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寫:“天恩”北極迎冰雪
2018-08-20 11:50: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天恩”輪8月20日電  特寫:“天恩”北極迎冰雪

  新華社記者劉紅霞

  首次出徵“冰上絲綢之路”的中國“天恩”號貨輪20日淩晨在北極圈首次迎來飄雪,在大面積的浮冰“夾擊”中微速碰撞前行。

  作為中遠海運特運公司旗下3.6萬噸多用途冰級船,“天恩”輪可以自主通過0.8米厚的冰區。而在同樣是首次出徵北極的船長陳祥武看來,雖説是冰級船,見到冰最好還是讓一讓。

  只是,東西伯利亞海的冰況遠超他的想像。20日淩晨,北緯70度55分,天已大亮,從駕駛臺向外望去,目光所及,由遠至近,盡是大大小小的浮冰。

  “左滿舵!”“右滿舵!”“微速前進!”……駕駛臺頻頻傳出指令。

  所謂“左滿舵”,就好比開車時把方向盤向左打足,反之亦然。在沒有冰塊的海面上,正常情況下,一會兒“左滿舵”一會兒“右滿舵”的情況不太可能出現。

  “就像電影中那些在逆向車道飆車的場景一樣,”中遠海特資深大副黃樹毅説,“我們在盡力避讓迎面而來的浮冰。”

  但頻繁“變道”並沒有讓“天恩”輪躲過所有浮冰。在輕微的搖晃中,船體不時發出碰撞聲。在離海面大約30米的駕駛臺,碰撞聲還不算太明顯,但在幾乎與水面持平的機艙,浮冰與船體的撞擊則猶如擊鼓一般。

  與在駕駛臺值守的同事一樣,“天恩”輪機長何發述在機艙內一夜無眠。“天恩”輪的“眼睛和大腦”在駕駛臺,“心臟”則在機艙。何發述和他的團隊,要徹夜守護發動機等核心設備。

  “真沒想到這次的浮冰居然這麼密集。”何發述説,去年他隨船走同一航道時,冰況要好很多。

  進入浮冰區前,“天恩”輪航速在12節左右,在大面積浮冰“夾擊”中,船長陳祥武下令啟動3節左右的微速模式。在電子顯示屏中,微速檔對應的英文為“Deadslow Ahead”。記者忍不住調侃,這真是“慢得要死模式”。

  望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見慣了印度洋大風大浪的二副盧毅不禁感慨:“清風吹不起一片波紋。”政委閆鳳祥聽後,哈哈一笑,把“清風”改成了“寒風”。

  此時,駕駛艙外溫度計上顯示,零攝氏度。

  與浮冰連續“交手”四五個小時後,海況稍稍見好。閆鳳祥下樓,不一會兒,拎回來一袋子餅幹,泡上一壺熱茶,給弟兄們暖暖身子。

  水手石濛濛搓了搓手,嘬了口茶。此前幾個小時,這個江西小夥兒都站在舵機前,目視前方。船長下達的指令,都由他具體執行。

  這是“天恩”輪的首次北極之旅。自8月4日駛出連雲港港口後,“天恩”輪17日晚通過白令海峽,進入北極東北航道,此後,將沿著“冰上絲綢之路”西行,造訪法國、荷蘭和瑞典。

  今年1月,我國首次發布《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明確提出願依托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俄羅斯、芬蘭、挪威、加拿大等國政府官員和專家紛紛表示支援。

  陳祥武説,跟其他航道相比,北極東北航道還不算“熱鬧”,相信隨著航道不斷開發,更多中國商船可以在“冰上絲綢之路”相遇。

  雪還在下。迎著晨曦,“天恩”輪在“冰上絲綢之路”破冰前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昆蟲戲花
昆蟲戲花
江蘇洪澤湖水位上漲 加大泄洪流量
江蘇洪澤湖水位上漲 加大泄洪流量
安徽淮北:颱風引發洪澇災害 緊急轉移被困群眾
安徽淮北:颱風引發洪澇災害 緊急轉移被困群眾
走進察爾汗鹽湖
走進察爾汗鹽湖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296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