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圖片視頻娛樂時尚體育汽車科技食品
走近中心舞臺,中國準備扮演什麼角色?
返回首頁
劉洪
正因為這些新的理論建樹,所以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領導下,中國的外交為之一變。所以,我們今天的主題就是“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為什麼是接近的近,而不是進入的進?
于洪君
“進”和“近”,兩個字發音一樣,但寫法不同,含義上就有很多區別了。我們走近世界舞臺中央或者中心,這個提法應該説還是源于習近平主席。他説:“我們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臺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所未有地具有實現這個目標的能力和信心”。那麼,這個走近,就是接近的近。
       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當前的國際形勢紛繁復雜,各種力量相互博弈,有主要力量,有次要力量,有核心力量,有邊緣力量,現在世界舞臺上的核心力量,最重要的、佔據中心位置的還是美國。冷戰結束以前是蘇美兩家,他們佔據著國際舞臺的中心。蘇美之間既爭奪又相互利用,他們之間關係的陰晴冷暖,決定著整個國際關係的走向。
于洪君
冷戰結束以後,蘇聯崩潰了,橫跨歐亞大陸這個大國瞬間就消失了。世界處于由兩極向多極過渡時間,但是現在來看,過渡時間比我們想的要長,從蘇聯解體到現在25年時間過去了,四分之一世紀是一超獨霸,美國處于世界舞臺中心,我們還沒有進入這個中心,但是我們在一步一步地靠近世界舞臺中心。我們的經濟實力、綜合國力、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上的影響力在逐步完善,一步步靠近世界舞臺中心了。
       習主席在莫斯科的講話也提到,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綜合國力的上升,我們要為人類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這是他講的第一條,第二條才是我們要堅持和平發展道路。第三條講的是,同時也希望世界都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最後希望國與國之間、不同文明之間齊心協力、共同努力建設一個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看看這個邏輯就知道,習主席的胸懷和抱負,這也是中國共産黨人的抱負,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抱負。
于洪君
中國在走近世界舞臺中心,但是還有距離,我們也不需要定一個時間表,像美國那樣充當一個世界警察角色。我們要發揮一個新型國際關係建設者和引領者,引導著、推動著整個國際關係朝著更加公平合理、健康穩定的方向發展。
       所以,習主席這些思想應該説,既有獨到之處、創新之處,也和過去的外交思想有一脈相承之處。習主席處理中國的對外關係,處理國際事務,既注意創新、進取和發展,又注意穩定、聯繫和繼承的關係。習主席外交思想是我們黨的外交思想連續性與創新性、繼承性與開拓性的完美統一。
劉洪
高院長,您怎麼看?
高祖貴
我的理解是,當你前所未有地走到離這個中心位置越來越靠近的時候,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就要問自己,準備在這個世界中心舞臺上,扮演一個什麼角色?到底要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總書記在多次講話裏提到一點,就是中國在國際舞臺上要發揮一個世界和平建設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和全球發展的貢獻者的作用。有了這三方面,我們在這個中心舞臺上給自己的定位和作用就有了一個很清晰的界定。
劉洪
中國給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但是我們也看到,國際上各種各樣的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甚至對中國採取遏制的態度。我們如何來影響這些國家?如何真正做到近悅遠來?
于洪君
國際上炒作“中國威脅論”,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應該説從新中國成立時就有。甚至可以説也與歐洲人對亞洲人的這種偏見有關,帶有歐洲文明優越論的色彩了。
       目前,中國綜合國力一上升,迅速成長為世界大國,周邊世界和整個國際社會缺乏足夠的準備,他們不知道如何同成長起來的中國打交道,不知道如何適用中國為推動世界發展變化提出的新主張、新倡議、新構想,尤其是有些國家,感到自己的地位、領導權、主導權受到了挑戰和威脅,也在刻意歪曲我們的內外政策,誣蔑中國、醜化中國,這是國際上“中國威脅論”至今不絕于耳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于洪君
對這個問題,我們也不必驚慌失措。周邊國家可能相當長一段時間都要維持一種經濟上借力中國、安全上求助美國這樣一種矛盾心態,那就讓他們慢慢去調適,中國終究要發展起來,中國走向世界舞臺中心的步伐是不可遏制的。
高祖貴
那麼中國快速崛起之後,我們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影響?我們自己越來越靠近世界舞臺中心,該怎樣作為?我們也得適應世界的變化,所以在未來這個世界,中國和世界這種相互適應的過程當中,而且相互走近的這種過程當中,可能還會有其他論調出現,我們得既重視它,同時要學會去處理它,但是同時我們要淡定,保持定力。
劉洪
保持定力也很重要,但是如何處理也很重要啊!
于洪君
我們要適應外部社會,要做到既改造客觀世界,也改造主觀世界。毛澤東這個名言對我們處理今天同世界外部的關係也適用,我們也要自我調適。這麼大的經濟總量,在世界上的地位作用甚至都超出了中國人自己的想像了,我們如何把握?現在,世界范圍內的民粹主義是沉渣泛起。原來我們覺得,反全球化運動不過是少數人的兒戲,現在看來洶涌澎湃,形成一股潮流,在一些國家都已經上升到制度層面了。
于洪君
所以,我們一定要很好地看待我們同外部世界的關係,這樣才能樹立起我們這個國家、我們這個民族、我們這個黨、我們這個制度的一個建設者的良好形象,一個開明、開放的合作者的良好形象。習主席講的很好,他説中國對外部世界的依賴越來越大,外部世界對中國的依賴也越來越大,中國對世界的影響越來越大,世界反過來也影響中國,這是一個雙向過程。不要以為我們發展壯大了,我們就一定要按照我們的意志改造外部世界,這是一種非常復雜的互動關係。所以,習主席在杭州G20這次峰會上講,中國這幾十年的發展進程是“中國走近世界、世界走近中國”的進程,我們也要敞開胸懷、打開國門,把外部世界請進來。
高祖貴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還有我們要做的一點就是,我們確實需要把中國的故事、中國的發展進程,通過多種形式,包括網絡等各種各樣的形式進行傳播,讓全世界能夠客觀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因為很多偏見、看法乃至中國威脅論,有的是由于主觀偏見,有的是由于不了解。如果我們開始讓大家敞開懷抱,讓大家增進相互了解之後,那麼他可能就會認識到客觀的中國是什麼樣。我們不求其他國家完全讚同和認可,因為每個國家自己的歷史文化、哲學不一樣,每個國家的價值觀是不太一樣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求大家能夠相互理解,客觀面對對方,如果我們能做到三個方面,那麼未來中國給全世界展示的,將是一個是有利于這個世界的平衡、有利于這個世界的發展、也有利于這個世界的共同安全和繁榮的中國。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