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0年前汶川震區的男孩長大了!有一種成長,叫長大後我就成了解放軍丨新青年·馮維
2018-05-12 15:45:37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馮維: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集團軍戰士,汶川地震中深受救災部隊鼓舞,立志從軍。

上學路上的火把,

溪流中的小魚蝦,

操場邊的濕泥巴,

曾經的美好記憶。

這個四川羌寨少年本以為,

會一直這樣無憂無慮長大。

山崩地裂,突如其來,

天人永隔,生死一瞬。

老師和同學被壓在教學樓廢墟下,

死裏逃生的他倣佛一夜之間長大。

信號隔絕,道路不通,

偏遠的家鄉水盡糧絕。

他緊緊抱住顫抖的母親,

一遍遍聽著溫柔的寬慰。

“國家不會不管我們,

一定有人來救我們。”

是的,子弟兵來了!

他們徒步送來食物,

卻舍不得吃一口熱飯;

他們合力搭起帳篷,

卻背靠背坐地上休息;

他們夜以繼日刨挖,

卻沒察覺已滿手血泡。

眼前的這一切,

少年馮維看在眼裏,

並記在心裏。

小時候他曾説,

軍人手握鋼槍最神氣;

14歲的他發現,

原來滿身灰土是真情。

從劫後余生的少年,

到鐵骨錚錚的戰士。

震後五年,他披上戎裝,

成為理想中的軍人模樣。

“新青年”第19期

邀請解放軍戰士

馮維

聊聊他的心路歷程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馮維,今年24歲,是一名解放軍戰士。

  我出生在四川省北川縣擂鼓鎮的一個羌寨裏。小時候,我很調皮,經常在放學路上溜到河谷裏去抓魚,玩得滿頭大汗才回家。那時的我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直到十年前的一天,一切都改變了。

  2008年5月12日下午2點28分,我正在教室裏上課,忽然間,感覺到一陣劇烈的晃動。老師大喊:“快跑!地震了!”同學們都向外跑去,樓道頓時裏擠滿了人。千鈞一發的時刻,我從教室的窗臺跳向了窗外的大樹,那棵樹有十多米高,當我攀著它回到地面時,身後的教學樓已經塌了。

  那一瞬間,我的世界裏只有哭喊聲和漫天的塵土。我無法睜開眼睛,也無法呼吸。頭天還在一起玩的小夥伴被壓在了廢墟下,上午還在給我上課的老師滿臉是血。山上不斷有落石滾下,我倣佛站在一個不斷晃動的簸箕裏。年少的我以為,那就是世界末日。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村裏的房子大部分都塌了。震後第一夜,晚上余震不斷,我們在櫻桃樹下搭了一個帳篷,媽媽抱著我和妹妹,一邊流著眼淚,一邊不停地安慰我們:“不要怕,國家不會丟下我們,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

  媽媽説的沒錯,在我們最絕望的時候,解放軍來了。

  我們村離北川縣城有15公裏,地震把路都切斷了。就在村裏快要彈盡糧絕的時候,是解放軍徒步把食物和水送了進來。那是我第一次吃到方便面,感覺真是人間美味。還有火腿腸,我一口氣吃掉了好多根。

  地震摧毀了學校和家園,是解放軍把我們救了出來。余震不斷的時候,解放軍冒著危險,把我家的東西一件一件地搶救出來。他們為我們搭起救災帳篷,自己卻只能坐在地上背靠背地休息。媽媽給他們送去熱水熱飯,他們卻説部隊有規定,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針一線。

  地震奪走了我無憂無慮的童年,但也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長大要當解放軍”是許多男孩心中的夢想,在我14歲那年,這個夢想因為劫後余生變得更加堅定。

  2013年7月,我19歲,得知某集團軍到北川徵兵時,我立刻報了名。經過層層篩選,我終于穿上了夢寐以求的軍裝。我很幸運,剛進部隊就進入了特戰旅。小時候覺得特種兵很風光,但是真正開始魔鬼訓練後,我才知道,所有的風光都是用汗水和疼痛換來的。

  我給自己規定每天5點起床跑步。為了獲得更多的訓練機會,淩晨3點鐘我就跑去10米抓繩的地方佔位置。半年裏,我磨破了3雙膠鞋,用壞了兩對護腿板。

  在特戰旅的日子裏,最挑戰勇氣的還是跳傘。還記得第一次上飛機跳傘,我特別緊張。還沒來得及反應,傘開了。我想起了那些離開的老師和同學,他們一定在離我很近的地方,如果看到這一幕,一定會為我感到驕傲。

  2015年,部隊選拔人員參加“9·3大閱兵”,經過層層篩選,我進入了集訓隊。為了練習踢正步,腳的高度,我每天對著墻練,一不小心腳趾就會踢到墻,疼得人齜牙咧嘴。

  站軍姿是最痛苦的事情,每天站4個小時一動不動,我的最高記錄保持是保持4分鐘不眨眼。但是換來的代價卻是淚流滿面,眼睛血紅。兩個月訓練下來,我的小腿踢得毛細血管破裂,現在也能明顯看見皮下的淤痕。

  別人問我為什麼能對自己這麼狠。我想,正是因為我是從地震災區走出來的孩子,曾經與死亡擦肩而過,所以更加懂得生命的寶貴,更加渴望讓青春在更有意義的地方綻放。

  2015年9月3日,我站在“東北抗聯”英模部隊方隊中接受檢閱,當我在天安門廣場高聲喊出“為人民服務”的時候,腦海裏又出現了地震時的一幕幕。那一刻,我的眼眶有點發熱。我真正體會到,我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地震中驚慌失措的男孩,而是可以手握鋼槍保衛祖國和人民的戰士。

  過去的十年,老家的鄉親們早已重拾生活,老家變成了一個有著濃鬱羌族風情的旅遊景點,我們家也嘗到了鄉村振興的發展甜頭。

  而我選擇在離它千裏之外的地方,做一個解放軍戰士,去遠遠守望它。在這個世界上,為了國家和人民的歲月靜好,總需要有人負重前行,我願意做這樣的人。

  地震在我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烙印,但它沒有奪走我堅強的生命,因此,我的余生不懼怕任何困難。

  十年前是黨和國家救我們于危難之間,如今我將以全部的青春和熱血報答這份恩情。

  我是新青年馮維。

特戰旅裏魔鬼訓練,

閱兵營中百煉成鋼。

出國比武載譽而歸,

壯志男兒挺起胸膛。

“我是災區出來的孩子,

更懂得生命的含義。”

10年前,我們生死不離;

10年後,這裏生生不息。

以一身戎裝許國家,

讓青春在軍營怒放。

新青年,一諾千金。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曦
10年前汶川震區的男孩長大了!有一種成長,叫長大後我就成了解放軍丨新青年·馮維-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98706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