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英美“特殊關係”會否一脫就變

2016年07月02日 08:13:18 來源: 文匯報

  美歐關係是西方世界的核心,英美更是西方世界的“關鍵少數”。由于兩國長期在地緣政治與國際戰略中打意識形態之牌,逐實用主義之利,遙相呼應,進退與共,在大國博弈中結成“特殊關係”,故被稱為大西洋東西兩岸最佳搭檔。

  英國“脫歐”,牽一發而動全身,引發戰後形成的美歐關係深度調整與重組。戰略界因此密切關注英美“特殊關係”會否搖搖欲墜,甚或回歸“自然”?白宮新主會否“親歐疏英”,進而導致英美乃至歐美關係重新洗牌? 大西洋聯盟會否不可避免地弱化、分化?

  二戰期間,英美攜手參戰,丘吉爾把這組關係提升到“特殊”的政治高度;戰後,美英合力構建國際經濟體係,並在“守成”與“新興”的博弈中,塑造了雙邊關係“特性”;冷戰時代,撒切爾夫人不遺余力推進與裏根政府合作,翻開“特殊關係”新篇章;冷戰後,小布什與布萊爾,奧巴馬與卡梅倫,更是不斷拔高、突出這組關係的特性。

  物有本末,事有始終。英美“特殊關係”的形成,除兩國首腦的政治眼光、戰略思維鑄就其戰略觀、安全觀、合作觀之“特”外,還具備搞“特殊化”的條件與資本:軍事力、情報力、外交力。兩國憑借如下平臺,合拍共振,放大影響,得以在世界強國之林中平地起高樓。

  其一、英國是北約成員,作為歐洲頭號軍事強國,堅定追隨美國軍事戰略,在成員國中派出的部隊人數最多;參與北約在歐洲東部的軍事活動,以及大規模軍備發展計劃;英國還是美國領導的F-35戰鬥機項目最大的海外投資國。

  其二、英國憑借情報收集與分析優勢,躋身美國牽頭的情報合作“五眼聯盟”(美英澳新加)。除英國外,歐洲尚無一國進入如此敏感的合作領域。因為“歐盟內部並無多少情報可共享”,英美情報共享得益于英而非歐。

  其三、英美兼具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身份,在重要外交政策上美唱英隨、觀點接近。尤其在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國際戰略安全事務上,通常都由美國打頭陣,英國當拉拉隊,形成外交合力不走形。

  從如上軍事、情報、外交等諸方面看,英美“特殊關係”的“基礎依然未變”。當然,“脫歐”導致英國在歐洲舞臺上的後退,勢將削弱其充當美歐橋梁、引導歐洲政策、提醒白宮關注歐洲等“窗口”與“叫醒”功能,進而導致喪失對美的外交籌碼,對這組關係“去特殊化”構成直接影響。

  華盛頓正重新評估這組關係。奧巴馬總統6月24日表示,美英特殊關係經得起英國“脫歐”的衝擊;堅稱這組“特殊關係”不懼衝擊;英“仍是美國外交、安全和經濟政策的重大基石”。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裏?克林頓也表示,將致力于維持美國和英國、歐洲的關係。

  美國戰略界多持不同看法,認為英國“脫歐”勢將衝擊跨大西洋安全合作,對美英特殊關係和美國利益都是重大挫折;美國為戰略止損,不得不加強與其他重要歐洲盟友的接觸,將外交重心轉向法德軸心,進而“在柏林和巴黎作出最重要決定”。

  無動而不變,無時而不移。英國“脫歐”導致英美“特殊關係”出現變化甚至轉折,美國朝野見仁見智實屬正常。鑒于事件的“蝴蝶效應”仍未止息,後續影響難以預料。消息盈虛,終則有始。這對關係的“去特殊化”或長期且緩慢,會逐漸顯出其真面目。(作者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原院長 陸忠偉)

 

【糾錯】 [責任編輯: 雷東瑞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291095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