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煤火與鋼花泯滅背後的美國幻象
2017-12-21 12:46:3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華盛頓12月20日電 通訊:煤火與鋼花泯滅背後的美國幻象

  新華社記者金旼旼 徐劍梅 胡友松

  歲末,新華社記者從華盛頓驅車穿過阿巴拉契亞山脈,駛入西弗吉尼亞州礦區,走訪曾有“小紐約”之稱、如今只剩碩大空殼的韋爾奇;再向西北前往曾經的産鋼大州俄亥俄,拜訪曾為美國登月火箭制造運輸車、如今已淪為“睡城”的馬利恩。煤炭與鋼鐵,曾支撐著“美國夢”的血肉和骨架,如今空留令人唏噓的遺跡。

  訪“鐵銹帶”如同重訪歷史,以期尋獲面對未來的智慧。華盛頓政治“向後看”,而科技、經濟和全球化大潮“向前走”,這種反差是記者在美國大選一年後走訪“鐵銹帶”的最直觀感受。

  西弗吉尼亞的煤:政治迷思和經濟鐵律

  “上帝保佑西弗吉尼亞礦工!”在西弗吉尼亞州議會大廈前,矗立著一座礦工雕像,底座上寫著這句話。

  去年,當地人期待特朗普來“保佑”他們。大選中,這個美國昔日最大産煤州選民將票投給許諾重振礦業的特朗普。最終,特朗普拿下全州全部55個縣,其中53個是産煤縣。

  今年3月,特朗普在礦工簇擁下,簽署行政令廢除奧巴馬政府出臺的《清潔電力計劃》。“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特朗普對礦工説,“你們將回去工作了。”

  記者驅車沿著52號公路駛過一個又一個已成“鬼城”的煤礦小鎮,最終來到麥克道爾縣首府韋爾奇市。這個在1950年代人口達10萬的小城曾有“小紐約”之稱。如今了無生氣,只有1816人還生活在這裏,其中不到200名是礦工。

  “過去這一年有什麼變化?”面對記者的提問,市中心一家門可羅雀的藥店女營業員冷淡答到:“什麼變化都沒有!”

  據美國網站Factbase統計,去年以來特朗普提及礦工的次數高達195次。但麥克道爾縣再發展局局長丹·賴利説:“煤礦業不會再回來了。”雖然特朗普一再打礦工牌,但昔日不會重來。

  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統計,2006年全美49%的電力來自燒煤,這個數字到2016年驟降至30%。同期,西弗州煤年産量從1.5億噸降至不到9000萬噸。2016年,更加環保的天然氣首次超過煤成為美國電力最大來源。

  盡管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煤礦業也不會振興。因為煤不僅不環保,還不經濟。《華爾街日報》匯總的電力統計數據顯示,美國一兆瓦電力的煤炭發電成本為102美元,天然氣為60美元,風能僅45美元。

  西弗州煤礦每一天開採成本都在增加,因為表層煤礦早已開採完畢,挖煤機被迫越挖越深。另一邊,規模效應提升令新能源電力成本不斷下降。

  此外,即便煤礦業重新振興,礦工也未必受益。賴利説,1990年代初煤礦機械就開始取代人工,如今運營當地一個煤礦只需十幾人便足夠。

  在煤炭行業盛極而衰前,自動化技術崛起就已令韋爾奇凋敝。1980年到2010年,美國煤産量持續增長,而礦工數持續減少。據美國勞工部統計,去年美國礦工僅有5.3萬人,而1979年時達25萬。

  但韋爾奇空蕩蕩的市中心也並非一片死寂,有數個工地在忙碌,一處是新建的礦業博物館。賴利説,韋爾奇已放棄重振煤礦幻想,開始轉型旅遊業。而枕靠阿巴拉契亞山脈的西弗州也日趨轉型發展旅遊業。

  在礦工雕像基座上還寫著這樣的話:“煤炭是幫助建設這個偉大國家、捍衛和保護我們的自由,並提高我們生活品質的燃料。”西弗州1742年發現煤,但讓煤炭從取暖原料成為美國崛起燃料的是蒸汽機的發明、工業革命的傳播。

  煤炭支援美國崛起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但新技術的發展、經濟轉型的鐵律,以及環保的時代命題,都讓煤炭從那個時代的寵兒淪為這個時代的棄兒。

  對于這個每人平均收入全美倒數第二、受教育程度全美墊底的“鐵銹”州來説,如今最不需要的或許就是華盛頓空洞虛偽的政治口號。人們不能拒絕變化,只能隨時準備應對必然發生的變化。

  俄亥俄的鋼:全球化挑戰和希望

  兩臺重達2721噸的鋼鐵運輸車已在肯尼迪航太中心工作了超過半個世紀。從執行“阿波羅計劃”的“土星五號”火箭到太空梭,抵達發射臺前的最後旅程都由這兩臺運輸車運載。

  這兩臺鋼鐵巨獸于1965年制造,制造地點在俄亥俄州首府哥倫布北郊小城馬利恩。在這裏,和記者交談的所有人都會説起這件輝煌往事。

  如今,“這是一個正在死亡的社區”,出生在馬利恩的琳達·佩蒂特對記者説,“情況每況愈下,我父親在52歲時不得不去找下一份工作。”

  1997年,制造鋼鐵運輸車的馬利恩動力鏟車公司徹底關張,為鏟車提供原料的鋼鐵行業也幾乎從這個小城消失。

  俄亥俄曾是美國第二大産鋼州,但自1960年代以來,隨著美國工人工資上漲、國外鋼鐵涌入,俄亥俄鋼鐵産業開始衰落。

  在不少當地人看來,全球化是他們生活變得困難的原因。撐起“反全球化”大旗的特朗普被這個“鐵銹”州寄予厚望。馬利恩,這座在2012年把選票投給奧巴馬的小城,在2016年選擇了特朗普。作為關鍵搖擺州,俄亥俄倒向特朗普也成為去年大選的關鍵轉折點之一。

  “我們將用美國鐵、美國鋼、美國鋁,”今年7月特朗普重返俄亥俄州時説,“我們將重新奪回我們作為制造業國家的傳統”,“那些離開了俄亥俄的工作將回來,不要賣掉你們的房子。”為此,美國政府甚至罕見援引冷戰時期出臺的法律,對外國鋼鐵産品展開是否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232條款調查”。

  然而,馬利恩居民之所以沒有賣掉房子,並非因為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指望鋼鐵産業重新回來不太現實,”馬利恩歷史博物館主管蓋爾·馬丁對記者説,“這裏沒有繼續衰落下去的唯一理由,是如今在西邊不遠的本田汽車雇傭了大批當地人。”

  “人們白天開車去外國汽車公司上班,晚上回來睡覺。”她説。從馬利恩向西南開車不到40分鐘,是本田汽車組裝中心,數千名周圍居民在這裏工作。而從此地再向西南開一小時,中國福耀玻璃的工廠已經開工,為當地創造了約兩千個工作崗位。

  一些機會因全球化失去,另一些機會卻因全球化出現。據美國工業數據提供商制造商新聞公司統計,從2016年9月到2017年9月,俄亥俄州新增5217個制造業工作崗位,連續6年增加。

  “這個州吸引了一些重要的外國投資,最著名的是福耀玻璃工廠。”制造商新聞公司總裁湯姆·杜賓説。

  “全球化的變化無法抗拒。”馬丁説。其實馬利恩居民最能理解這一點,第一批定居馬利恩的德國移民大多是手工紡織匠人,他們來到新大陸是因為工業革命從英國傳播到歐洲令他們丟掉工作。

  從俄亥俄驅車回到華盛頓,恰逢美國1986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稅改法案在國會參眾兩院通過。不過,這個特朗普執政以來最大“政績”的最大受益者將是企業家和富豪,將選票投給他的西弗吉尼亞和俄亥俄藍領工人們很難從減稅福利中分到一杯羹。

  技術革新和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潮流。而當華盛頓反向而行,將空洞的政治口號兜售給困頓、焦慮的基層選民,其結果不僅將造成一個更加分裂的美國,也將貽誤人們為適應潮流所必須做的準備。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146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