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是“獵鷹”狙擊手,我是中國特種兵!
2018-11-05 09:46:36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王佔軍:反恐國家隊“獵鷹突擊隊”狙擊手,現任特戰三大隊大隊長,上校軍銜,曾五次參加國際軍事比賽,榮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三次,被評為武警部隊高級反恐人才,2018年“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

狙擊手,

素有“戰地幽靈”之稱。

一個人,一桿槍,

一個目標,一場戰鬥,

決勝一擊的背後,

是刻在身體裏的肌肉記憶。

新青年第44期

邀請“獵鷹突擊隊”狙擊手

王佔軍

講述“一擊必殺”是怎樣煉成的

        演講:王佔軍▼

        大家好,我是王佔軍,是國家級反恐拳頭部隊“獵鷹突擊隊”的狙擊手。因為職業特殊,大家關于狙擊手的想象,大多來自《利刃出擊》《生死狙擊》這樣的影視劇,或是在《穿越火線》、“吃雞”這類遊戲裏過一把角色扮演的癮——藏身在隱秘之處,趁敵人出其不意,扣動扳機,一招致敵。實戰場景裏,狙擊手也常被形容成“戰場幽靈”,那枚子彈可能是一場漫長、焦灼對峙的突破口,或是特殊行動裏起決定作用的關鍵一擊。

        我説一個真實案例,有一名歹徒劫持了人質,躲在街邊商鋪,僵持了15個小時,談判毫無進展,強攻風險太大,狙擊手潛伏在外等待時機打破僵局。歹徒扛不住餓,要求進食,我們覺得機會來了。當談判專家端著食物一步步靠近門店,歹徒接過食物的那一秒,掩著的門終于開了一條縫。就在那個瞬間!子彈從門縫鑽進,正中歹徒眉心,人質安全獲救。

        狙擊遠不止開一槍那麼簡單。你可能覺得狙擊手很燃、很酷,但背後的訓練其實是超越體能極限的累和苦。“獵鷹”作為反恐國家隊,向來以超出想象的嚴苛著稱。每季度都要經歷一次“魔鬼周”——人均攜帶30公斤的裝備,每天訓練18小時,在斷崖、灘涂這類極端的環境下同時完成為期一周的野外生存、武裝越野和戰術訓練。

        怎麼堅持?一個字,扛;兩個字,硬抗;三個字,死命扛!我們的信念就是——可以倒下,不能落下!只有在最惡劣的環境下,才能鍛造出最出色的特戰隊員。但體能考驗只是狙擊手在“獵鷹”立足要過的第一關。我們要對打出的每一發子彈負責。如果不能一槍命中,就會錯過時機,甚至影響戰局。據槍、瞄準、擊發,每一個動作都要千錘百煉,直到成為刻在身體裏的肌肉記憶。

        練據槍講究的是穩: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半天時間就過去了。夏天滾燙的水泥地可以燙熟雞蛋,起身的時候汗水在地面顯出一個人形。為了練出能快速鎖定目標的“火眼金睛”,我們有一套特別的訓練方法——把小玻璃瓶挂在樹梢,迎著太陽練瞄準,隔著百米距離打蒼蠅,讓子彈擊中不過毫米的刀刃……直到瞄得眼睛酸脹,淚流滿面。而扣動扳機的那一刻,需要食指對扳機的高度控制力,這樣才能達到“全身靜、食指動、人槍合一”的狀態。

        除了技能的訓練,我也會為打出去的子彈建立“射擊檔案”。這樣,任何距離、風速,我都能找到參照。從彈道分析來看,晴天和雨天不一樣,草地和水泥地不一樣,山地和平地也不一樣。因為長期的訓練和習慣,我身上有一些改不掉的“職業病”,比如總是會不自覺地心算今天的風速,哪怕是坐公交車,也總是喜歡坐在視野開闊的最後一排。

        狙擊是一場修心,要無休止地和自己較勁。狙擊,往往是一個人、一桿槍、一個目標、一場戰鬥。所以狙擊手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他需要高度的專注、沉穩的定力、細致的觀察、敏銳的決斷。狙擊的過程,更像是一場自我修心的過程。

        我在隊裏的綽號叫“王一發”,因為一發就能命中,身上有絕活兒。但我也經歷過非常消沉的瓶頸期,比賽經常“一輪遊”(指第一輪就被淘汰),精心準備大半年,最後還是淘汰出局,再怎麼讓自己靜下心來瞄準,還是射不中。委屈、質疑、懊惱,這些情緒交織纏繞,自己像是被困在看不到出路的迷宮裏。

        那個時候,我反復問自己:“消沉有用麼?還要這樣下去嗎?難道準備放棄嗎?”依然痛苦、煎熬,但我還是能清晰地聽到心裏的另外一個聲音説:“不!”我開始琢磨,到底該怎麼把手中的武器發揮到極致,自己跟自己較勁。白天端槍,晚上就端磚頭;在槍管上壘彈殼,掉一個,加一組,掉兩個,加兩組;看射擊心理學的書,學著分析調節的方法;在大米上練鑽孔,一鑽就是幾小時。

        那段時間,我倣佛著了魔,但心真的就沉了下來。我開始意識到,技術到了一定層面,拼的就是內心的強大。我要做尖刀上的利刃,不再輕易地被外界幹擾,倣佛整個世界只有眼中這一方景象:自己、槍、目標,簡單而純粹。

        狙擊水平的進步,在國際賽事上逐漸有了體現。我有了與世界頂級狙擊高手同臺競技的機會,在有“槍壇世界杯”之稱的匈牙利世界軍警狙擊手射擊錦標賽上,我拿過五次冠軍。站在領獎臺上,看著國旗伴著國歌升起,我很自豪。這,就是中國軍人的絕對實力。

        現在,我從一名特戰隊員成長為指揮員、教練員,把自己參加國際比賽以及實戰得來的經驗融入到平常的訓練中,一切都按打仗的標準來演練。我們“獵鷹突擊隊”也承擔了很多重大活動的安保任務,這些都是國家賦予我們的使命。只要有機會,我願永遠做一枚上膛的子彈,隨時準備迎接下一場戰鬥!

        我是狙擊手,我是中國軍人,我是新青年王佔軍。

穩若泰山,目如鷹鵠,

運籌帷幄,決勝千裏。

現實中的狙擊手也會“吃雞”嗎?

高倍鏡是不是絕殺的必備武器?

狙擊手的大腦是個超級數據庫?

實戰中的“槍感”到底從何而來?

        對話:王佔軍▼

        問:平時會玩“吃雞”等射擊遊戲嗎?

        答:我自己不玩,但是我見戰友玩過。遊戲包括跑步以後呼吸急促的聲音都給你模倣出來了,特別真實,還可以模擬各種戰場、各種環境,給你出各種條件,很豐富。但是,我們實際的訓練可能就很枯燥,就是反復一個動作,比如説據槍,可能練成千上百次。

        問:為什麼説射擊要克服本能?

        答:射擊要克服很多人的本能,比如説我打你一拳,你肯定想抵抗一下,對吧?但是我們據槍時抵肩這塊,它要保持穩定。我定這裏,你打我一拳,我再回來,沒有反作用力。怎麼去掌握好這個反作用力很重要。

        問:瞄準鏡是不是倍率越大越好?

        答:你的倍率調得很大,那麼你的視場就很小。比如説在山地狙擊的話,你找目標是不好找的,找不著。所以説,你要把倍率調成適當,或者説調小一點。倍率調小了,它的視場就大了,這樣你去找目標就好找。因為狙擊的前提是要找到目標,找到以後測距,你要知道你們的距離是多少,然後調格、調彈道,調完彈道後才擊發,並不是説我發現它就擊發,不是這樣的,那是在電影裏面。

        問:狙擊手的大腦都是數據庫?

        答:狙擊手訓練是有訓練周期的,每個狙擊手都有自己的射擊記錄本,記錄的全是數據。比如説具體是哪天,是幾點,陽光是從幾點鐘方向射過來的。還有就是風速是幾米每秒,這個用測風儀是可以測的。還有就是溫度,早上和中午溫差不一樣,彈道也不一樣,等等。各種數據一交叉,排列組合的話,就有了很多種環境和條件。我們做的就是把隨便某一天的環境拿出來,包括風速、陽光、溫度、濕度等,跟我以前的某一次射擊一樣。那麼這個時候,你就可以按照以前那個數據去打,去進行調整,問題就不大,就是這麼一個一個數據積累。

        問:狙擊手的“槍感”是怎麼來的?

        答:不同的槍種,它的子彈初速不一樣,風偏量不一樣,包括彈道都不一樣。同樣是一支槍,用不同的彈藥,它也是不一樣的,因為跟子彈的裝藥量有關係,跟彈頭的重量、形狀有關係,哪怕只是微弱的、很小的、一點點的不一樣。從彈頭的形狀看,可能這個彈頭稍微尖一點,那個彈頭稍微橢圓一點。所以,我們一般每個人都會固定用一支槍,在某段時間內把這支槍的一些相關的數據都打一遍,都有數據記錄。換一支槍,可能就會打另外的數據。

        問:感知風速有什麼技巧嗎?

        答:在草地上,喜歡揪一把草往天上扔,就是看風向。比如説檢靶,大部分情況都是打完以後去檢靶,一般300米、400米比較遠,去走這麼一趟,那我就要感受一下風向有沒有變化。可能你從外在看到的比較好玩,就是我走個幾十米抓一把草,“啪”扔一下,再走一會兒,再抓一把草“啪”扔一下。我覺得狙擊手都是有心人,他可能不善于用語言去表達,但是內心還是比較豐富的,思考的東西更多一些。

        問:狙擊手都有哪些“職業病”?

        答:我對鏡頭就有點很怵,鏡頭一對著我,我心裏就不舒服,有一種不安全感,不喜歡讓鏡頭對著。不管是以前出國比賽也好,或者説是我們在執行一些大型活動任務也好,我很少上鏡,不喜歡拍照,不喜歡在這個鏡頭前面,可能這個也是一種職業的習慣吧。

        問:狙擊是不是有時也得靠感覺?

        答:其實感覺這個東西並不唯心,它是有前提的。因為不管是國際比賽也好,或是在一些任務裏面也好,你沒有思考的時間,沒法猶豫,那一秒你必須扣出去。這個時候靠什麼?靠感覺。但前提是什麼?是前期你大量的訓練,有一定的技術積累,是靠這個。不是説剛開始我就憑感覺打,今天憑感覺打,明天憑感覺打,那不行。

特戰隊,魔鬼周,

嚴酷環境鍛造“尖兵利刃”,

每一個燃酷瞬間的背後,

都是超越體能極限的考驗。

3,2,1!

據槍,瞄準,擊發!

        專訪:王佔軍▼

       問:狙擊手的專注力是怎麼練成的?

        答:我們所説的專注力是指精力高度集中,甚至思想意識一點點的外移,都算是專注力外移了。高度集中的精力也是經過長期訓練的,包括像之前我們專門練習在大米上鑽眼,把各種顏色的豆子混到一起進行分類,還有比較簡單的,就是盯著一個手表的表盤,看它的秒針轉動,通過這些方法去練習專注力。

        問:怎麼做到幾個小時紋絲不動?

        答:比如臥姿,可能就是保持10分鐘、20分鐘或半個小時,時間長的有一個科目叫“狩獵狙擊”。根據科目設置,可以是4個小時,也可以是8個小時,就是一天都在據槍。這個科目內容是什麼呢?在遠方的一個區域內,有目標隨機出現,但它什麼時候出現,出現在什麼位置,出現多長時間,你都不知道。這就要求狙擊手時刻處于一個據槍瞄準的狀態。

        問:狙擊手如何做到一擊必中?

        答:不同的環境數據是不一樣的,像晴天、陰天、雨天,打出來的彈道都完全不一樣。那麼我們只能在各種天氣下,去驗證這個彈道,去獲得大量的數據,然後再進行分析。只有這樣,未來某一天有實戰任務,不管是什麼環境,之前我都有數據,然後適當地、合理地進行調整。因為在實戰任務中,可能你就只有一發子彈,不可能説一發子彈沒打中再打一發,尤其是當我們有一些特殊任務的時候。

        問:你覺得現在的風速是多少?

        答:現在這個風大概有3米/秒,還在變大。從射擊的位置到目標,比如説200米,我要去檢靶,走這一趟,我就知道每個位置的風速大概是多少,以及每個位置的風向,因為它不一定全部是往一個方向吹的。我回去再打的話,就知道風偏的偏差量修多少。有很多事情是不用語言去表達的,靠一種感知。

        問:疲憊沮喪的時候會做什麼?

        答: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把武器拿出來,然後放在地上。當我趴在槍後面的時候,通過瞄準鏡去瞄準一個目標的時候,我的內心特別安靜,外面的一切東西跟我好像都沒有關係,只有我、武器、目標,那種感覺挺幸福的。

鑽米粒,盯表盤,

打刀刃,擊蒼蠅,

長達數小時的絕對專注,

是狙擊手不輕言的孤獨。

急不得,緩不得,

巧不得,拙不得,

狙擊更是一場不斷的修心,

強大的內心才是制勝法寶。

千淘萬漉雖辛苦,

吹盡狂沙始到金。

愈挫愈勇,為國家榮譽而戰;

肩負使命,為我們保駕護航。

不擊則已,一擊必中!

新青年,時刻準備著!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我是“獵鷹”狙擊手,我是中國特種兵!-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85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