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聯合國的中國女孩:幸好,我沒有錯過非洲 | 新青年·陳皓
2018-09-03 09:09:18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陳皓:聯合國副秘書長兼環境署執行主任特別助理,負責亞太和中東地區政策建議,已在肯尼亞內羅畢工作生活六年。

這片土地還未被發現,

它依舊是未知。

它只是剛出現在別人夢想中而已。

——柏瑞爾·馬卡姆《夜航西飛》

動物、草原、峽谷、沙漠,

貧窮、饑餓、疾病、犯罪,

如果你對非洲的想象僅限于此,

不妨找機會踏上這片神奇大陸。

它孕育了人類文明,

也繁衍著萬千物種。

它目睹過消亡,

也見證著新生。

2017年12月,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陳皓主持聯合國環境大會高級別會議開幕式。

得知要去非洲工作那天,

她沒有絲毫懷疑和猶豫。

與藍天白雲一見鐘情之後,

青春從此和這裏緊緊相連。

短短100來年,非洲象銳減了96%,

平均每15分鐘,就有1頭遭到獵殺,

這樣下去,十多年後就會徹底滅絕。

她沒有也無法保持沉默,

開始和很多善良的人一起,

用行動撫平這場“象牙之殤”。

自2017年12月31日起,

中國全面禁止象牙銷售,

彰顯出大國責任與擔當。

“如果地球病了,

沒有人會健康。”

從目睹伊拉克的硝煙把羊群染成黑色,

到見證塞罕壩林場成為世界生態瑰寶,

她説自然環境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

不會停止為更美好的世界奔跑吶喊。

新青年第35期

邀請“聯合國女孩”

陳皓

和你聊聊非洲那些事兒

《幸好,我沒有錯過非洲》

  演講:陳皓▼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陳皓。

  今年是我在肯尼亞常駐的第七年。很多人聽到我在非洲工作,都會問我:“你怎麼在那兒工作?什麼時候去歐洲、去美國?”大家想到非洲,腦海中可能浮現的是貧窮、饑餓、疾病,甚至是犯罪。而我所經歷的非洲,是遼闊的草原、人們的熱情和這片大陸無窮無盡的活力。

  我還記得七年前,剛剛抵達肯尼亞的那個下午,天特別藍,雲彩就像棉花糖。那一刻,我和這片紅土地一見鐘情。

  我是一畢業就進入聯合國工作的。2011年的秋天,還是實習生的我,在梅地亞中心二樓,戴著藍牙耳機,正在風風火火地協助辦一場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喂,請問是陳皓嗎?我是你聯合國環境署總部的同事,請問你有沒有興趣來內羅畢(總部)工作?”“Are you serious(你是認真的嗎)?”我心中一萬個yes飄過。

  短短的六個月一晃就到期了。這個時候,又一扇門朝我打開,環境署新聞辦公室的主任邀請我加入他的團隊。能跟這麼優秀的團隊一起工作,我特別開心。當天晚上,我吃了兩塊兒肯尼亞當地的傳統主食Ugali。

  在做新聞官的那四年,我被賦予了更為重要的職責。那幾年,非洲大象的數目急劇下降,而主要原因是象牙消費市場龐大,獲取象牙的主要手段是偷獵、殺死大象。我們和國際刑警組織一起,將科學的數據轉化為政策建議,呼吁成員國打擊非法貿易,也針對民眾開展了密集的宣傳,呼吁他們改變消費野生動植物制品的習慣。

  2013年,我們邀請環境署親善大使李冰冰來到肯尼亞。我們帶她去看了失去媽媽的小象孤兒,她特別開心,歡呼雀躍著和小象們打成一片。但就在第二天,我們一行人穿越桑布魯保護區,在一棵樹下看到了一頭被毒箭射死的大象。象牙的30%-40%的根部在大象的頭骨裏,因為是最粗壯最有分量的部分,也直接關係到未來在市場上的銷售價格。盜獵者往往為了獲取整根象牙而將大象的面部切開。在我們面前的這頭成年母象,它的面部被整齊地切開,無數蒼蠅前赴後繼地奔向它的屍體,李冰冰站在離它不到一米遠的地方哭了。

  我們在保護區的最後一晚,桑布魯人為我們在幹涸的河床搭起了篝火,四周用火把守著,當地的女孩兒為我們唱起了歌。從小象孤兒到野生象群,再到親眼目睹大象的殘骸,這三天的實地考察雖然很短,但接下來的幾年,李冰冰一直和我們一起,為保護非洲大象極力發聲。

  2017年,我加入了新上任的執行主任的團隊,負責亞太和中東的政策建議。這兩年來,我走過了很多地方。在伊拉克的北部蓋亞拉,我站在極端組織武裝分子點燃的油井旁,黑煙遮天蔽日,當地的羊群都被染成了黑色。我難以忘記那種令人窒息的感覺。

  我也見證了中國的環境保護為國際産業格局帶來連鎖反應的兩年。去年12月,聯合國“地球衛士獎”頒給了塞罕壩林場三代守林、造林人。他們把種樹和治沙當做信仰,徒手建設林場六十年,將昔日飛鳥不棲、黃沙漫天的荒原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

  我所去過的很多國家,主政官員、老百姓的呼聲其實都大同小異。他們渴望更好的發展,更高的生活質量和更幹凈的水、空氣和土壤。我和我的同事處在如此幸運的時代,人們對健康地球的訴求賦予了這段環境外交事業日新月異的內涵。沒有錯過擺在聯合國面前的時代車輪,是我們的小幸運。在最好的時代,我想成為更好的自己,用生命力、經歷和定力去換取一個屬于我自己的人生。

  謝謝大家,我是新青年陳皓。

在聯合國係統裏工作是種什麼感覺?

去中東亞太地區出差遇過哪些故事?

為什麼要參與保護非洲象這場戰役?

  訪談:陳皓▼

  問:為什麼來到《新青年》?

  答:新華社的同事邀請我來參加《新青年》節目。我看了一下往期的嘉賓,覺得自己好像不夠資格上這個節目,所以當時就非常爽快地拒絕了。後來在跟我們的老板,也就是聯合國環境署的執行主任,通一個工作電話的時候,我像講笑話一樣跟他講。我説:“新華社邀請我參加一個《新青年》的談話節目。”他説:“你一定告訴他們你會去的,對嗎?”我説我拒絕了,他就非常意外:“Are you crazy(你瘋了嗎)?為什麼要拒絕一個這麼好的機會,去講述一個很好的故事?”

  所以,在他的鼓勵下,我最後跟新華社的團隊聯係説,我很希望來上這個節目,借助這個節目去傳達一個想法,或者一個好的理念,也很想跟大家分享我這幾年走過的道路。

  問:有哪些比較難忘的經歷?

  答:在伊拉克的時候,我們去了三個地方。首先是首都巴格達。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我們到了機場之後,要驅車前往“綠區”。在這條短短的道路當中,充滿了很多危機和風險。因為這條高速路的兩邊沒有任何樹木的遮擋,所以當時我在車上坐著的時候,其實是有一點害怕的。

  我們還去了伊拉克北部的蓋亞拉油田,去那兒的時候,我們經過了很多被破壞的房屋。我印象最深的可能就是這兩個場景。從伊拉克回來之後,和平于我而言,又多了一層很深刻的意義。

  問:為什麼參與保護非洲象這場戰役?

  答:我記得在2014年,那時候象牙在我們國內還沒有全面禁止。我看了一個央視的調查紀錄片,叫《象牙之殤》。海關總署的一位同事出現在片尾,他用一種特別有溫情的態度説:“我在一線打擊走私這麼多年,覺得扼殺這個市場的最根本辦法就是不要讓它有市場。”他當時的明確態度是要全面地禁止象牙貿易,給我的印象很深。因為那個時候,他就有這樣的想法,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率先想到“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我們的亞太環境執法獎就頒給了這位我當時崇拜的“男神”。那個時候特別開心,我想他是我那幾年打擊象牙貿易時,印象最深刻的和覺得很勇敢的一個人。

  問:站在國際舞臺上發聲,你怎樣理解這個時代?

  答:我覺得我們這一代比我們的父母有了更多的機遇和平臺。舉一個例子,我剛剛加入聯合國係統的時候,裏面有一個招聘制度叫做“青年項目官員(JPO)”。當時有這個項目的國家都是發達國家,包括北歐和一些東亞國家,中國還沒有。所以,你會看到在聯合國係統內有很多年輕人,他們都來自丹麥、挪威、瑞典、日本、韓國……

  那個時候我就在想,什麼時候我們能有這麼好的一個招聘制度,讓中國優秀的年輕人到這樣的舞臺來鍛煉。今年環境生態部向我們機構派選了11名青年項目官員,每個人都特別優秀。作為目前活躍在聯合國係統裏面的年輕人之一,我覺得我們非常地幸運。

  問:對那些有志加入聯合國工作的年輕人,你想説什麼?

  答: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在我開會的時候,經常發現很多年輕的同事或雇員會在進入會議室之後,主動坐在非常靠後的位置。尤其是女孩,可能會比男孩發生的幾率更高一些。有的時候,我會跟他們講,要主動地盡可能地往前坐,坐在桌子那兒,有機會發言的時候要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大家都會願意採納,不論你是男女,也不論你的年齡、資歷。我們要以想法為上,所以我建議年輕人特別是女孩,要勇敢地抓住機遇,在機遇來的時候,非常自信地去展現你的專業能力和態度。

主動選擇服務公共事業,

勇敢展現中國青年風採,

在未來的無數個“六年”,

她的非洲故事還將續寫。

2017年7月,伊朗首都德黑蘭,陳皓作為聯合國環境署代表參加國際防治沙塵暴大會。

破除對陌生世界,

或浪漫或恐懼的想象,

開啟對未知世界,

或精彩或艱難的求索。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你怎樣,世界就會怎樣,

新青年,與人類共命運。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聯合國的中國女孩:幸好,我沒有錯過非洲 | 新青年·陳皓-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55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