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真理之思 魅力永恒——瞻仰馬克思恩格斯手稿
2018-02-23 12:26:5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阿姆斯特丹2月23日電  通訊:真理之思 魅力永恒——瞻仰馬克思恩格斯手稿

  新華社記者 劉芳 翟偉

  歲月已使墨跡模糊,涂改勾畫更讓語句難以辨認。發黃發脆的紙頁上,只有頁腳標注的幾個德文單詞清晰可讀——“手稿 卡爾·馬克思:《共産黨宣言》第一稿”。

  穿過幽深的走廊,打開厚重的鐵門,記者走進荷蘭皇家文理學院社會史國際研究所檔案館。橘黃色的燈光下,《共産黨宣言》現存于世的唯一一頁手稿靜靜地陳列在展示櫃裏。

  “無産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在這樣一個與歷史交匯的情境裏,馬克思、恩格斯發出的時代呼喊倣佛越過170年歷史風雲,又一次回響在寂靜的檔案館裏。

  檔案館館長范德海登介紹説,《共産黨宣言》手稿惟有這一頁,被負責整理馬克思遺稿的恩格斯贈予友人,得以留存至今,其余各頁均在亂世風波中遺失。

  展示櫃裏原來還陳列著一部出版于1867年、載有馬克思親筆批注的《資本論》(第一卷)首印版,因被借出展覽,現由一輯《資本論》手稿代替。一張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證書同時陳列,倣佛在提示世人:《共産黨宣言》和《資本論》是全人類共有的思想財富,這兩件文檔將被永久珍藏。

  檔案館深處的陳列架上,還有十余箱馬恩原始文稿和文件。書稿、文稿、筆記、批注、信箋、公函……從記錄著偉人經歷與思考軌跡的文獻中,范德海登小心翼翼取出數件手稿,邊展示邊講解。

  《資本論》手稿速記般潦草,滿是涂改勾畫的痕跡。范德海登講解説:“從字跡就可以看出,馬克思文如泉涌,隨時記錄,而且他一直不停地修改完善自己的想法。”

  紙頁散脫的深色筆記本裏,寫滿公式的化學筆記,圖表一張接一張的經濟學筆記,貼著剪報、配有插圖的地質學筆記……講解者感嘆道:“馬克思一生都在學習。他總想知道得更多,研究得更深入。”

  恩格斯在1883年3月17日為馬克思逝世撰寫的英文悼詞初稿保存完好。對比正式出版的悼詞,從恩格斯的筆跡裏隱約可以辨認出人們熟悉的語句:

  “馬克思發現了決定人類歷史運動和發展的基本規律”;

  “他完成了那麼多的工作,也留下了更多尚未完成的工作”;

  ……

  一頁頁手稿,一冊冊筆記,記錄著歷史偉人為人類事業所做的深刻思考。兩位思想家、革命家辭世後,這些手稿和文獻陸續集中到德國保管。納粹勢力猖獗時,這些珍貴文獻被進步人士分散保存在歐洲多地,于1938年轉至荷蘭阿姆斯特丹。

  如今,這批文獻每一頁都已被梳理,現已整體數字化,所有頁面均以電子文檔在網上出版,供全球學者免費參閱、下載。文獻裏的每個字都在被辨認,每句話都在被研究,大部分手稿和文件正被陸續收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

  發現人類社會真理的,人類留傳他的文字,光大他的思想;指明歷史發展方向的,歷史見證他所引領的大道之行。

  全球化、數字化時代呼喚人類命運的新思考,馬恩文獻也迎來了越來越多的閱讀者和研究者。在存有馬恩文獻的研究所,多年研讀手稿的布蘭東博士告訴記者,手稿中許多尚未出版的論述更加證明馬克思在十九世紀就已具備超越時代的全球意識,馬克思有關歷史發展規律的思考常讀常新。

  這位從中學時代就開始研讀《資本論》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堅信,“馬克思是對資本主義做過最嚴肅、最係統研究的思想家;要解答資本主義的係統性大問題,就要像馬克思那樣,站在人類和歷史的高度進行思考”。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4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