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埃及青年穆小龍:我想要一張往返中國的機票
2018-06-04 10:04:19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穆小龍:埃及青年,新華社外籍記者。

一片樹林裏分出兩條路,

而我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

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羅伯特·弗羅斯特《未選擇的路》

從金字塔到萬裏長城,

北漂7年,尼羅河畔長大的他,

早已愛上麻辣燙,也愛打麻將,

東北話?那也是杠杠的!

 

阿拉伯諺語有雲:

“求知,哪怕遠在中國。”

 

為何與中國結緣?

是青春叛逆的決定,

是命運奇妙的指引。

 

高考、畢業、求職,

在一個個人生路口,

他拒絕父母規劃的路線,

只想過屬于自己的人生。

 

當機會降臨時,

他只要,

一張去中國的機票。

 

要走少有人走的路,

就要吃少有人吃的苦,

流少有人流下的汗水。

 

跑兩會、趕現場,

在中國做記者的他,

不僅是尼羅河的兒子,

也漸漸為中國而驕傲。

 

“新青年”演講第22期

邀請埃及青年

穆小龍

講述他的中國故事

 

《我想要一張往返中國的機票》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的中文名字叫穆小龍,穆桂英的穆,大小的小,中國的龍。


  在中國生活了7年的我,作為一個“北漂”的外國人,經常會被問到很多“奇葩”的問題。


  中國人看到我的時候會問:“埃及人,你們那兒都是沙漠吧?”

  我説,“其實我長大了才知道沙漠在哪裏。”


  “那你們是不是騎著駱駝去上班?”


  我説:“是啊,公司樓下還有幾個駱駝場呢!”


  還有,“你們那兒是不是可以娶好多老婆?”你們真的不了解埃及的女孩兒,埃及女人可厲害了,一個埃及男人如果敢在路上看別的女孩一眼,會立馬被她幹掉!所以,沒你們想象的那麼誇張。


  我相信很多人會很好奇我和中文、和中國的緣分是怎麼來的。那我可以用兩個詞概括,一個是“命運”,一個是“決定”。


  我高考的時候,有一次回家的路上,我聽見我的鄰居在講我不懂的語言,我就好奇:“哥們兒,你這學什麼呀?”然後他就跟我説:“我是中文專業的學生,現在在學中文,所以和朋友在用中文交流。”


  然後,這個事兒過了很久,直到我的高考成績出來以後。雖然我是個理科學生,但我發現我的語言科目,阿拉伯文、英文、德文基本上都是滿分,反而物理、數學、生物的分數,相對來説稍微低一點。


  我就偷偷地去開羅大學文學院,看看有什麼語言專業我可以學。然後,那邊的工作人員就和我説了一句:“我們有一個新開的中文係,才有20個學生一班。”當時我覺得這個是老天給我的信號,我就是要學中文。


  然後,我從2005年一直到現在學中文,我覺得自己基本上成了半個中國人吧,這是我和中文的“命運”。


  退伍了以後,我做了一段時間導遊,後來我就想我要不要接著做導遊。當時我就接了一份工作,是做翻譯,一個香港媒體要拍一個關于埃及的紀錄片,然後我要給他們做翻譯和向導。


  雖然他們給我的工資沒有我做導遊高,但我就覺得,如果能有機會讓中國的朋友更了解我的國家的話,我就要做,所以我就接了這份工作。這個工作做完了以後,他們問我要多少錢工資,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自然而然地説了一句:“我想要一張往返中國的機票”。


  從2005年到現在,我與中國結緣13年了。我喜歡吃麻辣燙,喜歡打麻將,特別是四川麻將,我四川麻將打得還可以。基本上,我就是半個中國人吧!


  我生活當中有了好多變化,最大的變化可能就是我爸爸對我的認可。


  我爸爸是工程學院的一名老師,他從小給我設定的路線:長大了,要當一位工程師,這也是整個家庭的夢想。我記得他跟我説的一句話:“你聽我説,孩子,你要去最好的最貴的學校,不用擔心錢,去學工程專業吧!”這是在埃及比較穩定的路線,怎麼説呢,文明古國的套路都一樣的。


  然後我就拒絕了,我説我決定要學習中文。我真的無法形容他當時的那種眼神,讓我感覺,“這個兒子是不是失敗了?”“是不是廢了?”“是不是未來就沒有了?”


  雖然我心裏有點慌,但是我也覺得,他們説的不一定對,畢竟他們也沒有體驗過。他們這種話雖然讓我覺得心裏很慌,但是也讓我堅強。你們覺得我不會成功是吧?我就會成功給你們看!


  我來中國後,我的人生變得很有趣。我去了中國的好多城市,去了中國好多地方,人生變得非常有趣。不僅是這樣,我被我們政府邀請回家參加世界青年論壇,這個論壇是我們總統舉辦的。在演講的時候,他就一直拿中國舉例子,説中國的發展有多快、有多好,我真的無法形容我當時的那種自豪。“你知道嗎?”“對啊,我知道啊,我就在那生活,我什麼都看見了!”那種感覺特別爽。


  不僅這樣,去年我回家的時候我也收到了中國大使館和開羅文化中心的邀請。他們説在埃及,喜歡我的人很多,説我是個好榜樣,他們要給我辦一個粉絲見面會。這個粉絲見面會本來要來兩百多人,沒想到來的人真的特別多,排隊的人也很多,還有站著聽我演講的人,也很多。最重要的是,我爸媽來了。


  我記得我爸來的時候,被那個文化參讚直接邀請到VIP的休息區。我演講的時候他就剛好坐在第一排,我都不敢看他,因為我覺得看他我整個心都會慌。但是偶爾看他一下,我感覺,確認過眼神,他的整個眼神都是充滿驕傲的那種感覺。我當時就覺得:哇!他認可我了,我真的做到了!


  不僅是這樣,我在回埃及的時候還上過幾個收視率還不錯的節目,就是介紹我在中國的經驗,我在中國的人生,講中國人怎麼吃、怎麼喝、怎麼玩,就是文化交流。我爸爸一旦看到有我的節目,就打電話給各種朋友説:“這是我的兒子!當初是我讓他學中文的。”


  我的故事就是這樣,我相信如果當初我沒有選擇學習中文,如果當初沒有選擇做我現在做的事情,我可能會在埃及某個沙漠裏尋找石油,離我家人很近,掙得也很不錯,生活也比較平靜,但是可能生活沒有那麼有趣,那麼好玩。所以,我相信就我們作為青年,我們要堅持自己的夢想。


  我感覺小時候就生活在一個小泡泡裏,這個泡泡就是家人和我的好朋友、愛我的人,他們用愛和關懷給我做了一個泡泡。然後我學了中文,把這個泡泡給扎破了,扎破了以後,看到了世界有多麼美好。


  謝謝大家。

新青年對話穆小龍

 

訪談實錄

問:你覺得中國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答:中國對我來説一直是很新鮮的地方,我跟中國交流從05年到現在已經13年了。但是一直到現在,我每天都能發現新鮮的東西,新鮮感一直在。而且我覺得中國是非常多樣化的地方,從北方到南方,無論是習俗還是語言,都是怎麼樣研究都研究不完的。所以一直有新鮮感、好奇感,我在這裏很開心 。

 

問:適應中國的生活嗎?


答:我覺得,作為一個埃及人,我來自文明古國,中國也是一個文明古國。我老説,文明古國的“套路”都是一樣的。我覺得相似的地方有很多,中國人和埃及人多少都有些“迷信”。比如説,中國人説你打噴嚏是有人想你,埃及人説你咳嗽是有人想你,這種東西多少會有。包括父母催婚、父母管孩子、家庭觀念、婆媳關係好多都跟埃及一模一樣,這是讓我比較適應的地方。


問:來中國後對中國的認識有沒有被改變?


答:有很多。雖然中國和埃及都是文明古國,但是兩個國家的老百姓互相認識也不是很多,我們僅僅停留在一些印象上。比如説,中國人覺得埃及都是沙漠,這個地方很神秘,有木乃伊、金字塔、尼羅河。埃及人覺得中國有成龍、李小龍,中國人都會功夫,是不是每個中國人都可以飛起來,什麼都是中國制造。這些東西,就是大家對對方的印象。我在這裏,就能做到讓埃及人了解真正的中國,讓中國人了解真正的埃及,我覺得這是我非常擅長的。

 

問:什麼樣才算新青年?


答:新青年不就是年輕人的意思嗎?新青年的標準有兩個出發點:一是自己,一定要把自己變得更好,要相信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很多很偉大的人小時候都是很普通的孩子,甚至很窮,沒有受到特別好的教育,但是他們通過自己的奮鬥和努力變成榜樣,變成偉大的人。所以每個人都要相信自己會通過努力變得偉大,變得更好。另一個出發點是社會,你在一個環境中生活,環境怎麼樣都會影響到你,因為你在這裏生活。但你也要記得,你要去影響這個社會,就是要回報社會。

 

問:想對中國當代新青年説的話?


答:你們生活在中國歷史上一個非常好的階段,國家的發展很快,很多的政策都在幫助你們,讓你們創新創業,做更好的自己。肯定會有壓力,但是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你們面對壓力的時候,要相信還有好的方面,利用這個變成更好的自己。

 

讚譽榮耀紛至沓來,

曾經的叛逆少年衣錦還鄉,

確認過父親的眼神,

他明白他的青春已然無悔。

 

“小的時候就像,

生活在一個愛的泡泡裏,

當我扎破它時,

才看到外面世界的精彩。”

 

我們何嘗不曾對世界好奇過,

卻又默默接受了生活的套路?

 

發現更大的世界,

也讓世界發現你。

新青年,無國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曦
埃及青年穆小龍:我想要一張往返中國的機票-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9886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