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與“魔鬼”打交道的人:90後女兵為你揭秘中緬邊境生死緝毒故事
2018-06-25 10:13:55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我們常幻想自己是超級英雄,

捧著手機在虛擬的世界“絕地求生”,

而這個28歲的姑娘在6年間,

參與繳獲超過自己體重四倍的毒品。

 

從大學畢業生,到緝毒隊骨幹,

從邊防檢查站,到女子偵查組,

她一絲不茍嚴守邊關,

也勇挑重任喬裝偵查。

 

曾幾何時,

一個警惕的眼神讓她慌張,

一次瘋狂的追擊讓她涉險,

一聲絕望的吶喊讓她痛心。

 

緊鄰“金三角”,

危險無處不在,意外隨時發生。

年輕的戰士們,

成為扼守“禁毒防線”的第一關。

 

正值花樣年華,

他們用血肉之軀築起堅固屏障,

甘做無名英雄,

只願為我們守衛祖國疆土安寧。

 

新青年演講第25期

邀請90後緝毒女戰士

王彥入

講述中緬邊境的緝毒故事

《邊境緝毒往事》

 

  自 述 王彥入 ▼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王彥入,一名邊防緝毒戰士。

  大二那年,我在深圳參加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安保工作。我住6樓,有一隊武警戰士每天都會邁著整齊的步伐從樓下經過。20歲的我像花癡一樣,每天趴在窗臺上看著他們,每一步都像踏在我心裏一樣。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穿上了筆挺的軍裝,我從沒見過自己那麼美的樣子。

  大學畢業,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到家鄉當公務員,一個是到千裏之外的邊防部隊當兵。父母當然是希望能留在他們身邊,但或許是因為那個夢的緣故,我選擇了當兵。

  我工作的地方叫德宏,在中緬邊境。中緬邊境線很長,犬牙交錯,沒有天然屏障。有的地方國界就是一條小溝或是一個田埂。因為緊鄰“金三角”,所以禁毒壓力非常大。

  剛來偵查組不久,有一次我和戰友們在汽車站附近跟控一名嫌疑人。他的警惕性非常高,走上十幾步就會迅速回頭觀察一下。碰上這麼一個時不時猛回頭的嫌疑人,我們只好不停地更換隊員上前跟控。換到我時,他進了車站買了票,我跟了進去。看他上了大巴,我在車下想確認他的位置。眼看汽車就要開了,他突然又走下來,一下子和汽車旁邊的我眼神對視上了。

  當時我們的距離很近,他盯著我看,眼裏滿是懷疑和警惕。我的腦子“轟”一下就炸了,心跳加速,腦海裏閃過一個又一個問題:是我暴露了嗎?剛才跟控的環節哪裏露出了破綻?

  我努力保持鎮靜,也沒有回避他的目光,停頓幾秒後我錯開視線,離開了現場。走出嫌疑人的視野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身汗。我快速從車站出口又繞回到大巴車附近,在嫌疑人的視野盲區確認了車牌號和他的座位,最後成功幫助戰友抓獲了這個嫌疑人。

  還有一次,我們鎖定了目標。對方有好幾輛車,都很瘋狂,在二級路上時速開到了140,我們的車子根本追不上。有一輛車子突然倒車,全速朝我們撞過來,我們的車子當場被撞毀。一位戰友顧不上安全氣囊的巨大衝擊,迅速下車追捕,被對方狠狠擊打頭部還死死地抱住他不放,直到戰友們趕上來將其制服。

  除了這些驚心動魄,我們的工作更多是平凡瑣碎,甚至有時難堪得讓人難以忍受。大家很難想像,販毒分子為了逃避檢查,會想出什麼辦法來運毒。我見過將毒品藏在電腦、內衣、山竹、大米、汽車油箱裏的,還有將毒品溶解藏在衣物、飲料裏的,甚至有人用自己的身體藏毒。

  抓獲體內藏毒的嫌疑人後,我們需要戴著手套,從他的排泄物中將毒品挑揀出來作為物證。曾經有一個嫌疑人排了三天才將體內的毒品排幹凈,取出毒品時滿屋子都是惡臭。可能在很多人覺得,這太難以想像了,但這就是我們的日常。

  前幾年,有些藝人因為涉毒而影響了演藝事業。説實話,當我在網上看到那些為偶像抱屈的粉絲,甚至鼓吹“大麻合法化”的言論時,我十分生氣。這些人,對毒品的力量一無所知。

  他們不知道,毒品對人的身體和神志有多大的摧毀力!我見過他們毒癮發作的樣子:滿地打滾,鼻涕眼淚不住地往下流,大熱天裹著棉被還不停地打寒顫。他們更不知道,販毒的利潤讓多少人成為惡魔,多少個家庭墜入深淵!

  我的老組長查應鵬,被毒販連刺7刀,最險的一刀距離心臟不到1厘米;我們雲南邊防的楊軍剛烈士就倒在了毒販的槍口下。還有,全國緝毒戰線上那些因公負傷、致殘、犧牲的英雄們,他們在保護誰?如果,被他們保護的人卻反過來為毒品開脫,那他們的付出又算什麼?他們的汗,他們的血,都白流了嗎?

  轉眼6年過去了,我一共參與繳獲毒品220多公斤,比四個我還要重。我常常想起八年前趴在窗臺上的那個自己,看著兵哥哥們瀟灑地走過,心裏聽到那個召喚的聲音。那聲音告訴我,綻放在祖國邊境線上的青春,是最美的芳華。

 

毒販都是什麼樣的人?

他們如何藏毒?

抓獲後怎麼判?

 

偵查隊日常怎麼工作?

扮演過什麼角色?

經歷過什麼危險?

  問 答 王彥入 ▼

  問:邊境禁毒的重要性在哪裏?

  答:德宏緊鄰“金三角”,而且中緬邊境沒有天然屏障,所以這個美麗的地方被毒品侵害嚴重,我們多查一克毒,內地就少受一份害。

  問:為何人工緝毒仍不可或缺?

  答:毒販的藏毒手法形形色色,多種多樣。例如將毒品海洛因溶解在礦泉水裏,它的顏色就接近于可樂的顏色,放在可樂瓶裏,機器是檢查不出來的,但是查緝人員一聞味道就知道了。

  問:“女子偵查隊”日常工作是什麼?

  答:來到偵查隊以後,大部分時候是穿便裝,隱蔽身份,化裝偵查。偵查隊的工作不僅有前期的化裝偵查、抓捕,還有後期的案件辦理。

  問:毒販都是什麼樣的人?

  答:幾年下來,我還發現“毒販”們,也不全是影視劇裏那種窮兇極惡、陰險狡詐的面目。很多販毒集團的頭目在境外遙控指揮,用金錢誘騙那些極度貧困、失去經濟來源的邊民們替他們犯險運毒。而他們可能得到的“報酬”,並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大數目,有的就是幾百塊錢而已。我們就遇到過為了300元錢被人誘騙運毒的情況。

  我們曾抓過一個外國籍的女毒販,她的丈夫因為吸毒幾乎變賣了所有家産。她沒法養活6個孩子,于是鋌而走險。被捕後,她跪在地上,抓著我和戰友的腿,使勁搖晃,瘋狂地哀求我們:“我求求你們了,我丈夫把家裏能賣的東西都賣了,我是實在沒有辦法!我丈夫吸毒,但我從來沒有吸過!家裏還有六個孩子,我被抓了,他們就全都完了!”

  她的眼神,那種充滿絕望和悲傷的眼神,我到現在還記得。但法不容情,抓了她,或許就救了更多的人,這一點我們不會遲疑。

  問:工作中有哪些危險?

  答:我們抓獲的犯罪嫌疑人量刑都比較重,一般都在十五年以上,所以武裝販毒的情況也非常多。在抓捕、化裝偵查的過程中,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外。另外,我們接觸的犯罪嫌疑人多數自身就有吸毒史,本身就是艾滋病、肺結核等傳染病病毒的攜帶者,在與他們接觸的過程中,我們也有被傳染的隱患。

  問:為了執法偽裝或扮演過哪些角色?

  答:我們會根據案情的需要和現實情況,扮演成不同的角色。有的時候是大學生,有的時候是街邊小販,有的時候就是一個路人甲,還有的時候會和男戰友一起扮演一對小情侶。

  問:參軍以來為什麼事情哭過嗎?

  答:有一次我探親回家,我姑姑跟我聊天的時候説:“你媽媽這兩年身體不太好,每次聽説你要出去辦案子的時候,都整夜整夜睡不著覺。”她當年做了一個手術,連我的表姐妹都到醫院去照顧她。全家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卻瞞著我一個人。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在被子裏哭了。

  問:想對參加緝毒工作前的自己説什麼?

  答:你的選擇是對的。

  問:什麼是“新青年”?

  答:青年強則國強,新時代的新青年應該有本事,有擔當,有理想,將個人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緊緊相連。

 

緝毒不是電腦遊戲,

可以重新開始;

也不是電影作品,

可以多次重拍。

 

“有的網友鼓吹‘大麻合法化’,

那我的戰友們又在保護誰?”

 吸毒者的人生或可重來,

但那些犧牲的戰士們呢?

 

當有些人在網上隨意發表出

不加思索的觀點時,

是否想過他們在真槍實彈中

一次次的死裏逃生?

 

“哪怕是一克毒品,

也不許‘溜’過去。”

 

他們從不説辛苦,

與戰友並肩作戰是別樣的“浪漫”;

他們從不覺高尚,

因為自己的價值與使命就在于此。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

回望來時路,翹首新徵程。

新青年,從不言悔。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曦
與“魔鬼”打交道的人:90後女兵為你揭秘中緬邊境生死緝毒故事-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9900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