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努力是一種天賦,焦頭爛額也是好生活|新青年·大鵬
2018-06-11 10:14:4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大鵬:青年喜劇演員、導演,代表作《煎餅俠》《縫紉機樂隊》。

一個東北的漢子,

跑來北京當北漂,

本科學的是建築學專業,

卻因為恐高放棄蓋大樓。

一路走來,

做過編輯,剪過節目,玩過綜藝。

現在的他,

當演員,做導演,自己做起電影。

他説曾經那些日子真的難搞,

但偏不愛摘唾手可得的蘋果。

別人丟棄在風中的只言片語,

他會記在小本子裏細細揣摩。

一本又一本,記下曾經的愁苦滋味,

回頭才發現,焦頭爛額也是好生活。

“新青年”演講第23期

邀請“煎餅俠”

大鵬

講述他的北漂故事

《努力,也是一種天賦》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大鵬。

  今天站在這,其實我是有些緊張的。因為我知道在座的你們,都是來自北京各個院校的優秀大學生代表。而我,在像你們一樣年紀的時候,遠在吉林,一個普普通通的院校,這麼一個大學生,你跟我説,未來十幾年以後你有機會站到新華社的大禮堂,去給北京的同學們分享你的故事,我會生氣的。(同學們,你們還是有希望的。)所以生活很長,我們真的不知道未來還會有什麼樣的驚喜,又或者是驚嚇在等待著我們。

  那為什麼我一個學建築的跑到北京,現在變成了一個喜劇演員。其實很簡單——我呢,恐高。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因為學建築嘛, 我們要到那個未竣工的大樓去實習。我上到第二層的時候,我就走不上去了,後來是被同學們給抬下來的。因為那個未竣工的大樓電梯也沒有裝,一切都是裸著的,所以我特別特別地害怕。

  2004年我大學畢業之後,就來到了北京找工作,但是因為我畢業的學校實在是太普通了。所以,其實很多用人單位在最開始的第一關,人家看到你簡歷上學校的名字,就把你拒絕在門外了。後來我又投簡歷到搜狐網站,那個時候互聯網剛剛興起,他們需要一些新鮮的血液和力量。然後,我就一直到現在十幾年都在同一家公司同樣的職位,是一個互聯網內容的編輯。

  2004年的時候,我剛來北京。第一份工作是800塊錢的月薪,然後我花400塊錢在通州租一個房子,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個房子。我都不知道,我有沒有其他鄰居。因為那是一個很老舊的居民樓,然後每天我上班很早,回來又很晚,當我回來的時候,發現這個樓裏,其實每家每戶都不開燈,樓道裏也沒有燈,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鄰居。

  有一天晚上十二點多,突然“哐哐哐”,有人敲我們家門,然後我就問,“誰啊?”“我是你鄰居。”給我嚇一跳!你看你們現在在笑,當時要是你們一定會體會我當時的心情。我很害怕,我説,“啊,你要幹嘛?”然後他説,“我鑰匙掉在地上,我看不見,找不到了,你可以出來嗎?幫我照照亮。”我鼓足了勇氣,跟他説:“你自己找吧!”

  那個時候,其實工作是很瑣碎的,我記得我有一個工作是,當時的網站舉辦了一個音樂比賽,全國各個地方的音樂人,來分享他們的音樂作品。可是那個時候互聯網不像現在這麼發達,用e-mail就可以傳了,那個時候他們都是給我們公司,寄這個CD,寄磁帶。我的工作領導告訴我,把這上千份的音樂呢,轉成數字的然後讓他們聽。其實,這是一個很簡單、很普通、很瑣碎的工作,但是我就是希望能夠做出一點什麼不一樣。

  後來,每一個音樂在轉的過程中,我就聽它,然後在電腦裏建好了文件夾,把它們分類,這是搖滾的,這是民謠的,這是一些樂隊的歌曲,這是流行的。我把這些音樂分好類,然後給到我們的主編,當時主編就特別地開心。其實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一個普通的工作,但是因為你的不同,讓它不同。

  因為我總是在進行一些招聘,現在遇到一些年輕人,他們就問我説:“大鵬老師,我怎麼樣才能像你一樣成功?”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樣跟他們講,因為每個人對于成功的定義和理解,在每一個階段又都是不一樣的。我只是覺得可能我們是不是,不要追尋那麼快的速度,去成為誰誰誰,是不是可以把眼前的事情用你自己的方式做得再仔細一點。

  我有一個習慣,隨身攜帶一個小本子,經常在各種場合聽到有人講漂亮的話,無論是看書看來的,電視看來的,還是路過誰説的,就都會寫在那個本子上。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用上這些話,時不時拿出來翻一翻。

  2009年的時候,我終于有一個機會可以上電視臺了。那是山東衛視的一檔節目,叫《不亦樂乎》。一個做遊戲的環節,我們爬到很高的地方,然後我就摔了下來,摔下來其他的主持人就以一個綜藝的方式過來問我,“來,我們讓大鵬講一下,他此時此刻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

  話筒就遞到我面前了,當時我就躺在地上,就想太棒了,鏡頭來了,説話的機會到了,我就使勁地在想,我到底應該怎麼回答他這句話。停頓了有五秒鐘以上,現場很冷場,主持人就把話筒拿過來説,“好,看起來大鵬真是摔傻了,我們下一個環節。”

  因為他們只能用這樣的話來往下去帶那個節奏,讓節目正常地進行。而我就真的躺在那就傻了,我覺得我不只是難過,也不只是摔得疼,更多的感覺是懊惱:“你不是一直希望有機會在電視上説話嗎?那為什麼話筒遞到你面前的時候,你就無法張嘴了呢?”

  那天我回到住的地方,就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但是哭著哭著我突然想到了,如果我當時這麼説,是不是一個合理的,算是把這話接過來了。我突然就不哭了,開始拿我那小本子,然後拿筆就開始記:“你看我現在這麼狼狽的樣子,像是有經驗可以分享嗎?”我一遍一遍背,在房間裏,就拿著本背。我希望有一天當話筒再遞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可以用這句話來回應他們。

  但是,這個機會再也沒有來到我面前。可能有很多事情,錯過也就是錯過了。當然了,這個小本子,到現在都在我身邊。一本用完了就換另外一本,用完了又換另外一本。

  我有一個好朋友,叫趙英俊,可能你們有一些人聽過他的歌,最近在拍自己的網劇。有一天他跟我説,“你別看我現在這麼忙,我覺得我現在快樂極了,因為焦頭爛額才是好生活。”

  這句話有點耳熟,我寫在本子上,變成了我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的主題。對,焦頭爛額就意味著我們沒有準備好。但是,誰説了很多事情一定要準備好才開始呢?焦頭爛額意味著我們可能在做的這件事情並沒有能力去夠得到,但是如果你輕輕松松就摘到一個蘋果,那樣的話也不過癮。

  所以,我在準備今天想講什麼的過程當中,我在梳理,梳理一些事情。我突然發現,其實我一直以來做的,都是焦頭爛額的事。過去是,此時此刻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是自己能力沒有辦法支撐的事,但是我願意跳起來去試一下,一旦夠得著呢?一旦有提升和收獲呢?

  以上就是我想要分享的內容,他們來自于你們不知道我的時候。我北漂十幾年的生涯當中,其實一直都沒有放棄努力,一直都在焦頭爛額。但那在我眼裏,就是非常美好的生活。

  謝謝你們。

新青年對話大鵬

訪談實錄

  問:你覺得自己最符合“新青年”的品質是什麼?

  答:如果大家覺得我是“新青年”的一個代表,那至少有兩個詞匯組成:一個是“新”,一個是“青年”。我覺得其實對我來講,因為在這個行業,從默默無聞到現在開始有人看我的作品,已經經歷了十幾年,如果還能夠被稱為“青年”的話,我自己覺得是挺開心的一件事。

  我本身是來自于互聯網,我最早的作品都是網絡平臺播出的。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在網絡平臺的表達都是被觀眾能看到的新的東西,這個也是如果你問我一個原因的話,我想可能是因為這一部分,但我沒有辦法説我自己。我只希望我自己能永遠保持“新”,永遠保持年輕的心態,然後創造的東西,永遠可以帶給國內觀眾新的體驗。

 

  問:你覺得你的哪些日子是“最難搞”的?

  答:我覺得因為《在難搞的日子裏》那本書寫在2014年,講的2014年之前的事,那可能更多地分享了一些剛來北京時候的故事。那個時候可能工資也比較低,生活成本也比較高,所以那是一段難搞的時光。但是我想分享的是,你只要保持樂觀,也許它就會變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它讓你在工作當中有動力,有動力你才能做好,做得好才可以有更好的機會,其實是一個良性循環。

  我尋求工作上的認同,如果沒有做好,我在自己反思自己,為什麼沒有做好。我尋求新的本領,然後我希望它可以武裝我自己,讓我在各個工作上表現得更好。如果有工作上的認同,這就是我收獲笑出聲來的一種具體的方式,我覺得那是讓我快樂和開心的時刻。

 

  問:當自己作品受到爭議時懷疑過自己嗎?

  答:沒有,完全沒有,我也經常比方説,最近在看其他電影的時候,也會享受別人造夢的時候帶給我的愉悅,也會質疑他們的拍攝手法,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評價和評論的權利。

  如果你在評論當中徹底迷失自己,去討好每一個人,那是不現實的。正因為有個性,你的作品才會受到大家的歡迎,因為我覺得我可能做得還不夠好,但它不至于打擊到我,因為時間還很長。然後你也説我是新青年,那我想我在通往中年的路上,我可以不停地提高和成長。也許在某一個時間點,我可以做到,原本在這個角度去挑你毛病的人,不再去挑你這個角度的毛病,那就是一個進步。

  但是有一些硬的東西,比方説我長得不漂亮,我沒有辦法跟那些特別的偶像去比個人的外在魅力,那些東西是恒定存在的,那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但它擊不垮你。

 

  問:你是怎麼定位自己的?

  答:我確實做了很多的事情,那是在這十幾年的職業生涯當中,不停地去探索和修正自己最適合做的事情。我覺得演員、導演、歌手這些身份對于我來講都是成長,每個身份在不同的階段給了我不同的本領,而且全部的技能匯聚到一起,其實是在為我現在拍電影做一個鋪墊。所以自從開始拍攝電影,我找到了自己可能會長期持續下去的一份工作。那麼我現在更願意把自己的身份當成一個電影導演,但是我也不放棄,通過各種各樣的表達,來向大家訴説我想要表達的事情。

 

  問:作為東北人,你覺得你創造笑點的水平如何?

  答:遠遠低,遠遠低,低于平均水平以下很低。因為我在大學的時候我們一個宿舍全是東北人,然後我在我們班級真的是非常普通,我身邊,我們宿舍裏面就有很多很搞笑的人,但是他們現在反而都從事了我們大學本專業的一些工作。我其實不是一個特別搞笑的人,生活當中也是很悶的人,但是這個現在變成我的職業,也是挺有意思的。

大學上什麼專業,最熱門?

畢業選什麼工作,最賺錢?

留哪座城市生活,北上廣?

以後人生怎麼過,聽爸媽?

生活總在向我們提出各種問題,

但ABCD裏卻找不到正確答案。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考試,

沒老師、沒試卷、沒答案,

只有生活在身後沉默監考,

用一天天日出和月落讀秒。

 “別人給的答案都沒有意義,

管他什麼ABCD我都選C。”

不在選項裏糾結,

他選擇繼續奔跑。

焦慮的時代雞湯橫行,

別為輸贏擰巴了自己,

慢慢走好自己的節奏,

一切該來的都會到來。

讓自己聽見心跳,

也讓心跳跟隨你,

新青年,初心不改。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慧
努力是一種天賦,焦頭爛額也是好生活|新青年·大鵬-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917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