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裏有個姑娘叫小芳

2020-05-25 08:45:00 來源: 新華社

“村裏有人確診了!”

2月5日

這個消息讓小山村炸了鍋

早在去年臘月

從武漢務工返村就有76人

作為從業20年的村醫

小芳主動挑起疫情防控重擔

挨家挨戶給村民體檢

背起幾十斤重消毒液消殺

拖著音箱沿路宣傳

演講·實錄:

  2月5號的時候,我們村確診了一名新冠肺炎病人。當時這個消息一傳開,村民們都沸騰了,沒想到病毒這麼快就在我們的周圍發生了。我們村裏的幾位同志,每家每戶地逐一給他們解釋:這個病毒是可防可控可治的,讓他們不要恐慌。

  我們建了一個微信群,專門給他們發怎麼預防新冠肺炎和呼吸性疾病的知識。我主要是入戶老百姓家,給他們每個人測量體溫,排查他們的健康狀況,以及拖著音箱給他們宣傳。老百姓都非常配合我們的工作,都不出門在家宅著。

  後來,我們村76名從武漢回來的務工人員,他們的身體狀況都非常好,沒有一個被感染,也沒有一個有其他呼吸道症狀。

  疫情防控期間,我們的任務非常重,沒有時間照顧家裏。早上我出門的時候,兩個小孩都沒有醒。大的13歲,小的才4歲多一點,大的孩子只會做面條,每天就給小的那個煮面條吃。疫情期間,他們的生活就這樣拖過去了。

  老百姓知道我們那時候食物比較匱乏,我們平時都是買菜吃,他們就悄悄地給我打電話,把那些食物送到我的樓下,我真的非常感動。

  我從2000年5月12號從事村醫職業,到今天為止已經20年了。平時,我每天都是五點鐘起床,上午接診病人,下午吃過午飯之後,就去給村民做隨訪。

  那時候回來得比較晚,有時候要抄近路,會走村裏的田埂,但田埂上特別滑。有一次,我就不小心掉到了田裏,回來的時候全身都是泥。孩子笑我:“媽媽,你怎麼搞成泥人才回來?”

  2013年的時候,我開始學中醫這一塊。因為那時比較流行打吊瓶,很多村民以為打吊瓶是無所不能的。後來,我的一個同事就介紹我們到北京去學習中醫理療。

  基本上在2015年的時候,我這個衛生室就告別了“吊瓶時代”。我們住在農村,每天都是肩挑背磨地幹活,村民的腰腿痛和風濕病都特別多。後來,經過艾灸和中醫調理,很多村民身體都有很大的改變。

  現在,我們的基層醫療條件比原來好多了。我們剛開始上班的時候,每個村衛生室都是老木頭房子,現在都是寬敞明亮的水泥房了。還有政府現在出臺的改水改廁政策,現在你到每家每戶去,都非常整潔,也非常漂亮。整潔漂亮的同時,很多疾病也就減少了。

  在我們村裏治病的病人,假如有很多東西我們不理解,我們可以通過遠程視頻找其他醫院的醫生;假如我們這個地方不能解決,也可以給他們轉診,讓他們少花錢,上最好的醫院治病。

  鄉村醫生待遇這一塊,國家從頂層出發,現在每年也在加大這方面的投入。我們的收入原來是每年4000多塊,現在是3萬多塊,每年都在不斷地改善。

  今年兩會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比較特殊,我們安排在5月份到北京開兩會。作為一個工作在基層的全國人大代表,能把老百姓最想解決的問題帶到兩會上,我感到肩上的擔子特別重。

  今年是我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之年,我希望我們的日子越來越美好,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人大代表在哪裏?

她在村民家中隨訪

每天起早貪黑

幾乎沒有節假日

時刻牽挂著大家的健康

人大代表在哪裏?

她在衛生室裏接診

24小時隨時“待命”

努力讓村民花最少的錢

得到最好的治療

人大代表在哪裏?

她在崎嶇的山路上

十年如一日

多次放棄外出掙錢的機會

腿腳落下病根

人大代表在哪裏?

她在人民大會堂

履職盡責

把基層百姓的聲音

帶給黨中央

今年是我國

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決戰脫貧攻堅之年

也是“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

許多像楊芳一樣

來自基層的青年

成為代表或委員

走進人民大會堂

[責任編輯: 陳澤西 ]
村裏有個姑娘叫小芳-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2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