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二十國集團反腐敗工作組共同主席、中央紀委監察部國際合作局有關負責同志專訪

2016年09月06日 16:23:2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9月6日電 題:二十國集團反腐敗工作組共同主席、中央紀委監察部國際合作局有關負責同志專訪

  新華社記者羅宇凡

  9月4日至5日,二十國集團(G20)杭州峰會成功召開。G20領導人一致批準通過《二十國集團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在華設立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二十國集團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等重要反腐敗成果文件。這些反腐敗成果係G20反腐敗工作組達成,經峰會協調人會議核可後提交峰會通過,是G20杭州峰會的重要成果。為深入了解G20反腐敗成果,記者對今年G20反腐敗工作組共同主席、中央紀委監察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蔡為進行了專訪。

  記者:請介紹一下G20反腐敗工作組的基本情況。

  工作組共同主席:反腐敗是世界各國政府面臨的共同任務。歷史和現實證明,經濟可持續發展離不開有效的全球治理,反腐敗正是當前全球治理主要議題之一。而且,在全球化背景下,腐敗犯罪越來越呈現出跨國(境)趨勢,反腐敗國際合作勢在必行。G20作為匯聚世界最主要經濟體的國際合作機制,理應在反腐敗領域發揮領導力,在全球發揮表率作用,推動反腐敗合作。鑒此,G20領導人于2010年在多倫多峰會上即宣布成立了反腐敗工作組。

  反腐敗工作組採取共同主席制,由當年G20輪值主席國和另外一個成員國擔任。工作組每年舉行三次會議,前兩次會議分別在共同主席國召開,第三次會議在位于法國巴黎的經合組織(OECD)總部召開。參加工作組會議的代表除了各成員國反腐敗機構之外,聯合國、經合組織、世界銀行等相關國際組織也派代表參加。經過多年發展,G20反腐敗工作組已成為當前國際反腐敗領域最活躍、最重要的合作機制,是全球反腐敗合作的風向標。中央紀委監察部一直代表中國牽頭參加G20反腐敗工作組的工作。今年,我國是G20峰會主辦國,中央紀委監察部擔任反腐敗工作組主席,並邀請了英國內閣辦公廳擔任共同主席。

  記者:作為G20主席國,中國在G20反腐敗成果設計時是如何考慮的?G20反腐敗成果在反腐敗工作組范圍內如何達成?

  工作組共同主席:十八大以來,中央高度重視反腐敗國際合作和追逃追贓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加大對外協調工作力度,努力構建國際反腐敗新秩序。中央紀委監察部積極利用擔任G20反腐敗工作組的歷史機遇,按照王岐山書記的指示精神,提前謀劃,主動布局,將落實總書記要求作為成果設計的出發點和立足點。為此,在核心成果設計上,無論是“追逃追贓高級原則”和“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還是在華設立G20追逃追贓研究中心的主張,都充分反映了中國對反腐敗國際合作的立場和關切,這些成果的最終推出,必將成為國際反腐敗新秩序的重要組成部分,增強我在這一重要領域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G20實行協商一致的工作原則,即每一個成果文件必須得到所有成員國的認同才能得以通過。在充分研究和總結國際社會對于反腐敗追逃追贓的認識和做法基礎上,我們起草了“追逃追贓高級原則”“在華設立G20追逃追贓研究中心概念文件”“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等成果文件。在磋商過程中,先後6輪反復徵求並充分吸納G20成員國和相關國際組織的意見近800條,通過耐心細致的交流溝通,各方增進了理解,建立了信任,妥善處理了分歧。目前的成果文件是凝聚各方共識的産物,是G20各方集體智慧的結晶。中方作為工作組主席付出的努力也得到各方讚賞,不少代表表示“被中方的真誠感動”。當工作組共同主席宣布通過成果文件時,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記者:G20通過這些反腐敗成果,與中國近年來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工作有何聯係?

  工作組共同主席:今年G20反腐敗成果的通過,是建立在中國近年來對內懲腐肅紀、打“虎”拍“蠅”,對外追逃追贓、積極合作的基礎上,同時也將推動各方進一步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高度重視並積極推動反腐敗國際合作和追逃追贓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腐敗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們追回來繩之以法,要切斷腐敗分子的後路。2014年以來,我國先後開展“天網2014”、“天網2015”行動,已從70余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1915人,追贓金額74.7億元;2015年4月集中曝光的“百名紅通人員”已有三分之一(33人)落網。

  中方從2014年開始,旗幟鮮明地提出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的主張,這不僅是國內反腐敗工作的需要,也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共同訴求和反腐敗國際合作的發展趨勢。中方主張佔據了道義制高點,贏得了包括G20在內的國際社會廣泛支持,極大促進了追逃追贓國際合作的開展。中國反腐敗追逃追贓工作所取得的成效,也證明我們的主張不是“紙上談兵”,而將切實推動國際反腐敗務實合作,促使各國共同有效打擊跨國腐敗犯罪活動。這些都為我們今年擔任G20反腐敗工作組主席奠定了基礎,積累了經驗。

  記者:2014年中國擔任APEC輪值主席時通過了《北京反腐敗宣言》,《北京反腐敗宣言》和《高級原則》之間存在怎樣的關係?

  工作組共同主席:《北京反腐敗宣言》是第一個由中國主導起草的國際性的反腐敗宣言,是中國第一次以國際文件的形式明確提出加強反腐敗追逃追贓等務實合作的“中國主張”,充分體現了中國在加強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方面的關切和立場。《宣言》經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批準通過,集中反映了各經濟體就APEC反腐敗合作重點及發展方向達成的共識,對于引領亞太地區反腐敗合作朝追逃追贓等務實合作方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高級原則》是《宣言》的繼承、延續和發展。為什麼這麼説?一是較之《宣言》,《高級原則》的推出建立在我國強力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並取得一係列成績的基礎上,所提出的合作目標、措施和路徑更明確、更具體,進一步闡釋了中方關于反腐敗追逃追贓的主張。二是《高級原則》是G20框架下的成果。G20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大國協商共治機制,層次更高,影響更廣,而且它的成員國多為西方發達國家,是中國外逃腐敗分子的主要隱匿國。這表明中國關于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的倡議得到了更廣泛國家的認可,在國際社會享有更大的影響和更穩固的根基。

  記者:《二十國集團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的主要內容是什麼?

  工作組共同主席:《高級原則》旨在強化G20加強追逃追贓合作共識,為追逃追贓國際合作制定規則、創造有利條件。《高級原則》開創性地提出了“零容忍、零漏洞、零障礙”概念,即對外逃腐敗人員和外流腐敗資産零容忍,國際反腐敗追逃追贓體係和機制零漏洞,各國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時零障礙。在具體的10條原則中,第1、2條強調態度上的“零容忍”,要求各成員國認識到跨境腐敗的危害,承諾加強合作;第3至5條強調制度建設上的“零漏洞”,著眼于從預防腐敗分子入境、建立國內協調機制和完善合作法律框架3個角度打造全面係統的追逃追贓國際合作體係;第6至10條落腳于執行層面,要求各成員國為追逃追贓工作創造有利條件,開展追逃追贓信息和情報交流、個案合作、勸返、資産返還等合作。

  記者: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的作用和意義是什麼?

  工作組共同主席:該研究中心是第一個面向G20成員國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的機構,不僅為G20成員國開展相關合作搭建了有利平臺,將來還會為反腐敗國際合作規則制定提供智力支持。利用G20平臺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研究,既能突出重點研究G20國家,又能有效利用G20國家的專家資源。在中國設立研究中心,並得到G20成員國一致歡迎和支持,體現了中國在國際反腐敗領域的地位和影響,體現了中國在追逃追贓等反腐敗國際合作領域的領導力。G20各國願意以此為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提供智力支持和技術援助。其中,腐敗分子外逃主要目的國美、加、澳、新等西方主要發達國家積極支持與配合;金磚國家等發展中國家在追逃追贓方面有共同訴求,對研究中心充滿期待。

  記者: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如何運作?

  工作組共同主席:研究中心由北京師范大學設立。北師大在追逃追贓問題上具有很強的研究實力,其下屬刑事科學研究院設有追逃追贓專項研究機構,擁有對國際追逃追贓問題有係統深入研究的專家學者。

  研究中心不屬于國際組織或多邊機制,不設秘書處或理事會。G20成員以及對此感興趣的國家和國際組織可自願推薦專家、專業人士和其他相關人員協助研究中心開展特定議題的研究。研究中心將圍繞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主要開展如下領域的研究:一是G20國家中主要外逃目的國的追逃追贓相關法律法規,通過與國內法律法規相比較,尋找合作突破口;二是國內相關法律法規,尤其是如何完善追逃追贓相關內容,如“違法所得特別沒收程序”;三是與G20追逃追贓合作密切相關的內容,如引渡、司法協助、資産返還立法和實踐等;四是相關重點研究領域,如跨國商業賄賂、投資移民政策等。

  研究中心將通過多種形式開展工作,如專題研究、學術研討會和培訓等。同時,逐步探討成果應用和分享方式,加強研究成果的利用。

  記者:《二十國集團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出臺的背景和主要內容是什麼?

  工作組共同主席:G20自2010年設立反腐敗合作機制以來,每兩年制定一次反腐敗行動計劃,作為G20成員開展反腐敗合作的指導性文件。行動計劃在各方充分協商的基礎上,設定未來兩年內G20反腐敗工作組的工作方向和重點合作領域。今年,中國作為G20主席國,帶領反腐敗工作組制定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劃,將務實合作、私營領域廉潔性與透明度、公共領域廉潔性與透明度、腐敗易發領域、國際組織反腐敗、能力建設等8項內容,設立為未來兩年工作重點。

  相比較之前的行動計劃,此次行動計劃的一個特點是“務實合作”的比重上升,被列為G20反腐敗首要合作領域,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重要性進一步凸顯。G20各方進一步承諾共同調查和起訴腐敗犯罪,追繳腐敗所得,拒絕腐敗分子入境,拒絕成為腐敗分子避風港,加強國際合作,包括以《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為原則開展司法協助和引渡合作。

  記者:G20反腐敗工作組在反腐敗追逃追贓領域開展了哪些合作?

  工作組共同主席:在中國的大力推動下,工作組在如下方面加強了追逃追贓務實合作:一是強化國際反腐敗執法合作的政治承諾,推動G20峰會就加強反腐敗追逃追贓務實合作達成重要共識,敦促各國切實履行承諾,取得務實合作成果。二是通過了《拒絕避風港原則》、《刑事司法協助原則》和《資産返還國際合作國別指南》,舉辦司法協助研討會,鼓勵通過司法協助等手段,通過民事和行政等程序,追回腐敗人員和所得,消除腐敗避風港。三是建立了“拒絕腐敗分子入境”執法合作網絡,確定並不斷更新各國“拒絕腐敗人員入境”的聯絡人員,鼓勵各成員建立雙邊信息溝通機制,便于對腐敗分子出逃及時通報信息,迅速作出反應,阻止腐敗分子入境;舉辦了兩次專家會議,專門就各項具體問題進行討論,包括各國執法機構和體係介紹、開展拒絕腐敗分子入境合作的機遇和挑戰等。

  記者:G20成員國幾乎都是大國,差異性和多樣性顯著,請問作為主導今年工作的工作組主席,您有哪些感受?

  工作組共同主席:G20成員國既有發達國家,也有發展中國家,國情不同,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的需求和主張也不同。反腐敗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涉及社會政治、經濟各方面,特別是各國法律制度的差異給我們的合作帶來了一定障礙。但是,可以看到,G20反腐敗工作組自從2010年成立以來,引領了反腐敗國際合作的潮流,在主要合作議題上達成了係列共識。作為今年工作組的主席,我的感受主要有兩點:一是國內反腐敗工作的良好發展勢頭為當好主席提供了根本支撐。中方作為主席國,在反腐敗問題上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地提出自己的合作主張和利益訴求,源于對自身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的高度自信,源于對中央開展反腐敗工作決心、舉措、成效和前景的高度自信。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講好中國故事,才能把握合作的正確方向。同時,中國在此次峰會推動通過的反腐敗合作成果,體現了G20各成員國、有關國際組織和廣大國際社會對我們國內反腐敗工作的理解、肯定和支持,説明反腐敗追逃追贓的概念已經在國際上落地生根。二是構建反腐敗國際合作新秩序需要進一步加強研究,持續發力,不斷發聲。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腐敗犯罪日益呈現出跨地區、跨國境趨勢。各國對于合作打擊跨境腐敗,促進經濟健康發展的共識逐步形成,此次G20峰會取得的積極成果將進一步深化這一政治共識。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各國對反腐敗國際合作的內涵,理解各異,重點不一。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加強對反腐敗國際合作重點專題的研究,把握合作的主動權;必須積極發聲,講好中國的反腐敗故事,明確提出我們的合作訴求,努力構建以追逃追贓為基礎的反腐敗國際合作新秩序。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570111952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