊的“團圓”,見證了一份連通中西、跨越世紀的友誼。

  作家麥家曾感念:“翻譯家是我最尊敬的人。得益于外國經典作品譯介的滋潤,我走上文學的道路;也是因為他們,我的作品翻譯傳播到全世界,有了更多讀者。”

  文學滋養了人類的心靈,翻譯拉近了世界的距離。中國作協外聯部副主任李錦琦説:“文學作品作為文化版圖中非常獨特的基因片段,代表著一個民族的精神境界,同時也是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高度濃縮。因此,中國文學在海外閱讀與研究狀況集中體現了中國文化國際影響力。在這方面,海外漢學家、翻譯家群體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對很多漢學家、翻譯家而言,中國早已“他鄉即故鄉”,五彩繽紛的中國故事裏,滋生出難以割舍的中國情緣。

  加拿大旅華作家李莎·卡爾杜齊曾將中國當代文學作品《狼圖騰》介紹給世界。長期在中國工作與生活的她,獲得過中國政府友誼獎和中國永久居留權。“這個國家對我的愛和我對她的熱愛一樣深厚。中國的開放程度遠大于其他國家的想象。”

  匈牙利青年翻譯家宗博莉·克拉拉是第一位將莫言、余華、蘇童、韓少功等中國當代作家作品翻譯並引入匈牙利的翻譯家。“改革開放讓中國文學煥發新光彩,既有中國傳統底蘊,又具有世界性和現代性。”克拉拉説,“改革開放使中國人民社會生活和精神面貌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當代文學就是這種變化的折射和反映,是世界了解當代中國的極佳窗口。”

  不久前剛剛獲得第12屆“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的羅馬尼亞翻譯家白羅米坦言,中國擁有寶貴的文學作品和傑出作者,但它們亟需不同渠道的傳播推廣。“我將堅定不移地繼續從事翻譯工作,並不遺余力地推廣中國當代文學的傑出作品,因為我認為它們值得任何一個對中國和中國夢感興趣的人去認識和了解。”白羅米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打桂花 慶豐年
打桂花 慶豐年
天津:達沃斯上的傳統文化
天津:達沃斯上的傳統文化
秋染錫林郭勒大草原
秋染錫林郭勒大草原
熱火朝天忙稻收
熱火朝天忙稻收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10671123452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