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城,長城!
2018-12-03 09:02:22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梁慶立: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榆木嶺村村民,長城保護員,中國長城學會會員,自初中畢業後開始守護家鄉的野長城,至今已有16年。

一段15公裏的殘破長城,

是他的牽挂,也是他的驕傲;

一段16年的守護歲月,

是他的青春,更是他的堅持。

從古代抵禦外侵到近代長城抗戰,

作為中華民族智慧和精神的象徵,

長城早已成為我們心底的那抹自豪,

但他説希望更多人關注長城的現狀。

 

新青年第48期

邀請長城保護員

梁慶立

講述他與萬裏長城的不解之緣

 

《不愛長城非好漢》

  新青年演講:梁慶立▼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梁慶立,今年31歲,是一個普通的農民,一名長城保護者,也是中國長城學會的會員。

  我的家鄉位于河北唐山一個叫榆木嶺的村子,從小我就在長城腳下長大。小時候,聽家裏的老人説,當年戚繼光到北方薊州做總兵,我的祖輩跟過他一起修長城。聽得多,看得多,慢慢地,我對長城産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感。初中畢業以後,我就成了一名長城志願者,守護村裏這段15公裏的長城,到現在已經有16年了。

  2014年的一天晚上,有村民跑來告訴我,長城的邊墻被人挖了,我馬上騎摩托車趕過去。到那兒一看,整個地基都被挖空了,城磚散落一地,旁邊還留下了鏟子、鎬等一些破壞工具。這是一夥盜墓賊幹的,他們可能是聽説長城邊的“將軍墳”底下有寶貝,就連夜挖掘。因為工具沒被帶走,我認為當天晚上他們還會再來,就主動請纓,值守在敵樓裏。

  沒想到的是,當天半夜突然下起了大雨,特別冷,周圍黑壓壓一片。其實,當時心裏還是很慌的:我想抓住他們,但又擔心他們真的會來,萬一起衝突怎麼辦?就這樣過了一夜,沒有見到人影,後來再也沒有抓到這群人。

  從那以後,我決定加入長城保護員的隊伍,全身心地保護長城,不允許這樣的破壞事件再次發生。按規定,長城保護員每個月都要上山巡視一次,而我基本上每隔三五天就去一次,沿途有3座烽火臺和17個敵樓,來回一趟起碼得五六個小時。

  過去,村裏的人比較窮,就去山上種樹、刨藥材、扒蝎子賺錢。我在巡視時發現,很多村民以前在長城邊上種的板栗樹長大後,發達的根須破壞了墻體的結構。一些磚塊被他們撬回了家,圍成了院墻、豬圈;還有一些被拿去賣了,因為有的城裏人相信長城的文字磚能辟邪。

  有一次,我遇上一個村民提著袋子從山上下來,便心生疑惑,一路跟了過去。趁他去廁所的時候,我打開袋子,發現裏面都是城磚。他回來後,我馬上説要打110報警,沒想到卻被他兇了回來:“你憑什麼管我?大家都是鄉裏鄉親,不要多管閒事!”最後他把磚留下了,但被撬下來的磚還是回不去了。

  當時這個村民的話對我影響挺大的。是的,大家眼裏,我就是一個整天往山上跑,不知道賺錢養家的人。村裏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而我幹長城保護員,每個月也就120元的補助,可能還沒別人一天賺得多。家裏人也不理解我,説我30多歲了,還整天遊手好閒。我也只能把撿回來的瓶瓶罐罐當廢品賣掉,再去打一些零工維持生活。

  現在,大家生活水平都好了起來,喜歡旅遊的人也越來越多。一些驢友特別喜歡野趣,愛爬人少、風景好的野長城。但其實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就曾在山上遇到過一條很長的蛇,當場被嚇跑。記得有一次,一個驢友在我們村爬長城時把腿摔折了。當時,發現一群人圍在一起,我就知道出事了,馬上組織村民救助。但山路崎嶇,我們光把他抬下山,就花了整整一個小時。

  每次上山,我都會帶著垃圾袋。垃圾多的時候,一趟能撿回滿滿的兩大袋。因為山上荊棘密布,即便戴著手套,雙手也經常被劃出血道子。還有很多零食袋、飲料瓶被扔到很深的山谷裏,有一次為了撿到它們,我不小心滑了下去,膝蓋受傷,在醫院裏躺了好幾天。還有一次,我碰見一群驢友在敵樓裏,把城磚扒下來當凳子坐,聚在一起聊天吃飯。我當時真的很生氣,狠狠地説了他們一頓。

  其實,提到長城,很多人都只知道八達嶺,但絕大部分的長城都分散在我們家這樣的偏遠山區。2006年,國家頒布了《長城保護條例》,為長城保護立了法,但很多沿途的村民並不懂得保護長城,甚至不知道他們家那兒有長城,所以保護起來難度很大。

  網上有句調侃的話,叫“萬裏長城永不倒,一裏一裏消失掉”。除了自然原因,不管是以前開山採礦,還是現在的不合理修繕,人為的破壞從來沒有停止過。很多長城真的就永遠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在我們還沒來得及認識它們的時候。

  長城穿過我們村,是我從小到大都很自豪的一件事。去學校裏給孩子們講課,告訴他們關于長城的故事,參加民間論壇,上綜藝節目,我希望盡自己的努力多宣傳長城保護的知識。

  我還收藏了很多關于長城的物件:比如撿到的磚石、古代戍邊將士用的碗片,夢想有一天能開一個小型博物館。我還帶著女兒去看過幾次長城,她也特別喜歡長城,我希望她長大以後,也能為保護長城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長城被印在人民幣的背面,是世界文化遺産,也是中華民族智慧和精神的象徵,從古代抵禦外侵到近代阻擊日寇,都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但在我眼中,它首先是歷史文物,需要更多的人去保護它。

  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加入長城保護的隊伍,在我們“長城小站”的微信群裏,大家每天都在分享各地長城的現狀,經常組織一些公益活動。有的人通過攝影、繪畫、拓碑的方式,留下了長城的面貌和珍貴的歷史;有的人憑著一腔熱血,一幹就是幾十年;還有的人當起了導遊,給遊客宣講長城保護。

  現在,很多保護員都年紀大了,爬不動了,但我會一直幹下去。每一次站在山頂上,看著一望無際、雄偉豪邁的長城,就覺得所有的壓力都不算什麼。

  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就是想維護好每一寸長城,這麼偉大的建築不應該在歷史中殘敗,而應該是永遠巍峨的。希望未來,長城不只活在我們心裏,還真真切切地活在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上。

  謝謝大家,我是新青年梁慶立。

家鄉的長城有什麼典故傳説?

為何十幾年如一日上山巡視?

如何克服日復一日的單調?

長城保護面臨著哪些困境?

  新青年專訪:梁慶立▼

  問:你了解的長城和大家印象中的有什麼不一樣?

  答:一般遊客了解的長城,就是像八達嶺、山海關那樣的長城,都是景點的那種長城。我們村的長城,跟景點的長城絕對不一樣。我們這裏都是殘敗的,沒有經過人工修繕過的長城。還有像山西的土長城,還有沙漠裏的那種長城,都是用胡楊林木砌成的。還有我們縣的喜峰口長城,它是穿到水裏的那種野長城。

  問:家人不理解你,你會怎麼告訴他們保護長城的意義?

  答:我就曾經帶著我的女兒去長城上撿垃圾。放暑假的時候,她在家也不聽話,我就騎著摩托車帶著她去長城。那天很熱,她到長城怎麼也不上去,最後我就把她背上去了。我會給她講一些長城的故事,告訴她不要去破壞長城:“假如你的同學去長城玩,不要去破壞。”我還會告訴她把垃圾撿回來,教導她:“長城是咱們的文物,是世界文化遺産。將來我走不動了,你一定要把我這個擔子挑起來,繼續保護長城。”

  問:你家鄉的長城有什麼典故或傳説嗎?

  答:咱們村裏的長城敵樓比較密集,當年戚繼光從咱們榆木嶺長城這裏出關。還有遵化的羅文裕長城,為了阻擊日本侵略者進入,曾經在那裏打過一次仗。還有就是那種將軍樓,也有一些傳説:當年修築敵樓的將軍沒有按照圖紙修,沒有遵守上級的命令,被直接斬首在樓底下了,最後我們相傳管它叫“將軍樓”。

  問:如何克服巡視工作日復一日的單調?

  答:每次巡查長城的時候,我都會把手機掏出來放一些音樂。我還會坐在城樓的每個角落裏,去看去想:“這個敵樓是怎麼壘上去的呢?為啥這麼大、這麼高?為啥修得這麼結實?”天氣好的時候,我就把我的個人照片,還有我和雄偉的長城合影的照片,發在朋友圈裏。很多人會給我點讚,都特別支持我,那個人説:“您辛苦了!”他們這麼鼓勵我,讓我特別有信心地保護村裏的這座長城,説不出那種感情。

  問:一般如何勸導遊客的不文明行為?

  答:我會告誡他們:“把你們的腳印留在長城上,剩下的都帶走。”就在前幾天,我去巡查的時候,碰上四個人在爬長城。我一看,他們是在拍婚紗照。路過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説過,不要把垃圾留在我們的城墻上。最後,他還是把那個紙巾扔那兒了。我説:“新郎大哥,你能不能把垃圾撿回來?”就這麼教育了他一下,最後他的臉也挺紅的。但是也沒有過多地説,人家在拍婚紗照,不太合適。

  問:長城保護目前面臨哪些困難?

  答:首先,從全國來説,我是一個比較年輕的長城保護員。很多長城保護員歲數大了,他們的年齡都在50歲到60歲之間。他們使用的都是那種老年手機,而現在我們使用的都是智能手機。一旦發現險情,我們會通過微信向上面匯報,通過定位,拍下這種情況,及時地發送到文管局方面。但他們使用的老年手機,只能發短信或者接打電話,使用起來非常困難。

  還有勞動待遇方面的問題,很難留住一些年輕的人來保護長城。其實每個月120塊錢補貼,對我們來説根本不夠開支。拿我來説,我們家有十歲的閨女在上學,還有兩歲大的孩子在吃奶粉。有時候,我在村裏打點零工,維持家裏的生活。一般都是社會在關注我,給我送一些鞋子、褲子,還有衣服之類的。其實我感到特別知足,有信心保護長城。

  問:你覺得自己是新青年嗎?

  答:我算是新青年。新青年應該是能吃苦、有理想、有追求、有情懷的人,這樣才能稱得上是新青年。

提到萬裏長城,

相信很多人會想到八達嶺。

 

可他們也許不知道,

那樣的長城只佔極小一部分,

其余多分布在人跡罕至的地區。

 

更令人痛心的是,

很多長城都已殘敗不堪,

自然和人為的破壞無處不在。

“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

是隨戚繼光修長城的。”

 

每周上山巡視,

去學校給孩子們講課,

參加綜藝宣傳長城保護。

 

長城腳下長大的他,

文化程度不高,但文保意識很強;

經濟水平不高,對長城卻是真愛。

“長城是熱門旅遊景點,

但它首先應該是文物。”

 

有人爬長城是為了圓夢,

有人是為了體驗野趣,

他卻是去做清潔工、搬運工。

村民異樣的眼光,

家裏人的不理解,

都沒有澆滅他的熱情。

 

一望無際的長城,

刻骨銘心的熱愛,

讓他忘卻壓力、幹勁十足。

“你不做,他不做,

我不做,誰做呢?”

 

選擇繼續留守,

選擇一直做下去,

只因感到重任在肩。

 

走別人走過的路,

不會留下自己的腳印。

新青年,永遠滿腔熱忱。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長城,長城!-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07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