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暉:
中國古人竟然這樣玩轉“香水”
  【《有話》第38期:中國古人竟然這樣玩轉“香水”】作為一名精致的當代人,擁有一瓶甚至多瓶香水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但如果你以為香水是從近代由歐洲傳過來的舶來品那就大錯特錯了,早在公元八世紀香水就逐漸以各種形態出現在了中國人的生活中,而且從古至今香水也都不是女人的專利,白居易、蘇軾都是衣服飄香的文人雅士,“鐵面包拯”的原型人物之一更是所到之處,處處留香。古人的香水不光是用的,還能是吃的,甚至成為了燒烤調料、保健用品。本期《有話》邀請專注古代文化創作的作家孟暉為我們分享古人是如何玩轉香水的。

  大家好,我叫孟暉,是一名喜歡探索中國古代物質文明的作家。很多人都有一種印象,他誤以為香水是從歐洲傳來的,是西方的産物,在19世紀下半葉才由歐洲來到中國。實際上中國人早就在使用香水、了解香水,有將近一千年的歷史都是知道香水是怎麼回事情的。

  在公元八世紀的時候,西亞的阿拔斯也就是黑衣大食。那裏的能人巧匠利用當地特産的芳香玫瑰花完成了蒸餾香水這樣一個技術創新,成了標志性的作品,不僅黑衣大食的上層社會特別重視、享受這種産品,它還成了重要的出口商品。

 

  到了公元十世紀的時候,玫瑰香水就進口到了中國。據《新五代史》記載,後周顯德五年(958年),佔城國王進貢了15瓶薔薇水,這個是中國史書中關于玫瑰香水的最早記錄。也是在宋代,蒸餾香水技術也傳入到了廣州,在廣州形成了香水蒸餾産業。當時廣州是用茉莉花、素馨花來作為這種很貴的薔薇露的替代品,也很受歡迎。所以我們中國人了解蒸餾香水的技術,也是有將近上千年的歷史的。

  在西亞,薔薇露是用來灑在衣服上或者抹在身上的。宋代人是知道這種做法的,但是宋代人沒有直接採用。在宋朝薔薇露主要有兩個用處,一個是美容化粧、另外一個是合香。美容化粧的用途是,比如説很多女性洗完頭發之後,會用薔薇露抹在頭發上然後反復梳理,她認為這樣可以潤發養發;還有就是化粧的時候,用薔薇露把粧粉給調成濕粉抹在臉上,這樣既養顏同時還起到香水的作用。但是在宋代,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用途就是合香,宋朝人在生活中是一刻也離不開香氣的,朝堂上要焚香、書齋上要焚香、晚上睡覺的時候睡帳裏都要焚香;另外男人和女人一樣,衣服都要熏香。當時有一個突出的例子就是趙抃,包公現在是人人都熟悉的形象,北宋政治家趙抃就是原型人物之一。在他的住處放著一只大熏籠,他每次脫下衣服來平鋪到這個大熏籠上,這樣就是熏香,等他再穿起衣服來的時候衣服就很香了。他搬家以後,再新搬進來的人家就發現,他的住處幾個月的香氣都不散,就是因為長期熏香的結果,把這個住宅的墻壁房間全部都給染上香氣了。

  在傳統生活中,有教養的男士都愛穿熏香的衣服,無論白居易也好、蘇軾也好都是衣服飄香的文雅男士。當時宋代還有一個流行的説法,叫梅香竇臭。一個叫梅詢的大臣,他每天早晨起來辦公之前,穿上官服之後,是站到香爐上面熏自己,連衣服帶官袍一起熏。熏夠了之後,他把這兩個袖口兜住走,到辦公地點坐下之後把袖口一松,這個兩袖口的香氣就飄出來把整個的辦公場所都熏香了。

  北宋的貴婦,她有重大活動外出的時候怎麼辦呢?她是在兩個袖口裏頭,每個袖口都垂一個香球,這個香囊裏頭是有平衡儀的,可以焚著香餅但是不灑漏不著火,然後旁邊有一個或者兩個小丫鬟也提著一個香球。這樣的外出,車走過的一裏地都是香氣的,所以宋代是一個人人飄香的時代。另外它還有很多讓身體飄香的辦法,比如説戴香珠串,更多是戴香囊,甚至扇子上要戴香扇墜;另外當然還有一個很日常的做法,就是焚香。所有這些香品都是合香,也就是用多種香料合在一起做成復合香調的香品。

  我們今天的香水講究層次,有前調、後調、基調,這個在宋代的香品中也都是講究的。其中有一種叫東閣雲頭香,它就是以沉香作為主料,另外還要加入龍腦、麝香、番紅花等好多種香料,用薔薇水把這些香料的細粉給調在一起再用模子給翻成花形的小餅,這種花形的小餅可以在爐子中間直接地焚,也可以作為佩香挂在身上,起到香水的作用。

  在西亞和中亞,薔薇水不僅是美容和香身的,它同時也可以飲用和食用,而且被認為有特定的藥效。這個觀念在元代的時候就開始傳入中國,像元代有一本飲食書叫《飲膳正要》,裏頭就很有意思。它提到兩種烤串,一種是炙羊心,一種是炙羊腰。在烤的過程中,是要用薔薇水泡番紅花,反復地在這個羊心和羊腰上刷,所以這個最終的烤串是飄著玫瑰花水的香味的。

  我們都知道在明朝的時候,有一些歐洲傳教士來到了中國,他們帶來的信息之一,就是歐洲人喝的藥是蒸餾成的。很快中醫就把這個做法融入到了自己的體係裏,認為用天然花草蒸餾的清露,它是吸取了精華,所以營養特別高、藥效最大。于是從明朝開始,香水在中國人的生活中就有一個新的重要用途,那就是保健飲料。這時候明清人管這種香水叫花露,也叫香露。據記載明代的天啟皇帝生重病之後,就有一位大臣進獻了一種叫做靈露飲的制作方法,但是這個靈露飲實際上就是米露,用米蒸成的清露,並不神秘。

  花露的使用它是日益廣泛,不僅作為保健飲品,它在飲食中還有多種用途,比如説調點心餡。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做法,就是把各種的花露兌到酒裏頭制成花香型或者果香型的甜酒,有個專門名稱叫露酒。因為明清兩代花露消費很普遍,花露就變成了一種商品,實現了商品化生産,在專門制造香品的這個香鋪裏都有生産和銷售,甚至出現了專門生産花露的廠家。

  如果你很喜歡《紅樓夢》的話,你就會發現《紅樓夢》裏頭就幾次提到花露。它是對當時真實生活的反應,其中最突出的一處描寫就是這個寶玉挨打之後,希望喝這個香的飲料。王夫人就叫丫鬟取來了兩個玻璃瓶,其中一瓶是玫瑰清露,而另一瓶是木樨清露,它實際上就是玫瑰香水和桂花香水。小説中也寫得很清楚,這兩瓶花露它就是兌上水喝的,作為一種補品,喝完之後讓人頭目清涼。芳官為了洗頭的事情跟幹娘打架,後來襲人為了平息事態,就給芳官送去了一些洗頭和護發的東西。其中就有花露油,這個花露油也是真實存在的,蘇州就有生産,它是把花露兌到生芝麻油裏做成頭油。

  通過薔薇露這樣的細節,我們可以感受到海上絲綢之路、陸上絲綢之路在歷史上它是多麼的活躍,而且發揮了多麼豐富的作用。不僅中國有絲綢、瓷器這些重要的産品出口到“一帶一路”沿線各地,同時西亞發明的香水連同香水的制造技術也會傳到中國。

  文明交流它是雙向的,是互通有無的。所以文明交流它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不是一個空泛的概念,它在歷史上是非常具體的,體現在一個個的細節裏。而文明交流的意義呢,它也是為了改善所有人的生活,為所有人制造美好的生活。我想通過薔薇露,我們是能夠感覺到這一點的。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8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