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老師留手抄10萬繁體字作業引熱議

來源: 北京晨報 顯示圖片

  原標題 手抄10萬繁體字作業引熱議

儒雅的陳士銀老師。

  “上百頁的作業,都是白紙黑字,關鍵還都是繁體字……”22日,揚州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歷史專業大一學生劉天逸,在朋友圈發了一組照片,引起網友熱評。

  “真的是神一樣的老師啊,還讓學生手抄繁體字”、“網絡時代,提筆忘字已經不稀奇了,我覺得這位老師的做法值得點讚”……記者了解到,布置這份“特殊作業”的老師叫陳士銀,1988年出生的他,今年才31歲,本碩在蘭州大學就讀,博士就讀于清華大學,研究的都是歷史方向,是個不折不扣的“才子”。

  課堂有趣 上課互行古禮

  去年,陳士銀老師到該院任教,負責教授《古代漢語》。開學第一課,就讓全班所有學生“大開眼界”。“年輕帥氣的陳老師,卻是穿著一身熨燙平整的中山裝。站在講臺前,頗具民國時期教書先生的氣質。”劉天逸回憶説,上課時,陳老師並沒有急著打開課本授課,而是給大夥講起了個人儀表和上課禮儀。

  “陳老師教我們,彼此鞠躬時將雙手置于腹前,男生是左手在外,而女生則是右手在外,相互鞠躬前傾九十度,是為相見禮。”學生周婷雅説,陳士銀老師還解釋説,這樣的禮儀出自周代禮儀,也符合陰陽的傳統觀念。

  朱圳揚同學是漢服愛好者,自從聽了陳士銀老師的課後,她和班上許多同學都穿著漢服去上課,在校園刮起了一股對古時禮儀的探索之風。

  作業特別 手抄繁體教材

  開學第一堂課,除了給同學們講解禮儀外,陳士銀老師還布置了一道特別的作業——抄寫《古代漢語》教材,這讓不少學生大吐苦水。陳士銀在課堂上表示,完成這個特別的作業後,相信同學們對繁體字就不再陌生了,對今後閱讀一些原始文獻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這本書有三百多頁,共有十萬多字,關鍵全部都是繁體字。”一些學生私下議論,“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玩抄寫這種俗套的作業。”不過,大多同學還是表示認可,認為既然學了《古代漢語》這門課程,就應該對繁體字有了解,陳老師的作業並不俗套。

  接受記者採訪時,陳士銀老師坦言,布置這樣的作業其實是有緣由的。他展示了自己六個筆電,共兩百多頁,白紙上密密麻麻寫著字,不僅有《古代漢語》的課本,還有近六十萬字的《説文解字校訂本》。即使是復雜的小篆,他也抄寫得十分工整。“我在清華大學求學時,抄書也佔了學習很大的比重。”陳士銀老師説,其實抄寫的過程,也是自身知識積累的過程,能加重我們的記憶和理解。

  到了期末考試,當看到自己《古代漢語》這門課的成績單,同學們紛紛釋然,理解了陳士銀老師的良苦用心。“因為歷史專業需要閱讀的古籍比較多,多為繁體字,難以理解,但在抄古文過程中,同學們漸漸掌握了繁體字的理解和使用,所以考試中就會得心應手。”陳士銀老師解釋説。

  治學嚴謹 受到學生好評

  一位同學回憶説,陳老師教授的《古代漢語》課程,全部用繁體字授課,而繁體字在古文中的運用,知識點非常多。如在課堂上,陳老師就“歷”的繁體“歷”和“曆”的寫法與用法做比較,如“歷史”只能寫作“歷史”等。不僅是字形,在字音、平仄、聲調方面,陳老師在講授課文時也從不忽略帶過。

  對于自己,陳士銀老師也做到十分“嚴厲”。據了解,近兩三年來,陳士銀已經點讀了上百卷的書本古籍。古書本卷帙浩繁,一本書點讀之前,陳士銀都會反覆閱讀數遍,然後分三遍進行點校。第一遍大體點出,第二遍斟酌修改,第三遍反覆查驗。在校園裏,陳士銀老師的知禮博學,受到了同學們的好評。楊瀟玥同學説:“陳老師謙虛內斂,在傳道授業解惑的同時,又傳授為人之本、做事之道,有一股學者的風范,是我們的偶像和榜樣。”

  “網絡時代,提筆忘字已經不稀奇了,我覺得這位老師的做法值得點讚!”一位網友在劉天逸的微信裏評論説。還有網友表示遺憾,“這是別人家的老師,自己上大學時沒有遇到過。”對于網友“一邊倒”的點讚,劉天逸覺得並不奇怪:“老師肯定是從為學生好的角度出發,抄寫作業可能會讓學生暫時手累,但學到的知識是自己的,能受用一輩子。”對于陳士銀老師布置的特別作業,該院歷史17班班主任朱春龍也很讚同,“陳老師讓大家抄書這一點非常好,大一正是學生打基礎的時候,抄書也是一個必備的過程,有助于學生功底的提升。”(據揚子晚報)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167256