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
高層 > 正文
最新播報:

人民日報國紀平文章:推動世界經濟邁向包容普惠的新時代——學習習近平主席達沃斯論壇年會開幕式主旨演講

2017年01月19日 02:22:10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1月18日電  1月19日人民日報發表國紀平文章:推動世界經濟邁向包容普惠的新時代

  ——學習習近平主席達沃斯論壇年會開幕式主旨演講

  國紀平

  瑞士達沃斯,歐洲“最高小鎮”豎起2017年“世界經濟風向標”。綿延雪峰間,又一次迎接眾多全球重量級人物的思想交映、智慧激揚。

  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又稱“達沃斯論壇年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這是中國國家主席的首次達沃斯演講。在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反全球化浪潮逆流涌動之際,國際社會將此次會議視為指引未來發展方向的重要契機,期待中國“應勢而為、勇于擔當”,向世界傳遞共同發展的正能量。

  “困擾世界的很多問題,並不是經濟全球化造成的”“讓世界經濟的大海退回到一個一個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我們既要有分析問題的智慧,更要有採取行動的勇氣”“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更是貢獻者”“歷史是勇敢者創造的”……

  在題為《共擔時代責任 共促全球發展》的主旨演講中,習近平主席帶去了世界經濟怎麼看、怎麼辦、怎麼幹的中國答案,提出了積極引導經濟全球化釋放正面效應的中國主張,展現了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當今時代全球經濟治理重要參與者的決心和信心。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施瓦布譽之為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帶來了陽光”的重要演講,世界共同感受到中國將繼續作為增長的關鍵力量引領世界經濟、推進全球治理改革。

  難忘的2016年,銘記了中國在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亞太經合組織利馬會議等諸多國際場合展示的領導智慧,聆聽了習近平主席對經濟全球化作出的精辟論斷。承載新希望的2017年,見證了習近平主席在達沃斯論壇年會上就關乎世界大勢的關鍵性問題給出中國答案,再次産生重要影響。

  (一)

  “世界到底怎麼了?”習近平主席的達沃斯之問,道出了世人的困惑。

  紛繁萬象中,2017年是頂著一連串問號開始的——

  英國公投選擇退出已經待了43年的歐盟,作為昔日經濟一體化標桿的歐洲一體化進程,將如何消化這一重大衝擊?

  曾經的經濟全球化推手,最近一次總統競選中被“向內看”氣氛籠罩的美國,即將迎來新任領導者。競選語言將在多大程度上轉換為政策和行動,又將給世界增添哪些不確定性?

  歐洲持續上演“投票箱大戲”,反建制、反精英、反移民情緒日益接近主流,老牌發達國家政治生態能否抵擋住瞄準經濟全球化的“泄憤式”投票?

  跨境貿易與投資持續低迷,貿易壁壘逐步築高,區域一體化進程橫生波折,多國移民政策趨向收緊……種種民粹主義、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跡象頻繁顯現,如何才能防止極端思潮全面衝擊國際合作大局?

  浮雲繚亂,暗流卷涌,似乎所有問題都與經濟全球化相關聯。“經濟全球化曾經被人們視為阿裏巴巴的山洞,現在又被不少人看作潘多拉的盒子”,習近平主席用生動的比喻描述了陷入困境的經濟全球化。

  30多年前美國學者奧多爾·拉維特初談“全球化”概念時,正值經濟全球化即將把人類社會引入“世界福利最大化”時代。13年前,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所作《世界是平的》一書,改變了許多人對世界的想象,其“預防衝突的金色拱門理論”——任何兩個開設了麥當勞門店的國家都不會彼此開戰,因為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利益紐帶將勝過戰爭欲望——無疑折射了那個年代的樂觀。

  當下,昔日的“樂觀”卻變成被嘲諷的對象,經濟全球化不斷遭遇減速帶,在世界的許多角落,民眾面對未來的憂慮感與不安感明顯上升。走到十字路口的經濟全球化究竟處于怎樣的尷尬和困窘?

  戰亂、衝突、地區動蕩導致的難民危機,金融資本過度逐利、金融監管嚴重缺失導致的國際金融危機,都被視為經濟全球化“惹的禍”。顯然,把困擾世界的問題簡單歸咎于經濟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于問題解決。由此看,如何客觀把握經濟全球化的“問題一面”,無疑是今天最重要的世界性課題之一。

  (二)

  端起歷史的望遠鏡去細心觀察,中國人對經濟全球化的理解,與30多年改革開放的不平凡歷程相伴而行。從昔日對“中國的大門要不要打開”的困惑,到今天“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不會關上”的堅定承諾,中國融入經濟全球化的積極實踐,不僅改變了國家面貌和民族心態,而且為世界提供了一種獨特借鑒。

  “當年,中國對經濟全球化也有過疑慮,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也有過忐忑。但是,我們認為,融入世界經濟是歷史大方向,中國經濟要發展,就要敢于到世界市場的汪洋大海中去遊泳,如果永遠不敢到大海中去經風雨、見世面,總有一天會在大海中溺水而亡。所以,中國勇敢邁向了世界市場。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嗆過水,遇到過漩渦,遇到過風浪,但我們在遊泳中學會了遊泳。這是正確的戰略抉擇。” 習近平主席這樣概括中國參與經濟全球化的歷史性腳步。

  這是一段勇毅而智慧的探索歷程。一個曾經封閉的經濟體,在與世界經濟接軌的過程中,如何才能在緊跟時代步伐的同時,把主動權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如何才能在用好經濟全球化有利一面的同時,趨利避害,對其加以有效引導?如何在做大經濟“蛋糕”的同時,通過制度安排讓更多人受益?沒有現成答案,摸著石頭過河。進入深水期、攻堅期,敢啃硬骨頭。每一步,中國開拓創新,穩中求進。每一步,中國追求共贏,綻放精彩。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接受全球多邊貿易制度安排,被視作中國改革開放的裏程碑,被視為中國毅然選擇主動順應經濟全球化潮流的標志。上世紀80年代,中國還是世界上關稅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到2010年1月1日,中國關稅總體水平由此前的15.3%降到9.8%,所有産品降稅承諾履行完畢,還逐步取消了400多項非關稅措施;外貿經營權由“審批制”過渡到“登記制”,自貿試驗區建設從無到有,“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加快推廣;大規模修改和創制與貿易有關的法律法規,極大改善了國內法律環境,吸引了大量外資和跨國公司。

  通過融入經濟全球化,中國在國際産業分工調整中找準定位,成為向開放型經濟轉型最成功的發展中國家之一,成功抓住了自身發展的歷史性機遇。今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最大貨物出口國、第二大貨物進口國、第二大對外直接投資國、最大外匯儲備國、最大旅遊市場,成為影響世界政治經濟版圖變化的一個主要因素,國家綜合實力和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升。

  開著門,世界能夠進入中國,中國也才能走向世界。主動融入經濟全球化,不斷擴大對外開放,讓中國實現了同世界關係的歷史性變化——從紅利分享,到紅利互動,再到今天中國開始給予世界更多紅利。從國內生産總值貢獻率看,2001年中國實際國內生産總值對全球貢獻率為0.53%,2016年這一指標躍升至33.2%。中國已連續3年穩居世界第一貨物貿易大國地位,成為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預計未來5年,中國進口總額將達到8萬億美元,利用外資總額將達到6000億美元,對外投資總額將達到7500億美元,出境旅遊將達到7億人次。這將為世界各國提供更廣闊的市場、更充足的資本、更豐富的産品、更寶貴的合作契機。

  “面對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正確的選擇是,充分利用一切機遇,合作應對一切挑戰,引導好經濟全球化走向。”中國深度融入經濟全球化的故事已經寫入世界歷史,其獨特經驗和思考,成為越來越多國家所重視的“發展智慧”。實踐證明,主動順應世界發展潮流,不但能發展壯大自己,而且可以引領世界發展潮流。

  (三)

  當前關于經濟全球化的諸多迷思之中,最根本的問題,無疑是經濟全球化究竟能否持續。

  對此,習近平主席站在歷史發展的高度,作出了明確回答:“歷史地看,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産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不是哪些人、哪些國家人為造出來的。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各國人民交往。”

  回溯過去幾十年來經濟全球化演進歷程,科學技術發展是經濟全球化的動力,跨國公司全球貿易和投資是經濟全球化的載體,全球産業轉移和資源重新配置是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內容和標志。今天,人們審視經濟全球化未來走向,應該客觀看到這三個要素並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正因為此,有學者評論指出:“全球化還處于幼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它遭遇的是成長的煩惱,而不是暮年的生命力不再。這不是全球化退場的時刻,這只是從舊的全球化走向新的全球化的轉折時刻。”

  從發展動向來看,當前新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正孕育興起,國際分工體係加速演變,全球價值鏈深度重塑,這些都賦予經濟全球化新的內涵。不久前,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布報告指出,今天跨境寬帶數據流量相比2005年增長了45倍。這不僅是信息和觀念的交流,而且支撐著巨量的商品、服務、資本和人員往來。更為重要的是,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小型公司、初創企業乃至個人,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門檻大大降低。眼下,約9億人使用社交網絡與朋友或同事跨境交流,約3.6億人參與跨境電子商務。與此同時,人員跨境流動仍處于增長趨勢,並超過全球人口增速,全球大約總計有2.22億人口生活在出生國以外。

  即使從問題導向看,解決當今世界面臨的各類問題,也早已離不開“全球化”思維。今天,每一秒鐘都是馬克思所説“世界歷史”中的全球性時刻。一個嶄新的世界,倒逼著全球治理的升級,呼喚著世界觀念的轉變。這也是為什麼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發出警告,今日世界的危險之處,在于經濟危機引發的短視保護主義反應可以遏止半個世紀以來推動經濟發展並使數億人脫離貧困的經濟全球化,但各國面臨的諸多問題,不會如一些人所願改變其“全球”屬性。

  不畏浮雲,極目遠望。如果説經濟全球化的歷史教會了我們什麼,其中很關鍵的一條就是,人雲亦雲地唱衰經濟全球化非但無助于解決眼前問題,反而加大解決問題的成本;從歷史演進的長遠視角著眼,準確把握經濟全球化演進的大方向,才能為走出當前困境提供指引。正如習近平主席在演講中所指出:“世界經濟的大海,你要還是不要,都在那兒,是回避不了的。想人為切斷各國經濟的資金流、技術流、産品流、産業流、人員流,讓世界經濟的大海退回到一個一個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

  (四)

  當然,選擇融入經濟全球化,不應該等同于無視反全球化聲音始終伴隨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事實。為何經濟全球化始終難以擺脫質疑之聲?當下反全球化思潮在國際上特別是西方國家集中爆發、愈演愈烈,深層原因又是什麼?

  歸根結底,眼前的問題是經濟全球化“雙刃劍”內在特徵的必然結果。

  習近平主席把這個道理講得很清楚:“當世界經濟處于下行期的時候,全球經濟‘蛋糕’不容易做大,甚至變小了,增長和分配、資本和勞動、效率和公平的矛盾就會更加突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會感受到壓力和衝擊。反全球化的呼聲,反映了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不足,值得我們重視和深思。”

  分析眼下經濟全球化遭遇的困境,就必須看到,當前世界經濟長期低迷,貧富差距、南北差距問題更加突出。根源何在?習近平主席強調指出了當前經濟領域沒有得到有效解決的三大突出矛盾:全球增長動能不足,難以支撐世界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全球經濟治理滯後,難以適應世界經濟新變化;全球發展失衡,難以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

  這其中,收入分配不平等、發展空間不平衡問題,無疑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一些國家社會動蕩的重要原因。事實上,如何解決公平公正問題,一直是經濟全球化面臨的首要難題。研究經濟全球化問題的著名學者布蘭科·米拉諾維奇曾在10年前以歐洲足球聯賽來揭示經濟全球化在這方面的弊端。阿森納、巴塞羅那等大牌球隊在全球范圍招攬優秀球員,比賽成績由此得到確保;但是,隨著歐洲各大聯賽逐漸“全球化”經營,能夠躋身歐洲精英行列的球隊總數卻不斷減少,窮國或者小國的球隊,幾乎再也無法復制布加勒斯特星隊(羅馬尼亞)、貝爾格萊德紅星隊(塞爾維亞)曾經的輝煌,贏得歐洲冠軍似乎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需要看到的是,當前反全球化、民粹主義思潮在西方國家大行其道,也同政治領域出現的弊端密不可分,經濟發展和利益分配出了問題,隨後經濟問題又被政治化包裝和情緒化表達,最終導致社會分裂加劇。在西方一些政治力量看來,“抽象地反對全球化,顯然比直面具體的政策問題容易多了”,一些人扯起保護主義旗幟,高喊反對經濟全球化的口號,甚至到處找替罪羊,無端指責發展成功的國家,試圖把民眾注意力從國內引向國外。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芮捷銳不久前指出,當前經濟全球化在一些國家面臨“領導力赤字”,沒有人敢于向公眾説明經濟全球化的益處。美國著名評論家扎卡利亞則在《後美國世界》一書中批評説,美國完成把世界“全球化”的歷史重任後,忘記了把自己的視角和心態也“全球化”。

  正是經濟因素與政治因素、國內問題與國際問題的相互交織,為經濟全球化的未來增添了諸多不確定性。有問題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直面問題,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思路。這也是為什麼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經濟學家約瑟夫·斯蒂格利茨始終強調,“全球化及其不滿情緒所傳達的主要信息是,問題並不在于全球化,而在于如何管控這一進程”。

  “善治病者,必醫其受病之處;善救弊者,必塞其起弊之原。”治愈“反全球化綜合徵”,根本在于有效解決當今世界經濟在增長、治理、發展模式方面存在的問題。著眼于引領世界經濟走出困境這個最迫切的任務,習近平主席在達沃斯會場明確提出了中國方案:堅持創新驅動,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堅持與時俱進,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堅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

  “領導力:應勢而為、勇于擔當”,中國方案,正是此次達沃斯論壇年會主題所承載的期待。

  (五)

  “只要我們牢固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攜手努力、共同擔當,同舟共濟、共渡難關,就一定能夠讓世界更美好、讓人民更幸福。”凝聚古老歷史文化的東方智慧,再次為全球治理注入新的內涵。中國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背後正是命運共同體意識提供的哲學指引。

  經濟全球化在西方國家遭遇變局之際,越來越多目光投向發展中國家,探尋新的動力之源。中國是發展中國家共同推動經濟全球化繼續發展的重要代表。今天,世界對中國的期待進一步提升,這是中國道路的成功帶給世界的信心。

  道路決定命運。正是依靠這條從本國國情出發確立的、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的、改革創新的、在開放中謀求共同發展的道路,中國不僅自身取得了巨大發展成就,也為世界提供了機遇。當下,國際貿易潮水回落,跨境投資低迷不振,經濟全球化困頓乏力。但中國開放態度一以貫之,積極倡導讓更多人共享經濟全球化的好處。

  “我們將繼續深入參與經濟全球化進程”,這是中國信心的宣示。2016年9月,在中國杭州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中國提出共同構建創新型、開放型、聯動型和包容型世界經濟的主張。全球貿易增長戰略、全球投資指導原則,兩份具有歷史意義的文件,為經濟全球化進程注入動力。

  “我們要堅定不移引領經濟全球化進程”,這是中國決心的宣示。2016年11月,在秘魯利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中國重申“以開放謀共贏,以融合促繁榮”的全球化立場。

  達沃斯講臺,中國作用、中國影響再次彰顯。

  “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為全球經濟穩定和增長提供了持續強大的推動。中國同一大批國家的聯動發展,使全球經濟發展更加平衡。中國減貧事業的巨大成就,使全球經濟增長更加包容。中國改革開放持續推進,為開放型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重要動力。”平衡、包容、開放,習近平主席用中國實踐告訴人們,在開放中分享機會和利益、實現互利共贏,這是化解當前圍繞經濟全球化各種質疑的關鍵。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推動改善全球經濟治理、大力建設共同發展的對外開放格局,就是積極致力于讓經濟全球化進程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續。今天,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一帶一路”建設為經濟全球化繼續深入發展帶來新的哲學思維,正在推動經濟全球化進入包容性新時代。可以説,“一帶一路”倡議來自中國,但成效惠及世界。法國《回聲報》此前評論稱,今天的中國以自身驚人的能量帶動了其他國家發展,在世界經濟中扮演了鼓手角色,賦予全球經濟節奏感。

  把握時勢,是每個國家走好發展之路的關鍵。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人們深深體會到,一個國家能不能富強,一個民族能不能振興,最重要的就是看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能不能順應時代潮流,掌握歷史前進的主動權。在圍繞經濟全球化的迷霧令許多人心生迷茫的當下,尤其需要明確方向,辨清路徑。中國願同世界一道,主動把握歷史演進趨勢,在參與經濟全球化進程中,注重同各自發展實踐相結合,注重解決公平公正問題,讓發展更加平衡,讓發展機會更加均等、發展成果人人共享,提升發展公平性、有效性、協同性。

  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也;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也。今天,中國在全球舞臺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其底色正是一種超越民族國家和意識形態的“全球觀”,表明中國人民期盼著同各國人民一起,共同建設一個更加和諧的地球家園,實現對每一個國家、每一個人的尊重。面對經濟全球化時代不同國家、不同人群的隔閡與疏離,中國主張把握人類利益和價值的通約性,在國與國關係中尋找最大公約數,以“找共通”而不是“找不同”的出發點審視世界,推崇“不是要營造自己的後花園,而是要建設各國共享的百花園”的發展觀,推崇“開放包容”而不是“相互衝突”的文明觀。

  達沃斯見證,中國懷抱命運共同體哲學,同各方一道,共同承擔起改善世界的責任,引導經濟全球化進程向著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發展,為人類探索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責任編輯: 錢中兵 ]

Copyright © 2000 - 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