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臺北懷念王小波——大陸咖啡達人王森的兩岸情緣
2017-05-09 14:23:0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臺北5月9日電 題:在臺北懷念王小波——大陸咖啡達人王森的兩岸情緣

    新華社記者章利新 查文曄

  “余波未了”,是臺北一家咖啡館的名字,如今也是一本書的名字。“余波”,是大陸著名作家王小波的“余波”;“未了”,表達的是大陸咖啡達人王森對他的紀念。

  今年是王小波逝世20周年,《余波未了》近日在臺北舉行新書發布會。王森説,寫這本書當然是希望更多人遇見王小波,因為他太有趣了!書名在2012年就想好了,卻遲遲沒有動筆,一晃竟然五年又快過去了,反倒是以“余波未了”命名的咖啡館先開了起來。

  咖啡館開業至今已經兩年多,店裏擺滿了王小波的各類著作,有簡體也有繁體;書架上隨處可見王小波的各種語錄小卡片,上面寫著:“大多數的參差多態都是敏于思索的人創造出來的”……

  新書《余波未了》所收錄的文章,用的都是王小波用過的標題,比如《沉默的大多數》《一只特立獨行的豬》《思維的樂趣》等,王森用這種舊標題、新內容的方式向王小波致敬。

  “20年過去了,我常常想,如果小波活到現在,看到現在這個世界,又會説些什麼寫些什麼呢?”王森留著光頭、戴著黑框眼鏡,提到“小波”總是語帶感激。他對記者表示,這本書就是一種記錄,告訴他現在的世界。

  “這本書其實就是王森的‘王小波絮語’,一種‘知識分子論’的跨時空對話。”臺灣作家駱以軍在序中寫道,王森對王小波的熱愛,可以比附他對咖啡屋推廣的同一種情感:對這個文明的一種未來學的可能,可以不麻木、不虛無、不冷酷,任何一種陌生的感受都可以有情感的想象力。

  早在1994年,因為讀到王小波,到處漂泊的王森的觀念開始發生改變。他説,王小波的書激起了他閱讀的興趣,打開了視野,看到了人和生活的可能性。“如果沒有遇到王小波,我可能只是個混混或壞蛋。”

  2007年,王森在北京開了第一家咖啡館,挂上了“參差咖啡”的名字。“參差”之名源自英國哲學家羅素的一句話:“須知,參差多態乃幸福本源”。王小波很喜歡這句話,也成為王森過去十年經營咖啡館的指南和理念。

  十年來,在經營咖啡館的同時,王森還創辦“參差咖啡夢想學校”,推廣咖啡文化和經營理念,累計培訓學員2000多名,學員開設的咖啡館多達1000多家。他還出版了《就想開間小小咖啡館》《因為有你,所以參差》等暢銷書。

  2012年10月,第一次到臺灣旅行,王森就喜歡上了臺北:“這裏的生活氣息讓我倍感舒服。它有著西方城市的現代文化和秩序,更有著讓人親切和熟悉的中國人勤勞特質帶來的便利和舒適。”

  此後,他每年來臺北五次,通過泡咖啡館認識了駱以軍等諸多臺灣朋友。在他看來,臺北的咖啡文化高度發達,平均水平高,眾多獨立小店都有自己的個性和追求。相比之下,大陸的咖啡行業目前處于快速擴張階段,産品質量提升很快,但在文化公共空間的屬性打造方面需要更多提升。

  王森把咖啡館視為城市生活中的重要文化公共空間。他説,人不能只處在血緣、利益構建的這兩類關係中,還需要無功利的、令人自如舒暢的“第三類關係”。“咖啡館是出現第三類關係的最佳場所。我生活中交往頻繁的朋友都來自咖啡館。”

  為了給自己多在臺北逗留找個理由,也為了紀念王小波和臺灣的特殊緣分,王森決定在臺北開一家自己的咖啡館,于是便有了如今的“余波未了”。

  早在1991年,臺灣《聯合報》把文學獎頒給了那時還默默無聞的王小波,之後《黃金時代》在其副刊連載,並于1992年8月在臺灣出版發行。不久,王小波正式辭去大學教職,成為自由撰稿人。

  王森説,這個大獎和獎金至少堅定了小波寫作可以“維持生活”的信心,感謝臺灣文學界的慧眼讓小波成了一位墻內開花墻外香的職業作家。“在臺北用‘余波未了’咖啡館來紀念王小波,就暗藏著我對這個地方的感激之情。”

  今年48歲的王森還有很多夢想:把臺灣最好的手藝人資源帶到大陸去,辦一所特別的創業大學……但無論如何,“將來退休了,我就賴在臺北,守著這家咖啡館,向每一個不認識王小波的人介紹:曾經,有這樣一個人,他叫王小波,他是一個有趣的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雪姣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絲路金橋”引遊人
    “絲路金橋”引遊人
    “蛟龍”號眼中的深海生物世界
    “蛟龍”號眼中的深海生物世界
    國産大型客機C919:中國制造 博採眾長
    國産大型客機C919:中國制造 博採眾長
    紅了那麼久 看看老字號的江湖智慧
    紅了那麼久 看看老字號的江湖智慧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42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