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樊曼儂:不遺余力推動昆曲藝術在臺灣傳承發展
2018-03-22 11:35: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臺北3月22日電(記者喻菲、祁星)上海昆劇團2018年開春在臺北上演明代戲劇大師湯顯祖代表作《臨川四夢》,以其典雅優美、細膩婉轉再次折服臺灣觀眾。

  《臨川四夢》是湯顯祖凝聚畢生心血創作的《邯鄲記》《南柯記》《紫釵記》《牡丹亭》的合稱。“四部作品一氣呵成在臺演出是首次,更是盛會,反響非常好。演到《牡丹亭》時全場爆滿,看表演的既有八十多歲的老人,也有十幾歲的中學生。”負責演出推廣的臺北新象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樊曼儂向新華社記者介紹説。

  2018年恰逢上海昆劇團建團40周年,也是新象文教基金會成立40周年,雙方在昆曲藝術推廣方面合作逾20年。“昆曲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代表,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它流傳下去,這是我們推廣者應當擔負的責任。”樊曼儂説。

  樊曼儂的父親曾是臺灣交響樂團成員,她幼時住在臺北一個大雜院。每日清晨,西方樂器與京劇團咿咿呀呀吊嗓子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樊曼儂後來學習西方古典音樂,但對東方藝術也很喜愛。

  她回憶説,在自己成長的年代,臺灣有很多老師在大學講授昆曲文學,昆曲在戲曲藝術中以辭藻高雅優美著稱。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新象”開始專門從事表演藝術推廣。“我們每次舉辦藝術節,第一天一定是中國傳統藝術之夜。”樊曼儂説。

  早在1992年,“新象”就邀請上海昆劇團來臺巡演,連演9場,首場完全沒有送票,票房仍超過七成,最後又加場演出,震驚臺灣文藝界。

  1993年,樊曼儂一行到大陸拜訪了幾家昆劇團,最後來到浙江昆劇團時已有些疲憊,看演出時她快睡著了。半夢半醒間,忽然聽到一位女子清麗脫俗、晶瑩剔透的嗓音,曲調婉轉,帶著悠悠哀怨。樊曼儂醒了過來,全神貫注望著臺上那如古畫中走出來的端莊女子,完全被帶入昆曲世界。那位表演者就是著名昆曲藝術家王奉梅。

  “那一刻我真正愛上了昆曲。我一直在尋覓什麼是最偉大的藝術,我已經看過全世界上萬場表演了,我突然意識到原來這才是我最向往的美學概念,那麼長情、悠遠、深邃。”樊曼儂説。

  1993年底浙昆赴臺演出,一場戲兩個半小時,沒有一個人提前離席。

  在“新象”引入大陸院團演出的同時,臺灣許多學者也積極從事昆曲教育推廣。上世紀90年代,由曾永義教授、洪惟助教授等舉辦的“昆曲傳習計劃”邀請大陸昆曲藝術家赴臺講學。他們不但指導專業演員和票友,還走進大學、中學示范演出,培養了一批昆曲觀眾,對昆曲在臺灣的發展與推廣貢獻良多。

  2001年,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首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名錄後,這一古老藝術獲得更多重視,但很多老藝術家面臨退休,如何更好傳承這門藝術備受關注。

  2003年,樊曼儂和臺灣著名作家白先勇在蘇州昆劇院觀看“小蘭花”班演員表演時,提出兩岸合作重新編排制作《牡丹亭》,借助臺灣在舞臺燈光、音響方面的經驗,用新穎的舞臺方式來呈現。樊曼儂邀請了多位臺灣藝術家參與舞臺設計和劇本改編。

  這部後來被稱作青春版《牡丹亭》的作品2004年4月在臺北首演,之後又到香港、北京、上海和美國、英國等地巡演,至今已演出數百場。

  “青春版《牡丹亭》的一大魅力就是在追求古典雅致的美學品味時,增加了對現代昆劇的詮釋和創新。為什麼叫做青春版?因為演員當時都只有二十幾歲,我們希望通過年輕人吸引年輕人。”樊曼儂説。

  近年來,兩岸昆曲交流從未中斷,大陸昆劇院團多次來臺演出,廣受臺灣觀眾歡迎。

  2017年11月,臺灣首座昆曲博物館設立,展出了洪惟助教授數十年收藏的上萬件文獻、6000多件影音資料,以及包括戲服、樂器、名家書畫在內的千余件昆曲文物。

  樊曼儂説:“500年前莎士比亞的時代,我們中國就已經有昆曲這麼棒的藝術,集文學、戲劇、舞蹈、音樂之大成,昆曲勢必會在21世紀傳承下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董一秀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壺口瀑布迎來“桃花汛”
壺口瀑布迎來“桃花汛”
春天裏的“文化符號”
春天裏的“文化符號”
櫻花開 迎客來
櫻花開 迎客來
春暖花開
春暖花開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7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