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意公子”瀟涵:用你能聽懂的話聊藝術
2018-04-16 11:13: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瀟涵:青年創業者,外號”意公子“。擅長用大白話解讀藝術,發起“意外藝術”項目致力于藝術大眾化普及,主講藝術脫口秀《藝術很難嗎》。

如果藝術離你很遠,

為何會在一幅畫前佇立許久,

或是在一段旋律中淚流滿面?

“藝術不是給少數人享受的東西。

這個 “門外漢”用最好玩的方式

敲開藝術的大門,

弓著身子對你説:“進來看看吧!”

也許有人説,

藝術的魅力就在于看不懂;

而她想做的,

是找到藝術和生活的兩全。

“在藝術作品面前,

你和馬雲是平等的。”

其實藝術並不難,

不過是一個靈魂,

渴望遇見另一個相契的靈魂,

她就把他們的人生端給你看。

新青年第16期

邀請“意公子”

瀟涵

用你能聽得懂的話聊聊藝術

《憑什麼我們不能聊藝術》

【演講實錄】

很多人知道我叫意公子,但是不知道我叫瀟涵。你好,我是新青年瀟涵。今天我跟大家聊一聊,如何更好地放飛自我。

因為我是做藝術普及的,所以在開始之前,我想跟大家一起來看一看在書法史上,三大Boss他們如何放飛自我的故事。

首先向我們撲面而來的是天下第三行書。蘇東坡的《寒食帖》,那是蘇東坡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時光,下監獄,差點被處死,然後一路被流放到了黃州。在一個寒食節,他四十七八歲了,顫顫巍巍地從床上坐起來,又餓又冷還生著病,寫下了這首《寒食帖》。這是一篇草稿,寫錯了之後就直接點掉,也不管它。

然後我們再來看一下第二幅字,天下第二行書,顏真卿的《祭侄文稿》。我們覺得不對呀,我們小時候臨摹的顏真卿,那字從來都是方方正正的。其實那是顏真卿在他人生當中非常慘痛的時候寫下的。那時候,他最親的侄兒被叛軍殺死了,死後一年,別人才找到了他侄子的頭骨。顏真卿就是在這樣一個巨大悲痛的情緒底下,寫出來了《祭侄文稿》。他的情感更加激烈,所以他那些所有的錯別字,圈掉抹掉。

然後我們再來看天下第一行書。這是一個男人在酒後微醺的狀態,完全放開自我的情況下寫的,這個男人叫王羲之。他酒醒了以後,想謄寫一份正式的,怎麼寫都沒有當初的那個好。于是這份行書也就成了天下第一行書——《蘭亭集序》。

所以你會發現,天下三大行書,居然全部都是草稿。這三個大Boss,在他們最放飛自我的狀態裏面完成的作品,居然也就成了他們人生中甚至是書法史上,最高的成就。

我們常常要講“做自己”,但卻常常在人生中不斷地去拗造型。我是一個創業者。在創業之前,其實我在一個地方電臺和電視臺做一個十八線開外的主持人,長這樣,跟藝術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的合夥人跟我説,我們去搞藝術吧,我説好。

然後我就回去照了照鏡子:無清華北大高等學歷,藍翔技工、新東方烹飪高級技能,無任何藝術的專業同事。他們説:“你好厲害,你們搞藝術的,居然不招藝術專業內的人,其實是因為我們招不到。”然後,無任何藝術圈人脈資源,什麼畫廊、 拍賣行、美術館,我連他們家保安都不認識。

我就想,我原來做媒體,不然我就從媒體的角度去寫一寫藝術展覽到底怎麼回事好了。然後,我就得去展覽現場,穿著光鮮亮麗的衣服,穿著高跟鞋,然後舉著一杯我根本就不懂的紅酒,到畫廊的VIP現場裏面去拗造型。我一走進現場,好多畫,簡單來講就三個字:看不懂。于是我就上百度百科去搜了搜,是這麼寫的:“這是一個學者型的理論家,一個具有詩人才智的畫家,或者説是一個集詩人、學者、理論家于一身的畫家”,更看不懂。

後來我發現,我不要再拗造型了,因為那根本就不是我自己。那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我就是一個在藝術品面前那麼想要親近,但是又那麼膽怯和惶恐,生怕説出一些外行話被人嘲笑的人。那藝術作品是什麼呢?就是一個靈魂把它的人生閱歷都揉碎了,端到你面前,希望遇到一個和它相呼應的靈魂。

為什麼我們看電影會掉眼淚,看畫就不行?那是因為給外行人去描述畫的人不説人話。于是我就想,那我能不能説一些外行人聽得懂的話,不去聊這些技法,不去聊什麼學者型的理論家,我就單純去講一講這個有趣的靈魂。當我們拋棄了所有光鮮亮麗的東西,重新回來做自己的時候,我們不再拗造型的時候,我們發現居然可以收獲那麼多跟我們志同道合的小夥伴。

我記得在過年前的時候,我們和一個文物紀錄片合作,把國寶端上了熒幕,讓大家來解讀國寶。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裏面,網友為國寶貢獻了292萬多字的評論,相當于四部紅樓夢的長度。

做自己很難嗎?其實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們常常會陷入到拗造型裏,常常會陷入一種從屬的關係中。現在的我再重新回看五年前我在電臺電視臺的時候,我想離職,但是我猶豫了很久很久,我擔心離開這個權威的平臺,我就沒飯吃了。而當有一天,我真的一無所有的時候,不得不重新回來去審視我自己,去找回我自己。而當我決定要做自己的那一刻,那個時候,我有了一個新的安全感。

我想我們還年輕,還有很多的力氣和精力可以去折騰,當我們不想要再拗造型,想重新回來做自己的時候,就想一想書法史上那三個放飛自我的大男人。他們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

我是新青年瀟涵。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樂遊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51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