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常年“潛伏”地下室,他帶著機器人衛冕世界冠軍
2019-11-18 09:54:52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小黃魚”

“水下賭城”

“捉鬼”

……

2017-2019年

在國際水下機器人領域

最高級別賽事中

他三次為國“徵戰”

新青年演講第99期

看95後“中國隊長”

周翰文

如何實力“鬧海”

演講實錄 周翰文

  《海底兩萬裏》的扉頁上有這樣一句話:“比天空更深的是海洋。”所以,海洋還有無限的可能。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周翰文,今年24歲,是來自哈爾濱工程大學的一名研三的學生。我和我的團隊連續在2018、2019年兩年獲得國際水下機器人大賽的冠軍。

  今年比賽的主題是“抓鬼”,我們的機器人叫“鐘小馗”,鐘馗是我們民間傳説中一個抓鬼的神仙。我們的設備在比賽過程中,通過聲源的引導,順利地完成了目標的搜索、目標的抓取、目標的撞擊、目標的投擲,還有定點的上浮。

  我連續參加了三年國際水下機器人大賽。第一年參賽的情景我現在還記得非常清楚。那一年我們把水下機器人的核心和它的硬件軟件全部進行了更換,做成了新一代的“小黃魚”。雖然説叫“小黃魚”,但是它一點都不小,有80斤重。所以在美國參賽的時候,我們只能拿車輛運輸它。

  水下機器人跟普通機器人最大的區別,就是它的工作環境是水,普通的機器人是空氣。首先,水下機器人的所有機械結構以及它的設備都必須要有防水的功能,這還不是最難的。水下機器人還有兩個難點:通訊以及導航。

  大家知道,我們在空氣中經常通過電磁波來進行通訊和導航。比如説,我們常用的手機定位裏面的GPS、無線電通訊。但是在水中,電磁波傳播的距離非常短,這就導致我們不能採用電磁波來進行通訊。所以對水下機器人,我們要為它設計專門的通訊與導航係統,這會花非常多的時間。

  參加國際水下機器人競賽的隊友,大部分都來自我們學校最大的一個科技創新社團——E唯協會。有人可能開玩笑説,我們是從地下走出來的冠軍。沒錯,在我們的教學樓的地下有十幾間地下室,它們就是我們的“秘密基地”。

  地下室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模型,各種各樣的無人機。在桌子上、櫃子上擺有很多調試的儀器和設備,同時還擺有很多同學們的洗漱用品。大家為了方便,為了節省時間,把宿舍都搬到了實驗室。

  有一次,我回宿舍的時候,發現鑰匙怎麼開也開不開門,就跟室友打電話。他告訴我:“一個月以前,我們就已經把鎖換了,你一直沒回來,所以不知道這件事。”

  我們現在研發的一些水下機器人已經投入了實際的應用。比如在西氣東輸的一個深洞檢測的項目中,這個隧洞差不多有600米長,水深是50米,潛水員是不敢下去的。所以,這個隧洞已經十年沒有檢修過了。我們的設備在水下連續工作了12個小時,拍攝了近500G的視頻。在巡檢的過程中,發現了有五處螺栓破損的點,還有多處腐蝕點,找到了這些問題,避免了管道的進一步嚴重破損。

  在海産養殖方面,我們也做了一些相關的機器人。現在,海産養殖一般是用蛙人進行捕撈工作。蛙人,也就是我們説的潛水員。潛水員是一個高風險還伴隨著職業病的職業,我們的機器人正好就能代替潛水員做這些事情。

  普通的潛水員只能下潛到二三十米的水深,並且他們到水下是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的。我們的設備最深能下潛到200米的水深,而且我們還搭載了一個水聲定位設備,使機器人到哪裏都知道自己怎麼回家。對于我們操作人員來説,只需要坐在岸上,就可以快速完成所有的捕撈工作。

  這個行業目前還在發展的一個初級階段,我們希望將比賽的技術進行産業化、穩定化,推動行業進步一小步。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國家逐步加強海洋強國的建設,深潛器從無到有,從淺海到深海,也激勵著我們後輩不斷地向深海探索,不斷地為海洋強國做出自己的貢獻。

  我是新青年周翰文,謝謝大家。

2019年8月5日

大洋彼岸的賽場全場沸騰

五星紅旗再次飄揚在

最高領獎臺上

這群“技術宅”

打破了西方壟斷

讓中國成為繼美、加之後

第三個奪冠的國家

這是新一代青年

在國際舞臺上贏得的喝彩

也是為中國“Z世代”(95後)

吶喊的聲音

不分晝夜

不問四季

他們將自己

“釘”在地下實驗室

為國“出戰”

不眠不休

他們將青春

獻給祖國的榮譽

一個大學社團如何“玩轉”國際頂尖賽事?

一個95後如何看待“Z世代”這樣的標簽?

一個理工男如何面對“鋼鐵直男”的評價?

 

青年説×水下機器人世界冠軍周翰文

訪談實錄 周翰文

  問:你覺得自己是學霸嗎?

  答:不是。

  問:為什麼不是?

  答:確實不是學霸。

  問:水下機器人能幹什麼?

  答:抓海參,當然這是海産養殖這一塊。它還可以做一些海洋環境的保護工作,比如説觀測珊瑚的生長情況。它還可以做一些水下搜救的工作,就比如説沉船事故發生的時候,我們的設備可以到水下去觀察。因為我們設備帶有動力定位,它可以抗住水流。水下機器人下去之後,一般會被水流衝走了,但我們的設備有這個係統,能定在原處。

  問:常年做科研,有煩躁的時候嗎?

  答:煩躁是一定有的。我覺得,可能做什麼行業都會有煩躁的時候。有難受的時候,你才能享受高興的時候。

  問:科研要是不出成果怎麼辦?

  答:其實我是這麼想的:比如説,你做了十年的科研,然後最後發現這個東西做不通,但它不光是給我們團隊自己,也能給這個行業別的從業者一個警醒。

  問:在實驗室度過大學時光,以後會不會後悔?

  答:我覺得,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這是自己的自由,它不是什麼要強求的事。只要這個選擇自己覺得是對的,就沒什麼好後悔的。希望大家在遇到自己感興趣的方向的時候,一定要勇敢一點,不要因為你跟朋友不一樣,朋友可能去玩,或者是他們去參加聚會,然後你就不太去做這個事了。如果以後自己的工作能跟自己喜歡的東西結合起來,其實是非常爽的一件事。

  問:你怎麼看待一萬小時定律?

  答:我其實不太讚成一萬小時定律,因為一萬小時要看你是怎麼用。有可能你1000個小時就成了專家,也有可能你10萬個小時也成為不了專家。還是要看方法,實事求是,這個事情確實做了是有用的,那就去做。

  問:你怎麼看待“Z世代”(95後)?

  答:我覺得95後接觸的信息更多一些,想法更開闊一些。可能大家總説我們沒有吃過那些苦,或者沒有經受過那些東西。但我覺得,可能有些苦是沒有必要去吃的,我們會在別的地方吃苦。我覺得,我們應該比我們上一輩的人會做得更好一些。走著瞧,不要笑話我們,我們會做好的。

  問:你覺得大家對理工男有偏見嗎?

  答:搞科研搞得好的人,他其實得有一股“軸”勁,可能就是在平常人看來不太好溝通的一種勁。它用來對待人可能不太好,但是用來對待問題是很有用的。就是有一個問題,它要求刨根問底,這個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他要辨明白,才能把這個問題最後能想透徹。但是與人相處之間,可能就不是這樣。所以,可能大家對理工科的這些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不太善于交流。

  問:你覺得什麼樣的人是新青年?

  答:要有一股韌勁,要有一股衝勁,還要懂得團隊配合,願意為行業發展奉獻自己的精力。

古有諸葛亮造“木牛流馬”

為前線送去軍需

今有科研青年攜水下機器人

不斷向深海邁進

科技興邦,海洋強國

新青年,學無止境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澤西
常年“潛伏”地下室,他帶著機器人衛冕世界冠軍-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58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