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博士“戲癡”在“流量時代”的絕地反擊 | 新青年·翟天臨
2018-07-16 12:38:45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翟天臨:青年演員,北京電影學院博士,代表作《白鹿原》《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等。

從本科到碩士再到博士,

他用12年修煉出一身“毀容式”演技;

從《心術》到《白鹿原》,

他拍戲不多但被譽為“中國好演員”。

“翟男”是他的生活,

“戲癡”是他的態度,

在流量滿天飛的“圈子”裏,

他卻拒絕“兩年拍七部戲”。

“真正的演員,

無法接受演技上的失敗。”

從免費拍戲被拒到獲得觀眾認可,

他用行動證明,

演技回歸的時代終會來臨,

走過而立之年,

他立的是不可替代的自己。

新青年第28期

邀請青年演員

翟天臨

告訴你演技如何一直“在線”

 《人生的價值在于你的不可替代性》

  演講 翟天臨▼

大家好,我是青年演員翟天臨。很開心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受邀來到這個舞臺上,跟青年們聊一些屬于我們青年的一些獨有的淺顯的想法。

  前幾天,我聽到一句話覺得特別有意思,説,“你的報酬不是和你的勞動成正比,而是跟你勞動的不可替代性成正比”,我覺得這句話挺有意思的。然後,我就上網去查了一下,發現這原來是《資本論》裏面對于價值和價格的基本概念。

  前幾天我又看到了一個視頻,是關于下崗的。有一個城市,大家都有收費站,結果科技發展了,取消了所有的收費站。這是好事啊,對于百姓來講,造福百姓,也緩解了道路擁堵。但是對于收費站的人來講,對于工作人員來講,那就慘了。然後,他們就找到領導,去抱怨。

  我記得視頻裏面有一個大姐,她站起來説,“我今年46歲了,我把幾十年的青春都送給了這個收費站,我不會再學別的了,我也很難再學會別的了,我怎麼辦?”聽到她説這句話之後,我覺得很心酸,我也確實為她感到委屈。

  但是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奪走了她的工作?再反思我作為演員的這個工種,我剛剛從學校畢業的時候,作為一個新人,大家是很難的,舉步維艱。那個時候沒有什麼流量,也沒有觀眾認識你,更不用説所謂的市場。

  我記得當時看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劇本,特別想演,然後就鼓起勇氣去找這個制作人。我説,“我想演您這個戲,我能演好,給您半價行不行,能讓我演嗎?”他説,“不行。”我説,“那我打一折行不行,您意思意思我就給您演了,行不行呢?”他説,“不行。”我説,“這樣吧,這個角色我不要錢,我免費給您演,只要讓我演怎麼都行,我真的很喜歡這個角色,行不行呢?”他考慮了一會兒,説,“對不起,我們已經有要花錢邀請的人了。”

  我是一個挺各的人,心態也還算不錯,這件事情當時確實讓我難受了兩分鐘。但過了這兩分鐘之後,我突然又理性地想了一下,如果把我換作這個制作人的話,我可能會跟他做一樣的選擇。

  為什麼呢?因為對于我們演員這個職業來講,它確實是需要市場的。它需要觀眾認可我們,需要我們花很長的時間給予觀眾一種信任感。而這個信任感,是需要你孜孜不倦地努力,一個作品一個作品去建立起來的。而且,這種信任感一旦被破壞,想要再次建立起來非常難。而我沒有花時間,沒有經歷過這個過程,所以我就不具備拿到這個角色的不可替代性。

  我大學的老師王勁松老師,他曾經跟我説過一句話。他説,做演員這個行業,整個過程你們會不斷地失去很多東西,但是不管你們失去什麼,最後要保留你的自信,因為如果你連你的自信都沒有了,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我覺得每個人在青春的過程當中,都有很多諸如此類的困擾、困難,還有窘迫。也恰恰是這種窘迫,可以讓我們更加有動力去完善自己,讓自己成為更好的自己,更強的自己,更加具備不可替代性的自己。青春就是這樣,不是嗎?

  有一個晚清著名的國學大師叫王國維,我非常崇拜他。他在他的作品《人間詞話》裏面,把人生分為了三個階段。他是這麼説的,“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王國維的“人生的三個階段”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他讓我明白,迷茫是正確的,努力的時候就必定要咬著牙。還有就是,當你撐不住的時候,只要你堅持,就一定可以成為最好的自己。

  我也知道,作為一個演員,最後拼的就是文化,還有審美。這兩點鑄就了我們與別人的不同,鑄就了我們的獨一無二性,最後鑄就了我們的不可替代性。當我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我花了12年的時間,在北京電影學院學習電影這個專業。並不是因為讀書可以給我帶來什麼更好的社會價值,給我什麼更好的名望,僅僅是因為我知道,我是一只“笨鳥”,我需要更勤奮一點、再勤奮一點。

  今年我好像就要畢業了,如果幸運的話。所以,我知道學習是我終生都要去做的事情,一直到我人生的最後一刻。所以,讓我欣慰的是,通過這些年的努力,我也在自己的行業裏面,擁有了些許的不可替代性。

  非常榮幸能夠站在這裏跟大家分享,希望我們年輕一輩都能夠一起攜手努力奮鬥,成為更好的自己,成為能夠被別人需要的自己,成為那個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自己,謝謝!

 

在翟天臨眼中,

怎樣才能被稱為一個好演員?

他把自己定位成“學霸型”演員

還是“努力型”演員?

《白鹿原》和《軍師聯盟》

拍攝體驗有何不同?

為什麼他兩年只拍了這兩部戲?

  專訪 翟天臨▼

  問:您想和大家分享的主題是什麼?

  答:我選擇的主題是“人的價值的體現在于你的不可替代性”。之所以要跟大家分享這個主題,其實我覺得人生當中,青年階段是我們常常會遇到一些迷茫的階段。

  問:您是“學霸型”演員還是“努力型”演員?

  答:我覺得我比較笨,然後一直讀書讀到現在。我只能説自己是一只“笨鳥”,應該早一點飛,或者是比別人多飛一點。但是我通過學習之後,提高了自己的審美。很多東西都在被重新定義,隨著你知識的累積。我讀書不是為了獲取更好的社會價值,也不是為了證明我的社會地位,或者是給我帶來更高的學歷,好的口碑,都不是。它僅僅是一個求知的過程。所以,我讀書沒有那麼多的企圖心。

  所以,我就沒想過什麼“學霸型”的演員,如果硬要説它跟我的表演有什麼關係的話,我覺得它就是提高了我的審美。另外的話,我覺得演員最後拼的就是文化和審美,這將讓我變成和別人不一樣的我,並且鑄就一個不可替代的我。

  問:您覺得怎樣才能被稱為一個好演員?

  答:我光在電影學院學習電影這個門類就已經學了12年了。演員是一個研究人的行業、工種,它就離不開對人性的認知,而對人性的認知,又離不開對自我的認知,首先要知道“我”是誰。提高對自我的認知,又跟三個方面有關係:你走過的路,遇到的人和看過的書。所以,如何去做一個好演員,我無法去回答你,但是我知道方向在哪兒,如何去努力。我可能一直會努力到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

  問:《白鹿原》和《軍師聯盟》拍攝體驗有什麼不同?

  答:接拍《白鹿原》和《軍師聯盟》,當然這兩部作品都是我們中國在文壇上最頂尖級的作品了。所以,首先對我而言,劇組能夠邀請我,我認為對我是一種認可。這幾個作品花了很長的時間,我花了兩年的時間,在如此快的市場上拍了這兩部戲,也代表著我作為一個年輕人對于文字的審美水準,代表著我作為一名演員,認為我在這個職業當中能為個行業做的一些責任。

  優秀的文字,是可以賦予角色非常大的魅力的,年輕的演員是有社會責任感的。你接什麼樣子的戲,代表了你作為一個年輕演員的審美,你能夠給社會傳達出怎樣的文化。

  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完成這兩部偉大的作品。但是,這個時候市場也流行流量和天上飛來飛去的戲。當然,我們不是説那些題材不好,只是説離地氣、離人民越來越遠,離我們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遠。

  那段時間,我記得有一個非常好的大哥哥,孫淳老師,也是一個偉大的表演藝術家。他跟我説要自信,但同時知道自己是誰,不管世界、外界的市場如何變化,大喊一聲“你改變不了我”。我的審美就放在這,這就是偉大的自我意識的體現,我就是靠著這口對審美的自我篤定而撐過去的。

  問:您覺得新青年應該是什麼樣的?

  答:新青年一定要與時俱進,懂得創新,因為創新可以讓自己處于一個不斷探索的過程。還有一個就是,如果你創新的話,不容易被淘汰。還有索求新的知識,永遠不要放棄對知識的渴求。我引用魯迅的一句話吧:“不要問你現在想要什麼,只要問你現在能做什麼。”

有人説他“戲紅人不紅”,

他欣然接受,

説塑造角色才是演員該做的事情。

有人説他是“學霸”“博士”,

他一笑而過,

説學習是為打造獨一無二的自己。

“世界原是大戲臺,

我是燈光下的影子;

戲臺本是小世界,

我是人群中的過客。”

不要問你現在想要什麼,

只要問你現在能做什麼。

新青年,與眾不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一個博士“戲癡”在“流量時代”的絕地反擊 | 新青年·翟天臨-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14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