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胡志祥:20年信心與堅守 打造螺旋藻國際品牌
2017-08-23 21:47:2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2月23日電 8月21日,以“健康全球 榮耀中國”為主題的“螺旋藻全球化發展論壇暨綠A保健食品認證20周年慶典”在北京舉行。

    從全球范圍來看,大健康産業都處在一個史無前例的黃金發展窗口期,而我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和老齡化社會都為大健康産業提供了極具潛力的市場空間。作為支撐大健康産業發展的社會主體力量,企業要堅持自身發展與國家戰略同頻共振,迅速布局,才能在8萬億市場規模的大健康領域分得一杯羹。

    綠A生物總經理胡志祥在致辭中與大家分享了綠A螺旋藻20年的發展歷程。他表示,綠A承載著科研成果産業化及為相關産業替代進口原料的使命建立,並在此基礎上逐步發展到今天的規模。20年來,綠A堅持科技創新,與科學家們在藻種培育、規模養殖及生産工藝上取得了多項的科技成果;堅持質量為本,首創從原料、産品到最後的商業推廣全産業鏈經營模式,將質量牢牢把控;堅持品牌建設,通過支持我國航天事業、讚助奧委會、運動員及捐助希望小學等公益活動得到了公眾的支持。作為專注螺旋藻20年的老兵,胡志祥以20年的信心與堅守,為中國螺旋藻行業在世界范圍內樹立了強大的品牌影響力和口碑效應。

    綠A如何提升國際市場競爭力?

實際上我們綠A它就起源于國際化,因為我曾經説過,綠A是一個舶來品,我們中國螺旋藻産業有30年左右的歷史,可是它在國外已經有50年左右的歷史了,最早是聯合國的工發組織在墨西哥讚助搞了螺旋藻,當時墨西哥也像咱們程海湖一樣,人跡罕至。過去只知道把湖裏的鹼給曬幹了,撈起來,像曬海鹽一樣。後來發現湖裏在春夏之交長非常好的螺旋藻,綠色的,把它撈起來以後,經過淡水一衝洗,是非常好的蛋白質。人吃了以後,整個全營養素都有了,對免疫力提升非常有好處。所以最早在50年前,聯合國是這麼一個情況。

另外,技術上面要跟國際去比拼,在成本控制上、在質量上、在質量標準上,我們都是嚴格的按國際標準來的。我們初期借鑒日本的産品標準,因為你要把産品賣出去。後來我們嚴格的提升標準,超過了日本標準和歐盟標準。比如説我們在蛋白質和氨基酸的含量上面,在微量元素上面,在不飽和脂肪酸,在多糖,在兩大色素,一個是藻藍素、藻藍蛋白,還有一個是β胡蘿卜素,我們的標準比歐盟和日本都嚴格。我們想走國際化的路,實際上品牌最大的基礎就是品質。如果你沒有一個過硬的品質,你很難把自己的産品打出去,在競爭當中取得優勢。而且我們中國過去一講競爭,很容易跌入一種惡性競爭,就是降價,去把成本搞的很低,品質很差。這個其實不是一條正道,一條正道是你要不停的漲價,不是降價,不停的把自己的産品做的越來越好,好中做優。別人沒有你這樣的産品,你就可以獲取一個叫做壟斷利潤,你就可以獲取一個高額的超額利潤。別人都沒有,你的是最好的。

怎麼看待螺旋藻這個産品,現在産業發展如何?

從技術含量上來講,螺旋藻由于它眼睛看不見,手摸不著,實際上太微小,所以起源于生物工程和生物化學、生物科學這樣一個行業,在國內和國外都有數百個傑出的科學家來支撐和推動這個産業。這個産業現在在國際和國內都還算是一個比較微小的産業,它還處于科技成果不斷涌現、我們要不斷地把它實現産業化的這麼一個過程,可以説是前程非常遠大,目前還在發展當中。我們20年來所走過的歷程也説明了這一點,20年前我們這個産業的從業人員只有十幾個人,到今年它已經超過上萬人在從事這個産業。我們過去這個産業非常弱小,它僅用于一些高端海産品的養殖和醫藥這兩個領域,現在在精細化工領域,還有一些很大的國內健康領域裏面都在廣泛的應用。我們聯合中國兩個大的企業,像石油化工企業,我們下一步還會把這個産業推到食品行業當中去,推到中國的能源行業裏邊去。可以這麼説,它的前景非常廣闊,它是21世紀生命科學和健康産業以及能源産業的一個非常好的一個基礎性的東西。

A在科技創新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我們綠A在國際國內有兩個大的突破,一個就是我們搞了雨生紅球藻的二氧化碳的超臨界萃取。大家都知道,雨生紅球藻裏邊含有一個很好的物質成分就是蝦青素,又叫蝦紅素,這個是國際上已知的最強的一個抗氧化劑。但是它在藻體細胞裏邊,又要把它拿出來。過去我們是用很多溶劑去把它溶了,萃取出來。後來發現它有殘留,而且它會破壞蝦青素的穩定性。我們綠A經過十幾年的攻關,也在國家科技部的支持下進行了國際合作,由我們中國科學家為主,跟設備制造和研究方進行合作,用了一個高壓低溫的超臨界萃取的這麼一個二氧化碳方法,這樣就把它很好的很完整的萃取出來。同時又不帶任何的殘留,因為二氧化碳它在液態和固態之間一轉化,它就全部都揮發了,所以這個算是我們取得的一個很重大的成果。

另外就是我們在螺旋藻的藻藍素的應用上,我們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在螺旋藻裏面有一個獨特的成分,也是一個標志性成分,叫做藻藍蛋白。這個是一個奇妙的結合,它既是一個蛋白質,它同時又是一個色素。在目前來講,國內和國外的精細化工産品和高端飲料産品裏面,大家都知道,雞尾酒裏面,綠色、黃色、紅色,這些很容易得到,但是很珍惜的是藍色。同時在精細化工産品當中,像熒光探針,就是做標識物這一類的東西,也需要一個很穩定很安全的原料,這就是我們的藻藍蛋白。我們跟國內其他合作夥伴一起把這個産品攻關,在技術上取得了突破。

人工養殖的螺旋藻與綠A程海湖的螺旋藻有何區別?

我們程海湖的産品有兩個特點,一個是我們是天然的一個蘇打湖在程海湖這裏,過去我們有天然的螺旋藻在那裏生長。另外就是我們在技術上、在藻種的控制上有一個獨特的技術,就是我們的種的控制。具體到不同的上面,它就會表現為兩個顯著的特徵,一個是這種微生物的外觀特徵完全不一樣,從長相來講,我們在顯微鏡下一看,其他地方的螺旋藻的螺距和旋的形狀它就是一個拉長了的小彈簧,就是它的螺距比較開。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就是小彈簧有比較緊的彈簧,有比較松的彈簧,簡單來説就是這樣。其他地方人工養殖的它的螺距會越來越松,看上去很長。我們程海湖的螺旋藻,你在顯微鏡下一看就能看出來,一眼就能把它認出來,它的螺距是很近的,一個緊挨著一個,一個緊挨著一個,這樣一看,這就是程海湖的天然的螺旋藻,它的螺距非常緊密,小彈簧是一個很緊的彈簧,這是外觀上面。

程海湖的螺旋藻它帶有很多微量元素,這個是由程海湖這個蘇打湖的水質來決定的。人工配置培養機可以配置比如説PH值,還有其它的氮、磷、鉀這些元素。但是水裏的幾百種微量元素,尤其是稀有元素像鍺和硒這類是人工配不進去的,這個是天然水裏的,像程海湖有這個元素,它就會通過螺旋藻把它聚集過來。所以在這兩項大的指標上,我們程海湖的螺旋藻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樣。

消費者購買保健品被騙時有發生,請問您是如何看待這一現象的?

我們的藥品的控制與健康食品、保健品相比,要更嚴謹一些。所以在前些年有一些不怎麼地道的人,他看到保健品行業和健康食品行業有機可乘,他就容易跑到這個領域裏邊來幹壞事。隨著這些年國家主管部門對這個領域的管理,從生産上也實行GMP,在銷售過程當中,在廣告的傳播當中,都進行了控制,我覺得秩序大為好轉。另外一個,我有一個希望,就是咱們中國的消費者要不斷地提升自身的素質,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誇大宣傳的,或者包治百病這樣一些産品。像這樣一些宣傳,它本身就是不可信的。

由于健康産品、醫藥産品它需要面對面,需要做比較深入的推斷,就容易導致這個行業裏有一部分人去鑽這個漏洞和空子。總體上來看,大家現在在行業自律上,以及行業的次序上應該是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A堅持做保健品20年的秘訣是什麼?

要談秘訣,實際上也不能説有啥秘訣,我覺得主要我們所擁有的是一種使命感。所以這樣一批科學家、我們很多員工在遠離城市,離昆明有600公裏,離麗江有200公裏的這麼一個窮山僻壤的程海湖邊,堅守在那裏,進行科研和生産。我們的科學家和職工們是有使命感的。

另外,現在大家強調一個工匠精神,實際上我們20多年來心無旁騖,專心致志的做好這件事,就是把我們的微藻産業做到極致,我們也不做其他的産業,也不做其他産品,我們幾百上千個員工在中科院專家的指導下,在雲南的幾個高校專家的支持下,一門心思的做好這個産品。我們在藻種的選育上面,我們在一些産品的開發上面,我們都是20年來心無旁騖的做這個産品。人生不能閒,我們每天起早貪黑專心致志的做一件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晃20年就過去了。所以現在我們在這個行業當中,大家説:你們做一個産品一做就是20年。實際上我們有一些科學家有時候碰在一起,他們研究微藻已經做了50年。國外以色列有一家企業做的比較早,已經做這個行業做了70年。

縱觀中國大健康産業當下,中國健康品牌發展走國際化道路,是時代發展的趨勢使然。可以看到,“消費升級”正為它帶來一個更大的想象空間,“健康中國”正為它帶來一個更高的頂層設計。無論是對于中國保健品行業來説,還是對于像綠A這樣擁有20年積淀的民族品牌來説,都迎來了一個向世界展示中國品牌的黃金機遇期。站在這一特殊歷史節點,擁有先發優勢的綠A螺旋藻,究竟能否成為第一個進入全球視野的中國健康品牌,向世界講好中國品牌故事,值得期待!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陽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877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