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警察大院到春晚舞臺,他將人生演成了一部喜劇
2019-02-11 09:35:1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美國默片喜劇大師卓別林曾説:“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

      他説:“這話,沒錯兒!”

新青年演講

第58期

喬杉講述他的人生悲喜劇


 

新 青 年 演 講 喬 杉▼

       我出生于天生自帶喜感的東北,從小就喜歡唱歌,喜歡跳舞。大家説我長了一張天生搞喜劇的臉,一看到我就想笑。其實,能給大家帶來快樂,我真的挺欣慰的,也唯有更加地努力,才能對得起你們的喜愛。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喬杉,一名喜劇人,同時也是一個演員。 我和大家一樣,是一名新時代下的普通青年。有機會跟大家交流,其實也挺好的。如果説演了這麼多角色,哪個和我本人最像的話,我覺得可能就是《縫紉機樂隊》中的胡亮了。

       我身邊也凝聚著一群好朋友,有的人為了夢想和理想不遺余力地在堅持著,有的人面對質疑和否定,仍然在奮力前行。

       我上高中的時候,有一位經常和我一起演出的師哥考上了中戲,然後我就問他:“你那是什麼學校?”師哥驕傲地跟我説,那是鞏俐和章子怡上的學校。我這想:“哇!這學校女孩那麼漂亮。”這頓時讓我心裏的小火苗跳了起來。所以,我下了一個改變一生的決定:我也要報考中戲!這個決定讓我全家人大跌眼鏡,因為我們家八百輩都沒有幹這個的。

       按照我父親的規劃,我高中畢業以後應該去上警校當警察,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名警察。所以那一年,本來我也考上了警校的刑事偵查專業了,學生證都下來了。可是,我還是決定上中央戲劇學院。

       當時,我跟我爸説這個決定的時候,他一口老血都快吐出來了。他也勸我:“咱家就是普通老百姓,沒門路,你為什麼非要幹這個呢?別鬧了!”雖然嘴上這麼説,但後來他還是支持了我的決定。

       但其實,我最早的文藝啟蒙來源于我的父親。因為他特別喜歡看電影,喜歡唱歌,特別愛好文藝。我可以説是同齡人中看的老電影最多的了,什麼《地雷戰》《地道戰》,看了好多遍。

       不過看了這麼多電影,真正讓我對表演開始憧憬的是陳佩斯、趙麗蓉老師的小品。每年他們春晚的小品,我都看了很多遍,裏面的每句臺詞我都記得。每次看他們的小品,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在春晚的舞臺上表演該多好。

       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以後,我身邊的同學都演上了爆款的電視劇。只有我總是因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跟機會失之交臂。當時,我在通州租了一個便宜的房子,問家裏要了2200塊錢,買米、買面、買菜,撐了好幾個月,終于等到了一個工作機會——去農村演出。

       早上五點半,從通州北苑趕最早的一班地鐵,然後迷迷瞪瞪地坐到四惠東,再一路睡到石景山,換車再去門頭溝。在村裏唱三首歌,演兩個小品,一場80塊錢。

       觀眾最少的一次,臺下只有一個小孩和一只鵝。那只鵝在臺下走來走去,比小孩都活潑。那段時間,我基本上跑遍了北京的各大話劇團體和話劇劇場,扎扎實實地演了很多年話劇,是我最懷念的時光。

       記得從中戲上學開始拍戲,我就發現舞臺上的燈光是世界上最美的燈光,比任何鐵塔上的燈光都美。我的感覺,就像夢一樣的美。

       從那時候開始,我琢磨出一個道理:認真堅持走自己的路,無論好走不好走,都別停。只有經歷了這些之後,才會更加珍惜自己得到的機會。

       但是這條路也充滿了起伏。2008年的時候,我父親去世了,我的事業也進入了一個迷茫期,找不到方向,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中。最苦最累的時候,我一個月得憋20多個喜劇小品。説得文藝點,就是用青春和焦慮,用來自生活的撕扯,換來觀眾的歡笑。

       當時,我們的創作也算是在喜劇界的第一次試水。每天睜眼閉眼都在琢磨小品、想段子,想怎麼通過審核。創作壓力大的時候,頭發也是一把一把地掉。這條路一直崎嶇不平,但幸運的是,我堅持走下來了。

       我演過很多角色,大多數都是小人物。之所以那麼鐘情于表現小人物,是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來自老百姓家的孩子。我老覺著,生活裏哪有那麼多英雄,只有普通人的喜怒哀樂才能打動人。有的時候看到一對老夫妻攜手買菜,都能互相對著看半天,我自己就被溫暖得不行了。

       我覺得還是要生活在生活裏,只有這樣,表演才是真實的,所飾演的角色才能擺脫固定劇本,變成一個活生生的凡人。我一直試著去追求那些小而真的東西。

       因為走過很多不太好走的路,我對現在擁有的都特別地滿足。我自己給自己定的標準是別消費戲,也別消費自己,更別消費觀眾。因為我深深地知道,你如何對待觀眾,觀眾就會如何對待你。表演對我來説,不僅僅是謀生手段那麼簡單,我對它有很多敬畏感,更多的是一種尊重。

       我今年35歲了。對于現在的我來講,身邊有打不散的朋友,有攜著手的愛人,有走下去的家人,很值得也很感恩。

       在人生這場旅程中,我們要勇于承認生活中的不完美,接受生命裏的不可説。我很感謝那些年北漂生活的艱辛和煎熬。那個時候的路雖然難走,但都是生活。每一步對我來説都很重要,缺少任何一步,都不會是今天的我。

       我也很感謝一路同行的家人、朋友和一起創作的夥伴們,以及每一個觀眾。在我一個人孤獨迷茫的時候,是你們,讓這段旅程變得熱熱鬧鬧,笑料百出。

       如果能坐著時光機回到過去,我會對沒能畢業就火起來的自己説:“別著急,哥們,踏踏實實演戲,走好每一步,以後咱肯定能行!”同時,我特別想跟我爸爸説一句:“爸爸,我也上春晚了,希望你能在天堂快樂,能看到我的演出。”

       已經到了新的一年了,大家又要從溫暖的家奔赴自己所在的城市,去面臨新的生活、新的開始。希望大家能夠堅持自己的夢想,帶著喜悅,帶著對家人的挂念,帶著自己的這份堅持,過好新的一年。

       我是新青年喬杉,謝謝大家。

他,出生于“自帶喜感”的東北,孤身一人獨闖北京,是警察堆兒裏出來的喜劇演員。

他,曾在農村面對著一個小孩和一只鵝賣力演出。

他,曾一個月憋出20多個喜劇小品,壓力大到一把一把掉頭發。

他,曾忍受著親人去世的痛苦,出演讓觀眾爆笑不斷的喜劇。

他,用青春、焦慮和來自生活的撕扯,給觀眾帶去歡樂。

他説,舞臺很美,要拼盡全力。

新青年對話·喬杉

      問:在你眼中,喜劇表演是什麼?

      答:我最想讓人覺著,觀眾能評價我一句話,就是一看我演的東西,不管是戲也好,還是其他什麼也好,都覺得“這小子挺有意思的”。

       我覺得表演特好的一件事,是讓你知道怎麼去做一個更完整的人。沒有人生下來就説“我特別熱愛表演事業”。你的熱愛都是經過學習,經過更深入地了解獲得的。

       我覺得任何一個行業好像都是這樣。因為你學了東西,它越深,你就越會對它産生敬畏感,就會更加尊重它。這樣,你才知道它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包括表演也會一樣。

       上中央戲劇學院,第一天我就不成。我不是從哈爾濱背著琴就到北京了嘛!來北京以後,上了一個短期培訓班。那個培訓班裏面有好多孩子,人家以前都學過表演。我們東北人有時候好説好鬧的,一起吃飯的時候經常説:“唉,你們演的啥玩意兒,我上去演得比你們強。”

       我當時也是這個想法,演戲演小品有啥不會的。來了以後,上考前班,一下就傻了:“哦,不一樣啊!”跟你了解的東西不一樣。人家演戲都不背臺,我們大後背對著觀眾,這個不成。原來臺詞是這個意思,原來你要考的東西這麼多。當時就覺得:“喲,這個不好弄!”原來是這樣的。

      問:生活中的你也一樣樂呵嗎?

      答:我覺得我是一個真誠的人。我現在可能不快樂,但我要把我的快樂帶給你。

       我上《歡樂喜劇人》那年的時候,一天中午接到一個電話,説我二大爺去世了。從小我們爺倆關係特別好,但是晚上我還要給大家演出。當時在錄真人秀,在過程中我哭了。

       到了劇場以後,我不停地改本,然後開始想“包袱”。這個是沒辦法的事,但我能保證我在臺上給大家演出的那一刻,我一定要開心。

       演員都是這樣的。當你靜下來的時候,就會發現,在那一刻你特別空虛,特別鬱悶,所有的事都想得特別清楚。

      問:出生“警察世家”,為什麼選擇做演員?

      答:在哈爾濱,我們家就是一個警察家族,我們是“警察世家”,家人都是警察。包括我的哥哥、弟弟、姐夫、姨夫,還有爸爸,都是警察。

       當時子承父業這事應該很正常。咱就是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原來就像我們,上趟電視很費勁,哪有那麼容易?哪怕是街邊採訪,咱也不好意思説什麼。

       關于我爸的一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記者去他們派出所採訪,我爸那時候是優秀黨員,人家就過來採訪一下,還是在哈爾濱臺播出。那時會通知家裏人快來看,説今天晚上幾點鐘上電視了,其實也就那麼幾十秒。

       咱們家裏又沒有人是從事藝術的,老百姓家孩子辦這事很不容易。但是後來,我爸還是支持我了,主要是不想讓我留遺憾。我爸説:“你考不上回來,明年再念一年接著考,該考什麼考什麼。”他就支持我,哪怕就當去旅遊一圈。我媽也支持我。

       我記得那時候我演話劇,《新京報》上有一個專欄,報道我們話劇那事。劇照上,前面跪著一個犯人,我站在旁邊演衙役。因為那張報紙上有我,我的朋友買了很多。我拿回去給了我爸一份,他説:“你演的什麼玩意兒”,就扔了。但是後來我爸去世的時候,那張報紙還在他的床底下壓著。他覺得這個東西很珍貴。

       問:有什麼話想對女兒説?

       答:第一,我希望你們的身體能夠健健康康,能夠長命百歲,去享受人生中每個美好的過程。當然,挫折是肯定有的,你們也要在這個過程中享受自己。挫折是人生中最大的財富。

        然後,要做一個正直的人,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善良的人。你們也會長大,也會成家,我希望你們找的男朋友不能低于我這個條件,就是人好心靈美的這種。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樂遊
從警察大院到春晚舞臺,他將人生演成了一部喜劇-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5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