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帥!她戴上四道杠,衝進海浪
2019-05-13 10:06:5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雖然全天候隨時待命

準備救遇險者于驚濤駭浪之中

但她希望救援的指示

永遠只是待命

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

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

新青年演講第71期

聽海上搜救飛行員

宋寅

用飛行築起一道海上生命線

  新青年演講:宋寅▼

 

  都説人的出場順序很重要。而我的出場,要麼在大風大雨、驚濤駭浪的惡劣海況裏,要麼在著火、碰撞、擱淺等船舶突發事件的危急情形裏,架著一架直升機出現在海面上,解救茫茫大海中的遇險者。我與我的隊友就這樣成為了漁民口中的“海上救護神”“東海神鷹”。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宋寅,來自交通運輸部東海救助局東海第一救助飛行隊。全國一共只有兩名女海上救助飛行員,我就是其中的一名。2014年底,我正式成為了一名海上搜救機長,也是國內第一代女搜救機長。

  在搶險和搜救的現場,救助隊員的身影,是海上遇險者的一線生機。而大家所不知的是,每一次的出動對我們而言,其實也是一次生死考驗。我印象最深的任務發生在2016年的12月,那是我擔任機長以來,救人人數最多也是最難的一次。

  那天在機場東偏南90海裏,有一艘漁船船艙著起大火。由于當天風大浪高,其他船只根本無法接近救援。作為當天值班的機長,我立即出動,與另一個機組共同執行那次任務。

  當我們起飛沒多久就接到了值班室傳來的消息:新的位置與任務書上的坐標差了20多海裏。直升機所攜帶的油量有限,這就意味著在現場作業的時間將大大縮短。油量就是時間,時間就是生命。

  當第一架次飛機到達現場時,海上氣象變得更加惡劣。因為失火失去動力,遇險船舶像樹葉一樣擺來擺去。由于著火船的煙霧對飛機的發動機也會有影響,我們不得不選擇一個比以往更高的高度懸停。

  強風使得調運中的救生員也像秋千一般越蕩越高,隨時都會撞上失火船只上的障礙物,救援難度再次增大。絞車手在找到飛機跟船舶相對穩定的那一瞬間,將救生員放到了甲板上。

  我們在備戰訓練時曾經被問到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飛機已經到達最低的返航油量,剩下的最後一名遇險人員到底該不該救?作為機長,理應保持理性,為所有人員的有效救援作出返場的決定。然而看著隨時被吞噬的鮮活生命,不得不感性地去尋求其他的方法,把人全部救上來。

  所幸在這個任務中,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接力,將十名船員全部救起,將救援控制在一個安全范圍內。最後一個離開失火船只的,是我們的救生員。

  從業十年,我參與的救助任務百余次,常常在生與死的邊緣徘徊。然而,不管有多危險,“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是我們一直秉承的救撈精神。

  我所在的交通運輸部東海第一救助飛行隊成立于2001年3月5日,是我們國家第一支從事海上人命搜救的空中隊伍,主要承擔著東部海區的海上搜救任務。截至今日,總共安全救助飛行5389小時35分鐘,救援1360人。

  作為一名搜救機長,我的責任不僅僅是將被救者安全地轉移到陸地上,還要將飛機和機組安全地帶回機場。在救援作業中,我常常要在起飛條件處于臨界點的時候作出去或不去的決定。這個決定並不是套上某個條款或者規則就可以立刻得出的,很多時候決定不去要比決定去更為艱難。

  跟民航運輸飛行對比,我們每一次的飛行都是未知的。我在起飛前也無法評估出被救者的遇險程度和機組人員所承擔的風險到底哪個更大。機長需要隨時預判危險,將不安全的因素扼殺在搖籃之中,才能夠真正地做到安全第一、救助第一。

  2015年年底,正逢寒潮來臨的東海海域,風力突然增大。正當各個船舶紛紛返港避浪時,一艘貨船因為風浪太大,導致船身發生翻扣,九名船員全部遇險,情況十分嚴重。由于當時海上天氣氣象條件不符合起飛標準,沒有辦法出動,我們只能強忍著心中的痛楚決定不去。這就是救援的冷酷法則!

  第二天早晨,正在值班的我接到電話,説現場搜救人員發現船艙內有微弱的回應,希望可以出動直升機展開救援。接到電話後,我立刻跑去值班室評估,發現搜救位置已經超出直升機的有效飛行距離。

  在預留返程油量的前提下,飛機在現場停留的時間非常短暫,再加上不確定待救人員的數量,我決定和兩架副班機組相互配合,分批展開救援。

  在飛行了一個小時後,我們將載有潛水員和潛水裝備的第一架次飛機降落在船甲板上,完成運送任務後立刻起飛返航,去拉下一批的裝備。在三個機組連續五個架次的接力飛行後,我們終于將所有的需要運送的人員與設備全部運送到救援現場。

  下午四點,在海空立體救援的配合下,潛水員終于成功在翻扣的船艙內,找到並救起一名被困了36小時的遇險人員。所有的救援人員共同見證了這一生命奇跡!

  每經過一次生死較量和不平凡的救助任務,脫下飛行員制服,回歸到日常的生活,我只是一名平凡的女性。被漁民神化為“海上救護神”的我們,也有著和他們一樣的肉體凡胎。

  在他人眼中帥氣的飛行表象後,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辛苦:救援中長時間高度集中注意力,救生衣中還藏著十來斤的逃生氣瓶。為了延長飛行時間,擴大飛行范圍,直升機上原有的空調位置也被換作了副油箱。夏日高空,艙內的溫度升到40攝氏度是常態。

  有人會疑惑,作為女性,我為什麼願意從事這麼危險且辛苦的職業?雖然選擇飛行是一次偶然,然而堅持救助飛行卻是必然。對比口紅的色號,我更在意的是飛機儀表上的顏色,紅色代表危險,黃色代表警告,綠色代表一切正常。我希望儀表永遠都是綠色的。

  對我來説,救助飛行沒有男女差別,只有行與不行。作為女性,我也想有自己的血性。只希望每一次危險發生時,我們能夠及時地出現,鬥狂風、戰巨浪,不辱使命。

  我看過最美的風景,是一束束光線穿破叢叢的烏雲,點亮陰沉的海面,倣佛那是衝破一切艱難險阻的堅韌力量。有人説飛行很酷,有人説飛行很浪漫。對于救助人來説,酷是酷暑,浪漫是大風大浪。我的人生因為飛行,在更廣闊的視野裏,看見風雨中的彩虹,因而有了不一樣的酷與浪漫。

  我是新青年宋寅,謝謝大家。

在男性佔絕對主導的行業

她以不服輸的意志和實力

成為第一代女搜救隊長

飛行十年 參與上百次救援任務

無畏艱險 高度專業地指揮操控

生死邊緣 冷靜沉著與死神搏鬥

守護安全 是在空中最美的姿態

他們是生的希望

在突發救援事件中冷靜應對

在艱險惡劣情況中臨危不懼

解救遇險者于茫茫大海之中

每一次成功救援的背後

是日復一日的刻苦訓練

是年復一年的堅守擔當

更是對生命的敬畏與熱愛

安全、安全、安全、安全

是她肩上的四道杠

安全第一、救助第一

作為搜救機長的責任與使命

每一次風平浪靜之後

等待的是下一次的生死較量

但即便前方危險重重

她依舊回答是“飛行沒有期限”

青年説×海上搜救飛行員宋寅

 

  訪談實錄:宋寅▼

  主持人:你是一個感性居多還是理性居多的人?

  宋寅:一半一半吧。

  主持人:對于海上搜救飛行員來説,這兩者哪個更重要?

  宋寅:對于飛行來講,一定是理性更重要一些。

  主持人:有沒有考慮過同樣選擇一名飛行員作為自己的另一半?

  宋寅:沒有。

  主持人:為什麼?

  宋寅:你超綱了。

  主持人:如果要是給十分的話,你給自己的顏值打幾分?

  宋寅:給自己的顏值十分啊,肯定十二分啊。

  主持人:那兩分是什麼?

  宋寅:兩分是笑容。

  主持人:你怎麼理解時間和生命?

  宋寅:時間就是生命。因為有時候可能差一分鐘,哪怕只是三四秒鐘,一個浪過來,可能這條生命就沒有了。

  主持人:面對的絕大多數都是那些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的遇難者,這份職業的幸福感到底從哪裏可以獲得?

  宋寅:幸福感就從救上人的那一刻就獲得了。

  主持人:有沒有因為是一名女性飛行員受到一些工作能力上的質疑?

  宋寅:我們遇到的教員也好,身邊的同事也好,他們還是給我們一個非常公平的環境,所以這點也非常感謝他們。

  主持人:休息的時候喜歡做什麼事情?

  宋寅:跑步。

  主持人:跑步帶有什麼樣的積極助力或影響嗎?

  宋寅:因為對我們飛行員的體檢要求很高,一旦不過關的話,可能面臨的就是停飛,跑步能讓我有一個更強健的體魄。第二個原因是跟飛行有關。因為有時候飛出去,你不得不面臨一些血淋淋的場面,看到那些鮮活的生命,曾經用過的一些生活用具漂浮在海面上,當時的心情是很無奈、很失落的。跑步也讓我抒發了自己,減輕了心理上的壓力。

  主持人:戰友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

  宋寅:家人。我們每一次出動,一套機組會有五個人。一個是機長,一個是副駕駛,他們是在前艙操作飛機的。後艙我們會配備一名絞車手,在門邊操作絞車上下。一個救生員,會下到甲板上去檢查傷員的情況,或者是把他們綁上擔架之類的工作。還有一個是備份救生員。因為有時候在水上吊運,海水溫度很低,救生員可能做兩到三次循環,或者三到四次循環,體力就會透支掉。所以這個時候,備份救生員就作為一個替補去更換。

  主持人:第一次正式以一名搜救機長的身份去參與救援的時候,心態有沒有什麼變化?

  宋寅:第一次以機長的身份去做任務的時候,心裏還是有一點緊張的。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艘比較大的船舶,是一個散貨船,甲板很寬敞,在上面的懸停難度可能也沒有那麼大。但是我回來之後發現,我飛行服裏面那件衣服已經全部濕透了。對,其實還是有一些緊張的。

  主持人:跟我們解釋一下肩膀上四道杠的含義?

  宋寅:其實航空的這四道杠好像也是從船舶航海的四道杠引用過來的,代表知識、專業、技能跟責任,最後一道杠是責任。我們隊裏的教員説,大家要記住這四條杠代表的是安全、安全、安全、安全。

  主持人:那些被救助上來的幸存者,他們絕大多數是一種什麼狀態?

  宋寅:其實在海上,我們救援比較多的還是漁民。可能漁民的作業環境也相對比較危險:船舶比較小,受風浪的影響很大,所以在收漁網、打漁的時候常常會被纜繩打到、被錨機絞到等。所以,他們會需要我們多一點。

  前一陣子,有一個漁民是手臂受傷。船當時離岸比較遠,可能開回去的話需要十幾個小時,但我們飛過去可能兩個小時就救回來了。救回來之後,據説他保住了胳膊,也沒有因為大量失血而失去生命。所以他的弟弟就很感激我們,特意在網上找到我們的地址,送了一面很漂亮的錦旗給我們。

  主持人:海上救助事業對你個人而言,價值在哪裏?

  宋寅:在海上無論發生什麼樣的情況,都會有這樣一支隊伍在背後保護著你。作為一線人員來講,還是要做好自己的每一次訓練,認真對待自己的每一次訓練。以前對我來説,它可能只是一份工作,一份有挑戰的工作。但是現在對我來説,它確實是一份熱愛的職業,願意為之堅守的職業。

  主持人:熱愛和堅持,你覺得哪個更重要?

  宋寅:堅持。因為熱愛可能過一段時間會消失,但是堅持的話,你就一定會把它做好。

  主持人:新青年應該是什麼樣子?

  宋寅:我覺得新青年就活出自己想要的一個狀態就可以了。當然,如果能夠為這個社會做出一些自己的貢獻的話,那會更好。

  主持人:分享一句你想説的話?

  宋寅:希望大家在海上不要遇到我。如果遇到我的話,我一定會把你救起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新青年|帥!她戴上四道杠,衝進海浪-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3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