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比7000多臺手術更酷的,是她用民謠把“疑難雜症”唱出來!
2019-04-15 09:41:37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病人輕信“偽科學”怎麼辦?

 

把醫學知識變成歌曲

給病人唱起來!

 

新青年演講第67期

看麻醉醫生

曲音音

如何用歌曲傳播醫學

讓音樂治愈傷痛

新青年演講 曲音音 ▼

  我常想,在信息發達的今天,為什麼還有人輕信“偽科學”?是什麼阻礙了醫學知識的傳播呢?于是我有了一個想法,能不能用音樂唱出那些晦澀難懂的醫學知識?用歌詞解讀醫學,讓音樂治愈傷痛,一個小醫生的音樂夢就這樣開始了。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曲音音。一個麻醉科醫生,同時也是一名樂隊主唱。

  你是不是也覺得麻醉科醫生的工作非常簡單?只要打一針,讓病人睡一覺,就高枕無憂了?但其實,高強度的連續手術和高度集中的精神狀態才是我們的日常。

  七八年的職業生涯裏,我大大小小一共參與了7000多臺手術。每一臺手術結束之後,甚至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又要跟下一位病人再次進入密閉的手術室。

  很多病人不光情緒復雜,對醫學常識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作為麻醉科醫生,手術之前要跟病人交代病情,要告訴他們,有一段時間是不能吃飯、不能喝水的。

  在給一位大爺做手術的時候,大爺特別認真地跟我説:“我知道要麻醉,所以特地沒有吃飯。”我非常欣慰,我還以為老年人都已經這樣了解醫學常識了。大爺緊接著卻説:“但考慮到手術時間太長,我怕自己體力跟不上,就吃了兩塊巧克力,喝了一盒奶,又吃了兩根香蕉。”

  那一刻,除了哭笑不得,我更多的是一種手足無措的無助。出了手術室,我意識到醫學科普這件事真的太緊迫、太重要了!

  在跟幾個其他科室的醫生聊天的時候,我們就突然有了一個新奇的想法——音樂!把大家對醫學知識的誤區寫進歌詞裏,用有趣的音樂把“疑難雜症”唱出來!在創作第一首作品的時候,靈感就來自于臨床工作。

  作為麻醉科醫生,經常會詢問患者是不是有青光眼的病史。青光眼是一種很嚴重的眼病,最嚴重的後果可能會導致失明。病人一旦患上這種疾病,只能接受病情的惡化。

  這種宿命感給我的感受特別地深。于是這也就成為了我們的第一首歌,同時也成為了樂隊的名字——青光眼樂隊。

  一把尤克裏裏,八個讀了20多年書的醫學博士,把小區裏破舊的紅磚廠房當作排練場。我們不是音樂出身,卻堅定了要用音樂科普醫學的決心。幫助每個人回歸健康的生活,幫助他們用平和的心態去接受疾病、正視疾病。我們追求的狀態是“live with it”而不是“live by it”,我們想跟它一起生活,我們想跟它一起平和地生活。

  音樂只是一種形式,內容才是我們真正想表達的。

  我們有一首歌,叫《急性心肌梗死》。歌曲的靈感來自于一部電影《老炮兒》。電影當中老炮兒六爺不光抽煙、喝酒,還在大冬天騎著自行車在大街上劇烈運動。這全都是誘發冠心病的危險因素呀!

  所以,當看到他心絞痛反復發作,卻拒絕治療的時候,我非常地痛心,同時也想到生活當中真的有很多這樣不聽話的病人!他們拒絕規范治療,他們相信人定勝天。

  有人覺得降壓藥、降脂藥、降糖藥一大把太多了,索性我就不吃了,有人覺得怎麼能往心臟這麼金貴的器官裏面放支架,而且放了支架居然還得吃藥,一定是騙人的!所以,我希望能用一種病人願意接受的方式,消除他們的誤區,消除他們的疑問,于是就寫下了這樣一首歌。

  有人質疑説,這麼快節奏的説唱,病人是不是聽著聽著就真的心梗了?在我看來,恰恰是這種快節奏的説唱才能體現出這個心肌梗死發病和治療的生死時速。這種緊張刺激的感覺在我的工作中時常發生,我也經常遇到病人在生死邊緣徘徊的緊急時刻。

  我在重症監護室遇到了老高。他五十多歲,癌症晚期。在昏迷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得了癌症。最後,他的老伴決定讓老高安詳地走,老人家流著眼淚説:“老高這輩子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軍人身份,我想給他再穿一回軍裝。”

  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嘩”地一下就流下來了。在送別老高的同時,我們寫了一首關于癌症的歌。我們想説,即使是癌症,也不意味著生命的終點,我們敬畏生命,同時也要珍惜余下的日子。

  在一次醫院的活動當中,我們演唱了這首歌。觀眾們有的鼻子裏還插著胃管,有的穿著病號服,推著自己的點滴架子輸著液,還有的沒有辦法自己吃東西,仍然要靠靜脈營養去維持生命。他們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聚攏過來,眼睛裏閃爍著光芒。那是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演出。

  顯然,比起腫瘤的三年生存率、五年生存率那些冷冰冰的數據,音樂更能直達內心。

  為了保證歌詞的準確性,我們每一首歌都要反復地推敲。五年來,我們寫了13首歌,其中《腰椎間盤突出》一首MV的單曲播放量就超過了100萬。我們的歌正影響著越來越多的聽眾去正視疾病,關心自己的身體。

  有的聽眾聽了《急性心肌梗死》這首歌,決定改掉自己重油重鹽的飲食習慣,甚至嘗試用清水煮食物。有一些醫學生來看歌詞復習功課,甚至還有病友在歌曲的評論區交流病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醫院不只有福爾馬林,還洋溢著清新的民謠。我們是一群懂醫學、敢表達的小大夫,同時也在努力成為專業上的老專家。雖然作為醫生我們見慣了生死,但並不漠視生命。雖然我們工作的時候不茍言笑,但我們的內心依舊柔軟。

  我們通過有趣的歌曲,讓大家正視疾病,主動了解自己的身體。不再害怕疾病,而是以一種更加平和的心態和它相處,回歸健康的生活。希望有朝一日,我們的歌能代替“綠豆養生”佔領大家的朋友圈。我們也會一直地寫下去、唱下去,唱給中國、唱給世界,讓醫學知識不再遙不可及,用理性和科學,讓生命因此有厚度、有寬度、有長度。

  我是新青年,曲音音。

有這樣一群醫療工作者,在多年從醫生涯中,他們因病人輕信所謂的“偏方”而痛心,于是便萌生了組建樂隊,用音樂科普醫學知識的想法。

把疾病寫入歌詞,用音樂科普醫學。宮外孕、心肌梗死、青光眼這些可怕的疾病,在他們筆下,成了一首首清新的民謠。

他們號稱是“中國醫療知識儲備量最大的樂隊”,樂隊成員全部都是醫學博士,來自各個醫院的不同科室。

這是一支最“喪”的樂隊,整天和病痛打交道。但他們也是最樂觀的樂隊,用歌曲從死神手中爭奪生命。

唱的是病痛歌,譜的是醫療曲,寫的是病情詞,科普的是真知識。這群有著音樂夢的年輕醫生,用他們創作的歌曲影響著越來越多的聽眾正視疾病,用他們寶貴的青春為醫學科普奉獻著自己的力量。

 

青年説×麻醉醫師曲音音

訪談實錄 曲音音 ▼

  主持人:你希望你的病人口中的曲醫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曲音音:我希望他能想起我是誰,並且説她是一個很認真、很負責任的大夫。

  主持人:你的病人知道你在玩樂隊嗎?

  曲音音:他們知道了你具體寫的是什麼歌之後都特別開心,覺得這個大夫不光病治得好,歌唱得也很好。

  主持人:你敢讓你的領導和同事知道你在做這件事嗎?

  曲音音:這是一件好事情,我積極讓他們知道,因為它是科學普及。

  主持人:如果10分的話給你們樂隊打幾分?

  曲音音: 音樂專業性上0.5分。

  主持人:為什麼還要做?可以解散了。

  曲音音:因為想努力做到10分。

  主持人:到底是什麼在支撐著你們?

  曲音音:科學普及這件事情一定要做下去,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不管付出多少努力,只要有一個病人還沒有按時吃藥,我覺得我就有做下去的必要。

  主持人:你們的歌絕大部分都是唱的疾病,對吧?不會覺得很喪嗎?

  曲音音:因為寫了好多的疾病,寫到最後發現很多的疾病,其實沒有一個明確的治愈方案。很多時候我們都在控制,在讓它更慢地到達它的終點。我們想讓大家知道任何事情都有這樣一個過程,我們也希望大家能更平靜地去接受這件事情。

  主持人:當初是怎麼想到做一名麻醉科醫生?

  曲音音:因為麻醉科醫生面臨的更多是一種手術狀態,或者是緊急狀態的病人,要求你非常冷靜,有一顆強大的心臟,去處理這種事情。每天都沒有放松的狀態,實際上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每當搶救過來一個病人,想把一個病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這種感覺,我覺得一般的職業是給不了的,所以做這個職業還是有自己的自豪感。

  主持人:最長的一次在手術室裏面待了多長時間?

  曲音音:20多個小時,將近30個小時。

  主持人:你怎麼看待死亡和疾病?

  曲音音:我覺得這是一個自然的狀態。你並不會在今天得了這個病,就宣判了你的死亡,你可能還有很長時間去和疾病一起生活,所以説我們就想讓大家去消除這樣的恐懼。

  主持人:是因為見慣了生死,甚至是有一點麻木嗎?

  曲音音:應該是一種平靜,我覺得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如何面對疾病,面對死亡應該都是一個必修課。

  主持人:對于以後社會的發展,科學普及的意義是什麼?

  曲音音:我覺得它會讓我們生活變得更好。科學普及實際上是在患者的這一端,它能更科學地去對待疾病了。科研創新實際上是在科技工作者這一端,它努力去拓寬科學的領域。實際上,科技創新和科學普及是在兩端去拓寬生命的長度,所以説對于整個社會來講,它是可以增加所有人的幸福感的。

  主持人:有沒有想過要創作一些其他類型的作品?

  曲音音:沒有。因為音樂是個載體,我們想説的內容是科學。如果脫離了內容,單單去追求形式的話,我個人覺得是沒有太大意義。

  主持人:你還會為科學普及做哪些努力?

  曲音音:首先,就是要堅持下來我們的這種形式。第二,就是我們每出一首歌可能都會配幾篇科普的文章,有一些在歌詞這樣的短容量裏沒有表達的內容,可以在文章裏去表達,然後,你會覺得自己對這個疾病確實又更加了解了一些。

  主持人:現在的這些音樂作品,大家的接受度如何?

  曲音音:首先,從播放量我們就比較滿意,最高的可能已經破百萬。有的人説聽了這個歌之後影響了他的生活方式,還有的人在歌曲的評論區,兩個人去交流病情,説你也是腰間盤突出,我是怎麼治的,我是在哪看的。

  主持人:你希望樂隊最終、最理想的狀態是什麼樣子?

  曲音音:我們想讓越來越多的人聽到這些歌,我們希望每個人的播放列表裏都有幾首青光眼樂隊的歌。我們樂隊是什麼樣的不重要,這件事其實誰做也不重要,我們最終要的目的是一樣的,是讓大家更多地去了解這些科學精神和科學知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曦
比7000多臺手術更酷的,是她用民謠把“疑難雜症”唱出來!-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10108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